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污泥風景

遍尋網路中《天龍八部》文字,皆少了鳩摩智在井中最後的結局。在「魚之樂:真正的徹悟」一文中方尋得引述的隻字片語(顯然數位時代錯誤的打字影響頗為深遠啊):

《天龍八部》結尾時鳩摩智在枯井裏被段譽的「北冥神功」吸走所有內力,武功盡失,猛地反省:「如來教導佛子,第一是要去貪、去愛、去取、去纏,方有解脫之望。我卻無一能去,名韁利鎖,將我緊緊繫住。今日武功盡失,焉知不是釋尊點化,叫我改邪歸正,得以清淨解脫?」金庸接著這樣寫:「這一來,鳩摩智大徹大悟,終於真正成了一代高僧,此後廣譯天竺佛家經論而為藏文, 弘揚佛法,度人無數。」

孰不知內力者,看不見摸不著也。污泥中不僅可掌握的名利權位、甚至連無著的武功生命皆處於「臨界」(liminal)的狀態。貪瞋癡愛取有通通都被重新來過(reset)。課堂中的難以下著、幽谷中花朵蓓蕾的因緣開放與巴黎日落的昔日記憶與感受復臨,亦皆如此。此風景者,無新無舊、無昔無今、無退無進者也。

蘇軾〈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泠,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此乃井底污泥風景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