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西蘭談 eCulture

在紐西蘭達成了基本出差目標,也做了據某一位不認識的現場聽眾/教授說頗讓人激動興奮的演講(現場的另外一位講者/教授大概不是太認同,並且他還觀察到了有人正在玩 Flight Simulation 模擬飛行)。底下是我的投影片。

各國的與會者所報告的內容,有很大的差異,也呈現出眾人所關心的 eCulture 多樣性與可能性。紐西蘭的中國籍技術經理司徒小姐在介紹 University of Otago 的 Global Network Interoperability 計畫底下的 Open Simulator 計畫,要把紐西蘭學生拉到 Secondlife 的 3D 環境中;微軟贊助的心理學家則運用 3D Avatar 來幫助學生訓練溝通能力與互動技巧,也介紹了澳洲運用 3D Avatar 來作工共衛生計畫宣導的實際意義;較為傳統的 Forest of Life 科普計畫中的科學家 Andrew Dunningham 先生則運用嚴謹的思考過程來帶領學生探索學習現代生活中的科學能力。馬來西亞的教授把 blog 來作內容分析的田野研究,日本的科學家們在 OLPC 上實際製作程式來幫助學生蒐集環境資訊與資料。在這當中,Kerim 試圖以人類學的方式探究資料收集與傳佈的問題;我則是重新思考「文化入口網站」的文化意義。

我們所做的對話與討論,是在一個以科技人為主的「亞太先進網路會議」(APAN, Asia-Pacific Advance Network)當中的 eCulture 工作小組工作坊當中展開。eCulture 是一個由科學家們想要提出的新概念,認為以傳統文化、補充延伸文化的「數位文化」(digital culture)、透過電腦驅動的網路媒介所孕生的「網路文化」(network culture),都還沒有辦法完整說明人與資料、系統對話所衍生出的新的可能。自然環境與網路科技相撞擊出來的新的文化形式與內涵,我們想要想盡方法去描述與捕捉它。

根據亞太先進網路會議 eCulture 工作小組的介紹,我們的目標有七點:

1. Sharing information about new technologies to visualize a cultural phenomenon spatially and/or chronologically, e.g. GIS applications; 分享將文化現象的時空秩序給視覺化的新科技相關資訊;例如,GIS 地理資訊系統。
2. Sharing Experiences; providing case studies which use the above-mentioned technologies; 分享研究與實踐經驗,提供運用以上提到的科技所進行的個案研究;
3. Communication with other members about e-resources (systems) scattered among member countries, and about aggregation methods including interoperability and meta-data, etc.; 與其他成員就各個國家當中的數位資源/系統相互交流溝通,整合方法、建立資料與工具的互通性等等議題。
4. Encouraging academics in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to make proposals for taking full advantage of ICT; 鼓勵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研究者提出充分運用資訊傳播科技(ICT)的計畫與構想;
5. Information Sharing about the social changes in member countries alo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network infrastructure; e.g. Sub-Culture peculiar on the Net; 將關於成員國家中社會變遷與網路基礎建設發展資訊相互分享,例如網路上的次文化現象
6. Discussions on the impact of globalization and localization; 討論全球化與在地化的衝擊
7. Exploring the possibility of cultural database in Asia-Pacific region Milestones / Actions. 探索在亞太地區建立文化資料庫的重要里程碑/行動的可能性。

雖然對於區域性的合作還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但是這些目標,我個人覺得,真的很誠懇;現在重新看待檢視它們,也覺得這個幾年前所提出的理想,還有繼續奮鬥的目標與空間。這些詞彙也許相較於文化批判領域的人們來說,太過於保守而不夠進步;對於傳統領域裡的人們來說,又太過於空泛沒有焦點。但是這些方向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如何讓更多的研究者與實踐者能夠與之對話,長出一個歡迎實踐與迎接改變的公共領域,這才是我所感興趣的方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