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圖畫(living pictures)如何對應到表格意義

重看 2011 年 Sarah Small 的紐約 Skylight One Hanson 演出:她用靜態繪畫的方式,呈現一個劇場,稱作 Tableau Vivant of The Delirium Constructions(暫譯:「幻覺工程的鮮活圖畫」)

我是因為追溯 tableau vivant 而發現這個內容的,所以我當然覺得,這是一種復古的表現形式。Sarah 應該是透過心理重建等現代的方法,讓演出者嵌入靜物畫中。

回溯 Sarah 的其他創作,我覺得裸體被她運用來停滯時間,建立一種靜態的視野。

然而這裡面所缺少的元素,應該是如傅柯所描述的力量組合方式,也就是 tableau vivant 的另外一義:living table。一種力量組合的方式,將時間的序列組合進想像當中。一旦這種形式被裝配起來,觀眾應該馬上立即地感受到它的力量:教育如此,外科醫生對蜘蛛膜的凝視如此。

然而,同時因為這種「懷舊」所喚起的還有一種不確定感:是否權力早就已經流動到其他的地方,一如這種懷舊所露出的陳舊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