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電影時刻

今天參加 Kerim 的新年聊天 party,我特別要謝謝 Shashwati 的幫忙,也帶了圓桌會議朋友 Thorsten Schilling 所帶給我,德國 bpb(Bundeszentrale für politische Bildung)製作的紀錄片 Demokratie für alle?(Democracy for all?)(感謝 Zonble 就標題的德文解說。這一系列影片,公共電視好像已經播映過了,叫做《為什麼要民主?》)跟 Kerim 與 Shashwati 分享。

在 party 上碰到 Shashwati 的好朋友《Viva Tonal跳舞時代》的導演郭珍弟學姐,以及世新廣電系的林筱芳(Culturemondo 圓桌會議有特別請她幫忙)。《跳舞時代》實在太如雷灌耳了,沒有想到早在當年《搜神記》裡面就有她的蹤影了。今年三月她的劇情新片即將要上映:《練.戀.舞》介紹文章說,這是

「一段生命歷程的故事,生命宛如一曲探戈,生老病死,愛恨嗔癡,讓每個人對生命屢屢厭棄又割捨不斷。」

我則跟筱芳聊到我最近很迷的第二人生紀錄片 Second Me,裡面細緻處理虛擬世界中的互動展現,讓我想到新/數位電影的一些種種可能。無論《蘿拉快跑》或者 Fight Club 導演後來朝向數位電影的放手革命性的嘗試。這也是回應珍弟學姐提到的保守慣性,我自己所想到的攻克的可能。我自己關於這些的想法得力於這本 The End of Celluloid: Film Futures in the Digital Age

因為 Shashwati 的緣故,我竟然在新年的第一天就與愛戀多年的電影時刻意外地重逢了,這…這真是太神奇了啊!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