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轉語,今為知者吐」

週末在放空的過程中,給自己一些問題來挑戰與回答:

  • 「我有一轉語,今為知者吐」:什麼叫做文化?什麼叫做文化部落格?可說的(expressive)與不可說的(unexpressive)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以往社會中的「密」,迄今轉變成「顯」,這之間的變化是怎麼樣在進行的?現在所練習的太極拳體用全歌:「兩儀四象渾無邊。御風何似頂頭懸…我有一轉語,今為知者吐…」裡面有很多相互鑲嵌的文化社會、乃至文化政治實踐與反省。例如什麼叫做御風而行?當這個古代的想像能夠被落實在文化實踐中,同時還有「效用」時,這些是什麼?是否已經超越原本文化兩字在今日的意義?
  • 你自己對華文文化的看法:『台灣人「到了香港,才知道台灣離世界有多遠。」;香港人「到了台北,才知道香港離文化有多遠。」 』(劉克襄,〈等待誠品的香港〉)。作為文化風景,跟裡面所做的一些妥協與改變,這是正確的犧牲嘛(以成敗論英雄)?還是缺少了一些原則性的東西?
  • 艾未未與網路文化:那天在跟 DCJ 討論的時候,令人讚嘆的是冒出了一個超棒的梗來做為與談的主旨:「別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百度知道條目「哥玩的不是勁舞團,是寂寞!」網路文化時代的挪用、消費,愉悅與超越。
  • 什麼是「廿一世紀的網路與資訊服務」?古巴文化入口網(www.cubarte.cult.cu)的 Duni 拋出了一個問題。首先這個問題所用的詞彙、概念,就反映了提問者的脈絡(古巴資訊應用的脈絡),同時也是要求著回答者呈現出自己的脈絡來(台灣如何擺置與定位自身?)。當下我提供了一個 Microsoft Productivity Future Vision(2011) 的範例;然而還需要去脈絡化(美國、微軟介面 vs. 蘋果介面)與重新再脈絡化(放在台灣情境會是什麼?古巴情境會是什麼?)。倘若要我自己來回答的話,我腦中所想到的第一個字眼就是「互連性」(inter-linkability, interoperability)。如何透過成熟經驗,整合新科技(AR、QR Code、社交媒體、OpenWeb 與 App 等)與舊系統(GSM、legacy systems)。唯有強大的中間層(互連層)才有辦法從嚴峻的暗黑資料風暴挑戰中生存下來。
  • 資料與人的關係是什麼?讀完整套《吳國忠回憶錄》上中下三本,我覺得最核心的就是「人」的問題。剛剛台南大姊 M 打電話來就是提醒我這點。文化與人的關係是什麼?與事的關係又是什麼?我要如何看待西方強勢的 open data 等「產業化」的重要論題?(例如 O’Reilly 的 Strata Conference)?我又如何看待「開放資料」所沒有談到的「開放心靈」問題?

感謝這些在 Facebook 與實體世界中的討論時刻,讓我能夠積累這樣的靈感與想法。感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