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部落格短,(一段一段)比推特長

Z.
還在不斷增強、凜冽刺骨的世界全面性的金融風暴中,我跟著還剩下來「一小撮」的循環利息,一起等著月初發薪水的日子到來。如果讓我消遣自己,我會說那是一個閃爍著 Obama 跟 Kimura 光輝的 CHANGE 時刻。

Y.
好友的汽車在週末小英親自到廣場打氣之際消失無蹤(現在還在進行跨過無能的波慄士大人,直接與匪類溝通喊價的過程)。在高鐵載著我去上課的日子裡,我一邊打著盹一邊讀著把黑珍珠從頭開始就當做一個譬喻的學長的作品。一如預期地沒有收到(想必仍然是充滿混亂)活動組的電話,自願的紀錄片放映與行事曆製作就得默默地跟大家說抱歉了。我的時間蒸發在 24 個(週末又多兩個)國家的瑣碎事情對話裡。

X.
吉布森的生態視覺仍然歷久彌新,強悍到我不得不用他的概念工具,重新製作一系列的工具模組。今日來訪院長的日本教授關切溫泉區的社區文化特色,竟然跟他所擅長的政治經濟學分析的人類學訓練傳統結合,想要藉著這個在風暴中逆勢前進的案例,比較研究在國際文化、發展的政治經濟學領域中,社會底層的人們是在怎麼樣溝通。

V.
王嵩山教授今天自然史博物館的演講,讓我一直忍俊不住、拍案叫絕。無論是科博館中身體展中「怪怪的感覺」、恐龍廳當中某些父母說破恐龍真假、「奮力除魅」威嚇孩童拍照存證的權威,與背後恐龍可能偷襲的恐懼之間的拉扯。根據王老師所介紹的照片,身體展策展人在熱感機、核磁共振、X光造影等各種科學機器當中充滿信心,每個人/體的圖片解說都是 3/4 等身高度全彩圖片;一旦離開了科學領域,所有令人焦慮的內容就變得「小小的」、必須要透過「框視」來(精確地)「定位」在一個個的櫥窗裡。雖然王老師鼓勵研究生去「研究」策展,但是顯然這根本就是一個險境,充滿各種無法明言之的內在投射認同焦慮與自相衝突矛盾(啊)。

U.
這幾天真是睡太少了。經歷到前所未有的激烈頭痛(幾乎都要懷疑自己會不會 strokeeeee 了)。

T.
要換錢,站在7-11 看完了《商業周刊》冰島專輯,買了這期的《數位時代》+ Shopping Design,想仔細想想這個系統後面的邏輯。滿意處:對於冰島情勢的分析有比較深入。區域性知識(例如《數位時代》對於 Overture 韓國的報導)的細節掌握。不滿意:商周在冰島專輯上想要傳達的訊息,我感受到最大聲的就是「我們有去現場」。這個訊息跟「毒牛奶殺人!」「連動債殺人」之類專題想要傳遞的訊息有什麼差異?甚至侷限於語言與文化細節、對象事件脈絡的掌握程度,商周團隊想要深入淺出地告訴讀者的,最後只剩下「我們有去」。

《數位時代》的表格、圖表、視覺化設計等部分,我覺得傳遞的訊息有限。尤其是這期封面故事 iPhone 對決 Google Android,我自己使用 iPhone 有很多心得與想法,就很想跟這種分析對話。但是覺得他們的表格比較,讓人想到《壹週刊》的 3C 風格。而且引述太多第二手資料,創造出來一種「站在遙遠的局外開講」的感覺。iPhone AppStore 的成功,甚至有人看到商機、願意在國外專門開新的雜誌來介紹 iPhone 的應用程式。我覺得足以跟讀者分享介紹的 iPhone 資訊,應該多到一種誇張的程度。這些跟這個封面故事「Apple vs. Google 終極爭霸」有什麼關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