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 the machine! 停止打造暴民!

收到 J 轉貼的「求救信」,來自新竹長年的環保人士、前民進黨國代鍾淑姬女士的請求聲援的聲音。鍾女士雖然說這是「求救信」,但是我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個對這個公民社會基層的社會運動人士的集體入罪計畫。集會遊行法是藍綠執政都不忘保留、得以箝制自發性市民聲音的秘密武器。當紅衫軍在抱怨說,當時他們爭取集遊法修改/廢除時,沒有聽到這些綠營人士的聲音;所有曾經有跟綠營有關的人士,都被視為「綠營代表」然後打造成蓄意要破壞秩序的暴民。

政黨輪替,對於抗議聲音的壓迫也要繼續輪替嗎?沒有機會執政的學生、弱勢團體、社會運動團體,被迫得要不斷地畫出一條又一條的自清界線,像個無線電視台採訪記者一樣清白無瑕,才有辦法得到政府內政部長、警政署長、警察局長、分局長、小警察、盾牌跟警棍還有水柱的一致「誤打道歉」「誤告補助」?只要你是民進黨的外圍、內圍、立委、支持者、同情者、有關者、剛好走在他們旁邊但是不夠清白沒有電視台的「協商」,你就等待被媒體、政府發言與國民黨的立委,劃分到「暴民」的籮筐中?

「戒嚴傳統,全新感受」。用邏輯不清的司法訴訟來整肅社會,要求所有想要證明自己是清白的人,到法庭上去證明自己的清白。雲林縣地檢署主任說得漂亮,那為什麼有人(一個選擇、決定要像所有縣民一樣無助的縣長)要絕食抗議?因為他們是綠營的人,他們不是一般普通人、而是特殊的暴民,即便有生命危險、還是堅持要用生命來作秀嗎?我是很好奇,難道整個警察系統、警察大學、法律相關的政府首長、國民黨籍跟社會聲音比較接近的任何一個中高階主管與專業人士,難道沒有任何一個人對這個系統這樣的運作,覺得很憂心、不應該如此嗎?

要打造暴民,真的那麼簡單嗎?只要把他們逼到角落,給他們寶特瓶、石頭與糞便,用一望無際的優勢警力來回衝撞幾次(專業術語這個叫做「移防」),用攝影機去對他們的臉、身體手腳監控蒐證、再用警棍再衝出去交叉攻擊頭頸部,再用水柱去噴濕,還不走的、膽敢阻止任何一項動作的,就叫做「暴民」。

日本歷史上的「暴民」

1966年日本三里塚農民反機場運動,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記錄了農民如何堅持自己的理念的過程。他們手無寸鐵地跟國家機器的壓倒性暴力對抗,目的是要捍衛繼續在土地上生活的權利。在這場運動中,農民們討論到底要怎麼阻擋鎮暴警察,其中一個選項,就是用自己的糞便去對抗他們。如果任何人被糞便沾到,農民們討論認為心情的細微轉換是「超越激動與憤怒的徹底無奈」,這就是他們希望擁有暴力的國家能夠體驗到的、他們的感受。走上街頭,是為了要表達想法、為了要溝通!!是為了要將被壓抑無法溝通的心情,對全體民眾廣播!!!

在機場預定地中,粗略可分古村和新村,在機場建築工地一帶是新村,而圍繞機場建築工地的則是古村,約有六、七百年歷史。新村農民早在明治和大正 時代已在那裏生活,但很多都是二次大戰後才搬進去。他們靠著一雙手,一點一滴地開墾田地。新村位於高地,水源有限,土質不佳,生活條件差,居民散佈稀疏, 不像古村那樣團結。

