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許小年論「半管制、半市場」看網路言論管制

十月九日與左拉等朋友在討論中國大陸在新浪微博上對網路言論的管制,左拉引介中國大陸經濟學家許小年所提的一個說法:「半管制半自由」。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說法,既解釋了管制面的強大壓力與意識型態管制,同時也解釋了市場/自由面龐大的商機流動與產業面貌。

http://twitter.com/#!/zuola/status/123069600589033473

許小年是中國大陸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和金融學教授,人稱「刀鋒許小年」。我查到了被許多網友轉貼、正式講到「半管制、半市場」的這場演講錄像,也做了一些逐字稿記錄。以下是許小年教授的演講內容。

「對於這個利益集團而言,半管制半市場的經濟是最優狀態通過管制在創造租金,然後在市場上尋租套現。我們常想的尋租,你首先要有租子,這租是從哪裡來的?是通過管制來的。在全球凱恩斯主義的回潮中,在我們國內應對金融危機的過程中,政府對市場的干預比過去加強了很多。政府在干預市場的同時,為自己創造尋租的機會,然後在市場上來套現。政府從(三十年前)改革的推動者,逐漸演變成現狀的維護者。改革進一步推動下去非常困難。因為任何新的改革,意味著:政府造租能力的被削弱。我們做了很多事情,都是打著改革的旗號,實際上是強化政府部門的利益。

三十年前當我們推進改革時,改革的方案是由獨立的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體改委)所制定的。這個獨立的體改委不負責執行,因此沒有利益問題。今天我們的很多改革方案,都是由部門來制定的。它既是改革方案的制定者,又是改革方案的執行者。既然它去執行,就一定有部門利益,因此它的改革方案往往是強化部門利益,創造更多的租子(rent),強化跟擴大部門利益。然後再在改革方案的執行中尋租。這是我們的現狀,過去幾年中改革停滯不前,甚至倒退的,我認為是最主要的原因。這種半管制半市場的狀態,是收入分配惡化的最主要原因。我們都知道官商勾結、壟斷暴利,這是收入分配惡化的最主要原因。收入分配的惡化破壞社會公平,結果是什麼?結果是在我們經濟轉型期,出現了廣泛的民眾怨恨與失落。

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我們怎麼辦?我認為只有繼續推動改革,而不是走回頭路。繼續推動改革,而改革的方向是什麼?改革的方向是減少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而不是強化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因為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越多,造租尋租的機會就越多,社會問題就越多。從社會公平跟經濟效率的兩個角度考慮,改革的方向應該是減少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政府退出經濟,回到我們三十年前改革開放的道路上來。」

許小年教授提出的這個普遍性原則,在不同的政府部門與產業領域、例如房地產、金融、股市、鐵路、公路,乃至於網際網路與新媒體傳播,便應該創造出許多不同的細緻變形。在這些不同的政府部門與產業領域中,我們可以看到出現的是什麼樣的「利益集團」?他們用什麼方式在「人為地」創造租金?又用什麼方式,走回市場中來「套現」?舉例來說,蕭宏慈與胡野碧所撰寫的小說《股色股香》應該可以算是一種詳細解說遊戲規則的故事。

然而在網際網路與言論市場中,事情又有些微的不同:意識型態機器的言論控制功能,必須與許小年教授的這種純經濟批判觀點要正面交鋒。假使「文化產業的安全問題」是個重要議題,而安全意味著這個體制仍然需要做某種程度的言論控制的話,它該怎麼與市場機制共存,而不傷害市場與文創產業的經濟?還是言論控制徹底地就不應該存在,言論市場擁抱自由?這種選擇是否是一種天真的放任,所帶來的將會是晚到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種種效應?言論自由如何與經濟市場在社會中相嵌才對?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