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賣期刊、圖利廠商的羅生門

台灣圖資論壇Ning!)的活動「陳亞寧談機構典藏(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IR)」中,看到待討論議題之一有「國家圖書館遠距系統盜賣四千期刊」這樣的字眼,在英國開會的我不禁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趕緊上網查了一下:在新新聞週刊(無法連結,Yam 天空新新聞專區) 1118期〈【封面故事】 國圖館疑以公帑圖利特定廠商〉,報導了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辦公室(正式部落格,8月7日文章〈【剪報】立委指控國圖圖利廠商帶頭侵權〉)針對民眾檢舉國家圖書館圖利凌網科技,致使在遠距期刊系統上不當獲利的新聞,其中未獲得授權的知名雜誌如天下等「皆為受害者」。依照中央社 8月 5日的新聞稿〈林淑芬質疑圖利凌網 國家圖書館否認〉,立委林淑芬是這樣說的:

林淑芬上午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說,2005年底以前,國圖每年編列數千萬元推動「遠距圖書服務系統」,並建置「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四千四百種期刊書目資料,這項計畫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電通所執行;不過,電通所取得計畫執行權與預算後,卻私下外包給凌網執行。

 林淑芬說,2006年這項計畫預算模式突然改成BOT方式,凌網科技以「零元」金額得標;她說,這項計畫最大的成本是先前掃瞄圖書資料建置資料庫的花費,國家把資料建置好了,卻讓凌網以零元金額,取得過去耗資上億元的「遠距圖書服務系統」與「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營運權。

 林淑芬表示,凌網銷售儲值點數,販賣四千四百種期刊雜誌全文,兩項產品收入,每年超過四千萬,其中百分之九十五收入由凌網獲得,只有百分之五繳回國庫,若以此金額推算,從2006年一月一日以來,凌網獲利至少超過一億元,國圖涉圖利罪嫌,此案應移送監察院調查。

在新新聞的文章〈帶頭侵害著作權,變造名目收費 國圖館疑以公帑圖利特定廠商〉中,作者李彥謀更對凌網科技做出了進一步的「分析」:

全國各出版社提供4000種以上期刊雜誌給國圖館,國圖館以數位典藏名義掃描後,進一步開發遠距圖書服務系統,獨家委託凌網公司以商業型態銷售儲值點數,販賣所有文章。外界質疑凌網公司在沒有付出任何代價情況下,就輕易取得經營權,又在分配收益的比例上取得95%的大餅,內幕的確啟人疑竇。
國家圖書館遭踢爆圖利廠商,利用「遠距圖書服務系統」與「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讓凌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於二○○六年以「○元」取得營運權,估計每年此兩項營收可達四千多萬元,至今獲利已經超過一億元。

根據國家圖書館與凌網公司BOT合約顯示,從讀者網路購買資料的收益所得,九五%的由凌網取得,國圖館祇拿到五%,如此大的差距,遭到外界質疑,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抨擊,這是用國家公帑與人民納稅錢,行圖利廠商之便。

凌網不花一毛取得經營權

據瞭解,全國各家出版社共呈繳四千四百種期刊雜誌全文給國家圖書館,國圖館以「數位典藏」名義掃描後,進一步開發「遠距圖書服務系統」,之後卻獨家委託凌網公司以商業型態銷售儲值點數,販賣所有文章。然而其中竟然有超過四千種期刊完全未取得授權,包括本刊在內及其他暢銷雜誌都是遭到侵權的受害者。

據調查,二○○五年之前,國圖館每年編列數千萬元經費推動「遠距服務系統」以及建置「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計畫,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電通所執行,但是電通所取得計畫執行權與預算後,卻私底下再外包給凌網公司執行,因此該公司才是真正的獲利單位。

更令人起疑的是,從二○○六年以後,國圖館改採BOT方式,但是經營權卻仍由凌網公司取得,國圖館副館長宋建成一開始說明,當初祇有一家廠商來投標,後改口是四家參與競標。立委林淑芬表示,宋建成與凌網公司關係匪淺,經常受廠商招待飲酒,不過宋建成則以人格擔保未有不法情事。

據指出,今年五、六月間,國圖館曾經舉辦「遠距圖書服務系統」相關說明會,當時就有人質疑宋建成與凌網公司暗通款曲,渠料宋建成當場反目,並以退休相脅。而凌網公司遭人點名,卻不願對外說明,但曾透過相關管道試圖疏通。