政府選中三里塚一來是那裏有一大片國有地,包括御料牧場,能夠輕易以低價收購,二來當地農民既不富有,又沒有權勢,容易欺負。政府串通銀行、警 察局、法律(土地收用法、非法集會、非法持有凶器、妨礙公務執行、違反道路交通法等),向農民威逼利誘,聽話的有1比1.5的賠償農地、在機場或城市工作 的機會、足夠買房子或治病的一大筆錢,不聽話的就被拘捕入獄、日日夜夜受到滋擾。可以說,政府為強徵農地無所不用其極。機場建築工地裏的民有地屬於325 戶地主(成田298戶,芝山27戶)。三里塚芝山連合機場反對同盟不管怎麼努力,兩、三年間,逾三百戶農民賣地或簽署土地買賣同意書。他們都很窮困,一身 債務,既然務農沒有發展前景,又沒有辦法抵抗強權的政府,唯有妥協。可是,政府萬萬沒想到,世間還是有那些只剩下一口氣也跟你拼命的農民。

這些農民的創意,三十多年後還是讓人驚豔。

在抗爭的過程中,三里塚農民與政府鬥智鬥力,激發許多富有創意的點子。法律規定,即使有土地要賣,假如那塊地上插有別的擁有者的名字,一定要所 有的擁有者同意,才能賣出去。因此,為了增加政府收地的難度,三里塚農民想出一坪地運動,把土地劃成一坪(3.3平方公尺),分給不同的人,多達一千多 人。另外又有所謂一樹運動,農民把自己的名牌掛在每一棵樹上,逼政府賠償更多,使其頭痛不已。當然,不可不提令防暴警察動彈不得的、刻骨銘心的「糞尿 彈」。
從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一呆八年。在《三里塚:第三次強制測量阻止鬥 爭》(1970)一片中,黑壓壓的機場公團、機動隊、警察試圖測量土地,農民憤然向他們投擲「糞尿彈」,弄得他們措手不及,寸步難進。根據小川紳介製作小 組的調查,這種把糞尿放在塑膠袋裏投擲的戰術,在戰後的農民史上開創先河。小川紳介看見了「糞尿彈」的靈魂:
每個農家都有一種像衣料一樣捲起來的氯化塑膠袋,一釐米、三釐米、五釐米等,有各式各樣的厚度,根據農作業的用途分開使用。一天夜裏,在一間小房子中,農民把自己帶來的塑膠袋以及從自己家裏汲取的糞尿湊在一起,進行了十分周到的實驗。
…農民這樣做,是向機場公團和機動隊明確表示「不希望測量自己的土地」,為了表明態度而投擲。因此,如果袋子投過去不破就沒有意義,反過來,若 是還沒等扔出去就破了的那種不結實的東西也不能當「彈」用。在薄塑膠袋裏裝了過多的糞尿,實驗的時候在自己手上破掉啦,使用的塑膠袋過厚,扔過去也不破 啦,等等,失敗了許多次。一次又一次,檢驗塑膠袋的厚度–號碼有四號啦五號啦幾種–一邊比較袋子的厚度和內裝量的關係,每個人都製成了有效的糞尿彈

在使用糞尿彈的鬥爭中,原來以為在現場大家都會爭先恐後地投擲,可是不然,在投擲之前自己先弄破。當時的情景在《[三里塚:]第三次強制測量阻 止鬥爭》中可以看到,村裏人把手裏的糞尿袋一下子扣在自己的腦袋上,先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糞尿仁王,然後再向對方投去。這也許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可是在 我看來,卻是很重要的。

是先把糞尿袋扣在自己的腦袋上之後,再向對方投擲,還是與之相反,我認為這實際上是認識日本文化根基時非常重要的問題。是啊,我之所以留在三里塚是因為我在這裏看到了先把糞尿塗到自己身上再投向敵人的農民的心靈。我是這樣想的。

對鄉下人來說,糞尿是寶貝,種田種菜都不可少,城裏人卻嫌污穢,避之則吉。三里塚農民經過反覆討論、不斷實驗才研製出「糞尿彈」,而非草率胡用東西。 糞尿作武器,不傷人之餘卻達到擊退敵人的目的,機動隊身沾糞尿不知如何是好,面對塗滿糞尿的農民也一籌莫展。糞尿體現了務農的精粹,取之生活,用之生活, 投擲之後又回歸土地,「化作春泥更護田」,不愧富有頑強生命力的「黃金炸彈」。

停下濫權的國家暴力機器!

