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

這個首頁圖片的名字是「杜若」,多麽好聽的名字。除了花之外,濃艷的紫色也近似江戶紫的風格。圖片是來自青幻舍(Seigensha)的出版作品:《江戶の文樣と傳統色:和ごころ素材集》(Traditional Japanese Patterns and Colors)

已經記不得是在台灣買的,還是在上上次箱根行的時候,在小小的美術館買的。

今天早上才想到,可以埋著頭工作近一個多月,都不太需要看書(跟聽音樂)…這樣的時代究竟是什麼意思?縱然我在前一個工作中也沒有太多時間聽音樂,但是看書倒好像沒有太「久違」的感覺。然而密集地投入新工作,卻有點「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的感覺浮上心頭。

然而書是什麼?在紙上陳列的文字與圖片又是什麼?後面傳遞的思想又是什麼?透過網路日日夜夜溝通的我們,失去了什麼,又多生出了什麼樣的可能性?

「『…沒有東西是原創的或派生的,都不過是一般的漂流物(une dérive généralisée)』。

這正好解釋了他們對『創造』或『生產』這個觀念的理解。『創造』不是從無到有的原創,但也不是一定由一個主體衍生出來的事物;而是將一些固定的、既有的事物鬆綁、解開任由它們自由漂浮、流動,以產生新的觀念、新的事物及新的關係。」

—-《德勒茲》,p. 84,羅貴翔著

季節變換,秋意襲上心頭。在「天涼好個秋」之際,以此為重新回到這裏開張慶賀之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