活下去吧,未知的未知

There are known knowns. These are things we know that we know.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at is to say, there are things that we know we don’t know. But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things we don’t know we don’t know. ~ Donald Rumsfeld

我們都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 unknown unknown。對以前的台灣來說,這幾乎就是一個不存在的領域:社會的秩序都是由 known known 所掌控(例如退輔會管瓦斯天然氣,公車只有幾家,有線電視收費 n 元看 100 多台,榮民上山種二十一世紀梨)。優秀等於是一種 unknown known 的遊戲(這一屆的學生有什麼樣的特色,跟前一屆不一樣),而創新與突破則由 known unknown 所統御(有一整套創新公式來處理政府單位的創新計畫,或者以往固定來的颱風與防救災的延續性計畫思維)。

舉例來說,對 2001 年的出版界來說,部落格就是一種當時的 unknown unknown。十五年後的現在,相關的一切當然已經變成 known known。你可以把出版界與部落格代換成其他類似的專業領域與議題:知曉有一種東西叫做「部落格-書」(blog-book)是一件事,有意識地出版 「部落格-書」是另外一件事,而把部落格的元素融合設計出新的時代精神出版品,是更另外的一件事。

但是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 unk-unk(被視為不存在的事物,你該如何面對?也只能像傑克倫敦的一般尋常百姓狗吠白牙罷了)。而更辛苦的是,當我們已經在 unk-unk 裡面(例如因為某種不尋常的緣分,你變成白牙),我們該怎麼跟其他人創造一種什麼樣的新關係。

沒有透過 institution 機制的建立,例如 web 部門跟 IT 部門分離、bitcoin 與數位絲路、榮民與戰士授田證,消費券或者農會制度、新型態的媒體,沒有辦法創造與轉化出一種或多種「新關係」,就只能繼續在 limbo 中浮沉,也就是 in-between 與「中陰過渡」。

現在世界變化那麼快,我們都有機會會被 unknown unknown 砸到。如果要有所準備,就是必須要有一套處理「中陰過渡」的知識(我稱為 institutionalizing)。偷的搶的也好,拐來騙來也罷,有兜出一套轉換知識,就有機會存活下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