事實上,國家圖書館在一九九四年根據NII計畫成立「遠距圖書服務系統」,原意是要提供讀者直接經由該系統,透過網路方式取得國內期刊雜誌全文,直到二○○二年,國圖館才依「著作權法」修正後的規定,關閉四千四百種期刊的線上下載服務,僅開放不到六十種有授權的期刊下載。

據瞭解,從二○○二年至今,國圖館取得授權的期刊總數才三百八十五種,仍有超過四千種未獲授權,但是凌網公司仍然經由國圖館網站向讀者收取「文獻傳遞」費用,林淑芬認為,這很明顯的已經違反相關規定。……

【詳細內容,請見新新聞周報第1118】

凌網科技特別做出澄清的嚴正聲明

針對日前有來自不同的訊息管道(一位民意代表、少數傳播媒體),相繼以國家圖書館(以下簡稱「國圖」)在民國九十四年委託凌網公司(以下簡稱「本公司」)自民國九十五年起營運的「遠距圖書服務及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委託營運案」(以下簡稱「本專案」)為事由,在未經嚴謹、公正且客觀的查證程序,即曲解事實、逕自向外界散播對本公司、工業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工研院」)及國圖之惡意且不實的負面指控(不法、圖利、侵權等)和相關報導;據此,為維護本公司正派經營的理念及全體投資股東的權益,謹此鄭重的澄清與聲明如下:

一、本公司於民國九十四年參與國圖「遠距圖書服務系統及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委託營運案」公開招標並得標,經半年建置開發系統及準備期後,於九十五年起開始營運服務。本專案依據政府採購法,由國圖委託本公司經營模式,並無不法情事。合約亦明訂委託營運期間為兩年,委託營運期間屆滿,經機關評定廠商為營運績效良好者,機關得研訂繼續營運之條件,委託廠商繼續營運。但以一次兩年為限。

二、本專案實際承接金額為零元,政府並無任何預算經費投入,本公司需自行投入系統開發建置、金流服務、軟硬體及網路頻寬、維運耗材及相關費用(郵寄、傳真、碳粉、紙張等)、客服行銷推廣及系統維運人員、專屬派駐國圖服務人員、授權洽談人員等,並提供國圖現金繳庫、掃描作業及代收代付出版單位授權權利金等,而非本公司不花一毛取得經營權,報導寫法實屬誤導視聽。本公司於本專案收取之服務工本費,係用以維持系統正常營運所需,純屬接受國圖委外代為提供圖書館服務性質。本專案基本精神為使用者付費,而非由國家編列預算經費及人力由全民負擔來建置營運系統並提供服務。委託經營迄今,一切營運成本開銷均有報表可供查詢,絕對禁得起嚴苛的財會檢視,並無國圖圖利本公司及本公司從中有不當得利超過一億元之情事。

三、本公司在國圖的委託監督下,本專案所提供的文獻傳遞服務,相較於國內外其他的圖書館而言,不僅提供學術界相對較低廉的收費及更多樣化圖書館服務的選擇,更是在國內業界相繼引進中國大陸簡體期刊全文服務後,唯一仍能保持全部以台灣本地出版之學術期刊為主的圖書館服務系統。本專案今年預估收入僅約佔本公司總營收的百分之五,承接本專案實為協助國圖進行期刊數位化典藏,並基於台灣學術研究成果保存及流通,避免台灣學術研究成果因取得不便,而導致華文世界研究人員轉而以參考中國大陸簡體期刊論文為主進行研究之考量,遠大於對公司營利之考量。同時本專案提供之文獻傳遞服務,其服務提供方式皆已事前參考律師顧問意見,在遵守著作權法的前提下為之,並無侵害著作權甚或是某些特定媒體所惡意指稱之盜賣期刊之情事。

四、民國九十五年之前,國圖委由工研院執行遠距圖書服務。由於工研院專注於科技研發業務,因此該計畫中非技術性作業及服務,乃由工研院依其內部採購程序規定委由本公司執行。

五、工研院為台灣科技技術研發重鎮、海內外人才培育的搖籃和發揮創新、創意、創業精神的發源地,長期以來就以扮演著帶領產業前進的火車頭角色,在開發技術和技術移轉授權上表現出色,有不少來自工研院的科技人於自行創業後,仍能持續對台灣經濟永續發展和深耕科技服務做出更大的貢獻。惟本公司目前三百二十多位員工中,曾任職於工研院者不到十名,絕非報導指稱內部工程師大部分由工研院轉任。更無工研院電通所是本公司「白手套」之情事。

