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與社會學家:什麼叫做經濟自由?

今天「台灣啟航」課程邀請來演講的是清大經濟系黃春興教授,講題是「台灣所得分配的演變」;閱讀孫震先生的《台灣經濟自由化的歷程》第八章〈台灣經濟自由化的回顧與檢討〉,以及 James Buchanan 的 Democracy Within Constitutional Limits (收錄在 Post-Socialist Political Economy 一書中)。我因此而閱讀了一些布坎南的「憲政經濟學」的說法。

在助教課裡面跟大一的同學分享經濟學家與社會學家對於社會的不同看法。上課時我有請教經濟學家怎麼看待「新自由主義」?蔣碩傑先生認為台灣的經濟自由化不夠徹底,這裡的經濟自由跟新自由主義所期待的解除管制(de-regulation)是否一樣?對黃老師而言,「新自由主義」是一個「複合」的詞(這是我的詮釋),他傾向於回到國家與人民的關係來檢視。他認為 liberal、liberitarian 是不一樣的。也許,我們應該回到經濟學的自由主義(Economic liberalism)來討論。

對大一同學而言,要怎麼理解與捕捉「新自由主義」?我介紹給他們上週重看的 BBC 紀錄片:The Century of the Self(暫譯《自我的世紀》)。

對我來說,這周的挑戰是經濟自由。在社會中的經濟自由,在歷史中的經濟自由,以及在理論與社會運動中的經濟自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