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鄙的(接近民眾的)政治語言

美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莎拉培琳(Sarah Palin)的競選言論選輯,有人將它整理成 Sarah Mania! Sarah Palin’s Greatest Hits 放在 Youtube 上,並且配上《現代啟示錄》最後馬龍白蘭度/寇上校死前的喃喃自語:「恐怖啊…恐怖啊…」作為片頭。

不由得讓人想到,莎拉培琳之所以受所有媒體的強烈注目,其實是因為她的「表演」中間所夾雜的區域訊息(所運用的詞彙、阿拉斯加腔、所讓人聯想到的選民)太醒目了。當我們在看木村拓哉的 CHANGE 的時候(「可不可以用小學五年級聽的懂的語言,來告訴我你的意思?」),我心裡面想的還是:這不就是莎拉培琳加上歐巴馬嘛!透過自己的年輕、沒有經驗、試圖傳達出要跟選民站在一起的訊息,希望能夠被選民接受。懂得主動轉化這些語言訊息,跟不懂得轉化這些語言訊息的差距,應該就是木村拓哉跟莎拉培琳之間的差別。

所有民主政體的候選人都必需要面對基層民眾,都必需要讓他們覺得你是為他們代言的。如何既站在他們那邊,同時又能夠轉化出整體的訊息?如何不落入偏激、激進的極端作法,讓訊息能夠傳遞,有發揮影響,而不造成無法承受的連鎖效應?如何既強調「改變」(change),改變就是改變既有秩序,同時又不被簡單化、化約成為「破壞秩序」?尤其是當這些秩序不是你所想要的秩序時,該有怎麼樣的一種高水準的表演與修辭?

蘇聯曾經誇耀,一如我們以前的政府曾經誇耀,蘇聯或者台灣是個多麼民主的國家,因為蘇聯或者台灣有百分之 90 多的投票率,遠比先進國家要更為「民主」。當時的蘇聯或者台灣,簡直就是人民踴躍地表達自己的意見的天堂!這些過往的歷史痕跡,對照出今日台灣社會的深邃多元與多層次的價值與樂趣。混亂但是卻多元。政治人物如何發出恰當的訊息,與這些多元當中各方的民眾對話?激化凝聚力量,抑或柔性堅持價值發揮影響力?容納你自己裡面的多元聲音,一如容納你自己對立面的多元聲音,才能夠讓政治語言找到相對應的空間與土壤、深化或者揮發,帶來這個土地上人們的更大福祉。

廣告

One thought on “粗鄙的(接近民眾的)政治語言

  1. “容納你自己裡面的多元聲音,一如容納你自己對立面的多元聲音"
    我很欣賞這一句話, 十分有道理.

    人是多元世界的一份子, 不只要學會容納自己, 也要建立讓別人(&別的物種)容納的意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