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詞的意義

如果我覺得我沒有講話大聲,但是你覺得我講話大聲,該怎麼辦?如果我覺得你已經很自由了,但是你覺得這根本不叫做自由,這又該怎麼辦?字詞的意義有時候不只是字詞的意義,還是生產這些字詞的認知過程的巨大差異。威權與民主的差異,剝奪自由選擇的權利與尊重自由選擇權利的差異。

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2008 年 7、8 月號的專欄:〈恐懼之城:西藏報導〉(A City in Fear ~Dispatches from Tibet) 西藏重新開放以來第一個被允許進入西藏的外國記者 Kathleen McLaughlin 的文章這樣寫著:

「…我們跟中國官員的討論,主要是有關於字詞的意義、認知、以及西方媒體。他們相信,西方記者無法瞭解中國人對西藏的觀感,而我們這群人來到西藏,心中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成見,而且沒辦法報導真相(又是真相議題!)。他們對於字彚的微小差異非常敏感。雖然他沒有明說,我相信其中一位官員一直都在讀我們發表的這些日記,因為他告訴我:「我們說情況已經穩定了;然而妳說局面還是很緊張。」

我試圖解釋,對每一個從拉薩以外的地方來的人,看到大部份街角都站有武警,而軍隊巡邏城市,確實指出局面還是很緊張的。我也在我的報導中特別表明,居民們說生活終於恢復正常,或者正在回復穩定。但我無法忽略的是,整個城都漫延著的緊張氣氛。

五六個外國記者(包括我們,也許是三個小團體)已經獲得允許,可以獨立地回到西藏工作。我們試圖向官員們說明,最佳消除錯誤訊息的方法,就是讓更多記者親眼看到這裏的情形。絕大多數的外國記者都是客觀的,我們說,但將西藏封閉起來,意謂著這裏有什麼不想讓外界知道的事情。我不敢說我們的東道主同意我們的看法。西藏現在技術上已經對外國記者開放,明證就是我們現在人就在這裏。但我不期待他們會發給許多外國記者許可證,至少一直到奧運結束為止,屆時也許中國政府可以稍稍放鬆對形象的控制。」

廣告

3 thoughts on “字詞的意義

  1. 「大部份街角都站有武警,而軍隊巡邏城市」是一個「描述」。
    「緊張」是一個「感覺」。

    感覺受從小到大的經驗影響。
    「居民們說生活終於恢復正常」這是與之前的肅殺相比。
    「但我無法忽略的是,整個城都漫延著的緊張氣氛。」這是與記者從小的經驗相比。

    假如要使用每個人會有不同闡釋的字詞,就要考慮到讀者的背景。這些中國官員必須理解讀者是誰(不是他們,他們是檢查者)。
    同樣的,讀者也必須考慮作者的背景。
    字詞承載的不只是文字表面的意義,還代表一個文化、一個社會、一套價值觀、一段人生。

  2. 其實很有趣的地方在於,帝國官員在與記者對話時,焦點著重在「字詞的意義」而非「字詞之外的真實/現實過程」上。

    檢查者原本可以全然地不用考慮被檢查者,但是對於旁觀者的進入(帶進來了見證)感到尷尬,因而非得說些什麼時,順手拿了大腦架上的「字詞意義」這組概念來閒聊,來指正旁觀者的「錯誤」。

    他們相信,西方記者無法瞭解中國人對西藏的觀感,而我們這群人來到西藏,心中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成見,而且沒辦法報導真相(又是真相議題!)。

    「西方記者無法了解…」「…心中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成見…」這是讓我很著迷的兩種說法。不只是帝國的捍衛者會用這樣的發言方式說話,其他還有很多人也會這樣的說話。從這裡瞥見的普遍性,「一沙一世界」,實在很有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