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準備好…要去看病

  • 擔任助教的經驗真的是充滿驚喜。在舒與瑤廣告被差別待遇中的女性物化問題、二二八轉型正義、買票的研究之後,新的一組學生又帶來新的問題:轉型正義是否跨越統治階段?慰安婦的議題是否是轉型正義的議題?(〈也是轉型正義:Another Crime Without Punishment〉,[PTT]〈Re: 轉型正義之疑問〉)台灣與日本之間存在著轉型正義的問題嗎?這裡的台灣是什麼?民間社會、非政府組織、國際人權團體的組合?納粹德國時期對法國、波蘭等國的不公不義,要如何處理?非洲地區各國、部落與歐洲殖民國的關係又可以用轉型正義的角度來檢視嗎?當我們以為自己是在第二波民主化浪潮中,唯一沒有轉型正義的國家時,也許我們根本就是另外一群更混亂、更複雜情況國家中的一員。
  •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真是一部很獨特的電影啊。它開啟的問題遠比它所回答的要來得多很多。太魯閣族怎麼看這部片?布農族怎麼看這部片?漢人的抗日脈絡又怎麼在看這部片呢?一個相近的對話脈絡是對「錯假冤」的反思 — 孫窮理苦勞網的這篇文章〈終結國共內戰 找回反抗的台灣史 關於如何反駁「郝氏三段論」〉就是在釐清轉型正義的訴求中,是否對「受難者」給出正確的評價。正確的評價很難嗎?給出正確評價是否是不可能的?
  • 終於從助教工作中活下來了。準備回去看病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