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天使守護的愛情?

「我們只是傷了和氣 我們只是暫時別離
 沒有什麼事情 我總是說
 我們只是傷了和氣 你的離去不是放棄
 Woo 我的愛渴望新劇情」(陳潔瑩,〈傷了和氣〉

「我們如此相愛,乃至於渾然不覺剛剛行經命案現場,沒聽見消防車催命趕往大火,無視高樓因肉麻崩垮,雲梯上工人摔了下來,路邊孩童吐出了雞絲湯麵,月球因嫉妒而戳瞎了眼睛。」(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

「歷史的完結之後,人類即使建設了他們的紀念碑、橋樑與隧道,也只是像小鳥築巢、蜘蛛結網,像青蛙與蟬似地舉辦音樂會,像動物的孩子般遊玩,像成年的野獸般一逞性欲。」(科耶夫,引述自東浩紀,《動物化的後現代》

《愛情公寓》(OrAngelove)最重要的一個元素(除了是壹電視的零元愛情影片之外),是這是一部 26 歲烏克蘭 MV 導演 Alan Badoev 的第一部大螢幕電影。

這部影片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什麼是愛?在一個封閉的世界中,人們能夠撐多久?有「電影側標」之類的修辭,稱呼這部片子是「黑色愛情童話」。以往的愛情考驗是在你我已經不再年輕美麗,今日的愛情那全然不是個問題:因為在那之前,絕望早已來臨。就算有一個大獎賞作為誘因,封閉的世界真的能夠讓「真正需要彼此」的人們安住於其中嗎?人到底是什麼?

把你我送進這個封閉的「墳墓」的力量,裡面就已經帶著瘋狂的因子 — 無論是相機(槍)或者是大提琴,我們遠離了自己,將這些力量與載具變成定義我們自己、定義對方的尺度。以前意識型態廣告公司說,「人是萬物的尺度(司迪麥口香糖)。」在那樣的描述與尺度的衡量裡面,瘋狂的種子早已悄悄種下。男人不夠勇敢?女人不夠開放?年輕的測試與考驗無止無盡!老人送來的煉獄考驗將這種二十多歲年輕人的抉擇逼入了絕境。當你想要美好的未來,那就是要付出的代價。

這個故事只說到這裡。對於演員平均 23 歲、導演 26 歲的俄國迷離影像視境,那些瘋狂讓我想起余華的小說,好像好萊塢無法陳述與提供(除了查理考夫曼?嗯….也許如此)。你的愛情屬於這種,俄國天使守護的這種,還是沒有瘋狂的台美理性版本?你們的愛情的爭執到達什麼樣的靈魂深度,又毀滅了什麼、重建了什麼?那把瘋狂量尺,可以從八識田中一路衡量上(你或我的)天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