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漂流物的性格

昨天的會議,有個點 — 我被打到了。

前面在討論對傅柯的理解時,H 說「如果沒有某些什麼『極限體驗』(這是我自己的用語,不是 H 的意思 — 他可能根本不覺得這有啥極限的)的話,那麼就沒有辦法理解傅柯。」我並不是被這樣的經驗基礎論點所(輕易)打到的,而是接到我自己對於 L 看文章的評語「很完整,看不下去,無法進入」的反思:我覺得自己所寫的東西太過於「教科書」、太過於工整了。何況前面還在討論海岸對面駢體創作的功力深厚時,自己的寫作,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這幾個「思想點」接續在一起,就創造出了那個打擊得點的當下片刻….(用白話說,就是覺得自己『遜掉了』)。如果要把事情想清楚,我覺得得回溯到我的感知、體會作為創造的基礎。用一個具體的例子來對自己提問的話 — 我的嗜好在哪裡?

舉音樂為例。以前的聽音樂方式,不是系統性的去建構知識,而是去創造「遭遇」(encounter):坐在開往 Kruger National Park 的包車內,聽南非原住民導遊車內自己燒的 CD,或者在印度 Wiki War 維基百科批判的研討會裡,聽巴西友人的巴西音樂…. 在古巴時的伸手牌行動硬碟牙買加音樂也是如此。這種任意與任性,固然是對系統性地掌握某種知識的一種反抗與反叛,同時也跟更為年少時抓著收音機聽 American Top 40 的「海綿填充內容(甚至包括填充海綿本身)」經驗有所不同;而同樣地與現在這個透過 Spotify、KKBOX 轉 Latin Jazz channel 來聽的行為有所差異。這種「際遇型」的音樂收聽行為,反映了什麼樣的總體狀態?

「製造或產生意義的東西本身,往往是沒有意義的。它的存在,是要引起差異或衝突,令不同的價值或身份由此產生。」

「沒有東西是原創或派生的,都不過是一般的漂流物(une dérive généralisé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