或許閱讀文章的你也在想,當時紅衫軍們要求集會遊行的權利時,作為作者的你,在哪裡?「你」是否也是一個「綠營分子」、一個沒有被蒐證到的暴民?無論任何人用什麼樣的眼光,檢視任何人的作為,這樣的批判行為沒有什麼不對。任何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與判斷。國家機器運轉,精心打造暴民與暴民論述時,請想想你有沒有一起推動這台(媒體的、軍事的、政治的、法律的)機器去壓迫另外的聲音,創造出新的被害暴民。國家總是用各種方式邀請你參與思想的工程,沒有每一個人對他的支持與肯定,國家沒有辦法這麼平順精巧地就能夠刻劃出暴民的面貌,更何況還有人在趁著混亂要把相關資源收編己用。

所以 Stop the machine! 停止打造暴民!去聆聽人民到底有什麼聲音,而不是用機器把各種人們逼到「貼著綠色標籤的角落」,然後驕傲地、暴力地、斯文地、只跟特別待遇人士小小聲地說「唉…..抱歉」拍拍肩膀之後,迅速地輾過去。因為這樣,你們將把台灣人民對系統的信任徹底瓦解。

一個新竹的環保工作者的求救信
Sent: 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12:03 AM
Subject: 請幫我想想辦法

各位先進、好友:

大家好!

我真的沒有想到11月5日的一個失敗的嗆陳雲林行動會讓我惹來這種麻煩!
我竟然會被警方以『妨害公務、傷害案』約談,如果不去,警方還可依法聲請檢察官核發拘票!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我走過不下百次,為什麼一個中國的民間組織首領陳雲林到訪,就變成禁區?
企圖走進去就變成妨害公務?
其次,十幾個訓練有素的警察阻攔赤手空拳的我,其中一個人跌倒,我就要被告傷害?

回想過去21年,我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環境工作者,我自問無愧於心、無怍於人,我很努力!
雖然我一次也不是第一線的污染受害者,我沒有少付出,所以這一次不是要討功勞,我請大家聲援我!

我寧願向社會說明真相,我不要向迫害民主的惡勢力低頭。

星期四早上我想開一場記者會,向社會大眾說明後我才要去接受『偵察』
大家可以來聲援我嗎?

當然我們要先討論對策,所以我大膽邀請大家星期二晚上7點半在"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討論一下好嗎?

倉促間,也許有朋有沒有聯絡上,大家也許也不一定有空,還是請大家替我多邀請一些朋友。

過去為別人的事我總是理直氣壯,現在為自己的事真是『關心則亂』竟有一點躑躕起來,
厚著臉皮拜託大家。真是不好意思!

淑姬

廣告

8 thoughts on “Stop the machine! 停止打造暴民!

  1. 嗨,ilya,

    請問關於記者會的詳情哪裡可以查得到?或是怎麼聯絡鍾淑姬女士?週四或許可以帶女兒去替她打氣。

    那天園區真是戒備森嚴哪,連外頭的小店要外送下午茶都進不來。唉。

    Best,
    skywalker

  2. 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一定要keep connected,不要落單、互相聲援。
    國家機器是非常有效率的。

    今天是美國的退伍軍人節。我打開google時心臟暫停一下,因為google上出現許多軍帽。
    什麼時候開始,原本應該是保衛我們自由的軍警,成為危害我們自由的軍警?
    我們沒有犯罪,我們沒有危害國家安全,stop the machine!

  3. 目前聽說的消息:
    1. 週四上午10:30將在公園路公害防治協會辦公室舉行記者會
    記者會將定調為人權與言論自由受挫
    由劉俊秀教授主持 [需要大家熱情相挺]

    2. 週四中午12:30淑姬將從忠孝路(食品路)光復路口保齡球館
    淑姬將在律師及朋友陪同下步行到二分局應訊 [[需要大家熱情陪同步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