六、本專案對促進國家知識數位化和學術傳播競爭力的提升有實質之貢獻,此次遭受來自某立法委員及其國會辦公室和少數傳媒如新新聞周刊等,未經查證即進行對本公司聲譽抹黑,對董事長人格抹煞的不實指控和撰文散播錯誤之訊息,包括招待公務人員等皆為子虛烏有之事,已嚴重影響本專案之合約精神和本公司長久經營之聲譽及投資股東之權益,本公司除至表遺憾外,對於相關不實指控和散播未經查證訊息之當事人將保留法律追訴權;對提供惡意且不實訊息之個人或業者尤深感不恥,亦將同時追究此次散播不利於本公司營運的不實消息來源提供者,並對其保留法律追訴權,以正視聽。 …

在檢視這件事情的發展時,我「幾乎」全文摘錄。我再一次地感受到溝通上的「羅生門」與台灣數位內容政策發展的失去方向。從 1994 年起 NII 計畫所推動的「遠距圖書館服務」,台灣的記者與專家其實真的應該從歷史與國際發展的角度來看待這項政策成果利弊得失,再檢視是否執行這樣的案子的過程,從工研院到凌網科技,是否遭遇了不當的轉折與發展?四千份期刊的授權未取得,是否意味著發展政策規劃、執行、修正上的問題?智財權這種商業權利,遭遇侵害是否應該歸屬在貿易爭議的範疇;意味著需要由各方的說法加以平衡剖析才能做出判定。民意代表以替受害者發出聲音的方式來切入這個議題,是否低估了國家圖書館在數位落差與國家數位內容政策發展上的角色,而僅將這樣的問題傾斜倒向被「侵權」的雜誌刊物?

這件事情,複雜啊。倘若國家圖書館沒有辦法說清楚、當事人凌網科技沒有辦法說清楚,是否就代表著民意代表手中的民眾投書是正義的一方,這些公家單位「盜賣四千期刊,圖利特定廠商」?甚至,法官有辦法好好仲裁嘛?還是就像高鐵減震事件一樣,又變成兩造各說各話的「圖利他人、貪污瀆職」,造成科學發展倒退,全面施政規劃發展一切以「清廉」為依歸的「正義國家」?

看著這樣的指摘中間牽涉到許多社會心理學的「想當然耳」 認知偏見(cognitive bias),我這次在英國的 dConstruct 研討會(dConstruct 2008)中,尤其是 Joshua Porter 的演講「在社會設計中運用認知偏見」(Leveraging Cognitive Bias in Social Design)特別運用很多社會心理學的研究釐清了社會網路設計(social web design)裡面的一些迷思。我在閱讀這些正義的指控時,一方面替政府計畫的全面「清廉優先」忍不住冒冷汗,另一方面則替那些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機會見天日的數位內容政策與檢討….憂心他們的未來。

究責一定是必要的,但是在羅生門解開之前,能否多花點時間與心力,無論是媒體與學界、政策規劃與執行者,多花點時間溝通呢?

廣告

7 thoughts on “盜賣期刊、圖利廠商的羅生門

  1. 草草看完全文,因為對事實不甚瞭解,尚無法明確曉得爭點所在?如單就著作權角度來看,國圖如果沒有取得著作權人的授權,應沒有將全文數位化後透過網路傳輸之權。五年前的科技,可能要將紙本數位化的成本頗大,也沒有明顯市場,所以爭議不大,但五年後的現在,可能成本降低,且許多雜誌社均投入數位化出版,故有利益上之爭議。若當初能夠有策略與重要著作權人進行簽約、授權之程序完備,也許今天是一件美事。

  2. 我認為此問題的解法:
    1.如果是提供期刊論文摘要索引,著作權的歸屬為何?應該是屬於重新編輯者吧!
    2.如果可由圖書館委託之營運廠商提供文章影印本寄送,但原著作權人並未分享到利益,是否侵害了原著作權人之權益?
    3此原著作人權益與弭平資訊落差的利益若有衝突,應如何平衡?
    4相關利益是否合理?是否可透過良好之利益分配,獲得雙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