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法人」(Illegitimate Corporate)

昨天晚上跟朋友聊天時,LukhnosKongtat 提到日本人表達意義的方式套用在中文的環境下,讓許多意義必需要用雙重否定、或者用肯定意味的否定句法(或者相反也說得通)來表達一個跨文化的術語/概念。例如說,我們原本都以為政府應該是一種相較於私領域、著重在建立與規範公共領域遊戲規則的一種組織;但是隨著政府作很多事情完全是痛快地以私的心態在進行,我們既沒有辦法稱呼政府為一個「私法人」,甚至「公法人」的既有意義與實踐脈絡也逐漸地在脫離。也許,應該要創造一個新的術語:「不公法人」,來表達政府的實踐邏輯與法律定位。

今天讀 New York Times 的時候恰巧讀到了這篇:Use of Iraq Contractors Costs Billions, Report Says,裡面充分地顯示了現代社會中政府的新面貌:無論他忙東忙西、決定打仗或者外交和平休兵,它都是一個「不公」的法人組織;不依照公共領域的方式來行事、為私人的勢力來「圍事」,或者是充分的「去除政府規範」(de-regulation)、充分自由化;不再為了公眾,而是為了私人「重要關係人」(private stakeholder)而甘願身先氏族/士卒。

The Pentagon’s reliance on outside contractors in Iraq is proportionately far larger than in any previous conflict, and it has fueled charges that this outsourcing has led to overbilling, fraud and shoddy and unsafe work that has endangered and even killed American troops. The role of armed security contractors has also raised new legal and political questions about whether the United States has become too dependent on private armed forces on the 21st-century battlefield.
「…五角大廈依賴在伊拉克的委外合約承包商的程度,遠比過往任何一次軍事衝突之比重都要來得大,並且對於委外的弊端指控已經包括了報帳浮濫、欺騙、偽造以及不安全的工作狀況,導致美國部隊身處危險之中甚至遭受殺害。武裝的保全承包業者也帶來了新的法律與政治的問題,包括是否美國政府已經變得在 21 世紀的戰場上,太過於依賴私人的武裝軍隊…」

一年多前在中研院民族所 Allen Chun 的研討會中,聽到一位社會學家在談美國 Outsourcing Everything 的問題;會中提到菲律賓出口戰場的保安人員,承包美國政府在伊拉克地區的國家機關等的保全維安任務。全球之聲的 Mong 也曾經寫過這方面的報導。相較於粗略空泛地討論勞動的改變,極端情境的勞務委外(outsourcing)所帶來的扭曲與新問題其實更值得研究者從這個鏡子看見社會今日的面貌。

讀過《經濟殺手的告白》(Confessions of a Economic Hit Man)就知道這個背後的完整陰謀實在直接、赤裸裸、利益與暴力、加上金錢邏輯,這遊戲大的嚇人。與自己國家家中的貪腐相比不同的是,美國的政策影響到全世界的每一個人。「不公法人」代表著媒體與選戰操作/炒作早已超越人們理解選舉與行動的層次,不再關心政府是否具有合法性的基礎,而毫不掩飾地向金錢的提供者輸誠繳械,提供國家層次的政治工具(暴力、武器、軍隊、外交、國防)為私人利益徹底護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