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想個方式描述現在。

今天參加郝明義先生的的一個討論會,聽到 Akibo 老大介紹一個多年前美國(?)的一個 video 節目:Now。我上去 wikipedia 找了一下,「猜測」最接近的答案應該是美國 PBS 公共電視系統「認真的」新聞人 Bill Moyers 的一個節目:NOWMyCreativity Poster in IIS, Academia SInica, Taiwan

我們討論的脈絡是應該要對現在的數位文化環境作些什麼;一個類似小牛老師所說, We Make Money Not Art 的個體戶創新、各種具有差異特色的 podcast 作品;一個嘉年華會;許多的 parties 讓人們跨界打破孤立、降低相識對話互相欣賞進一步創新暴走的的門檻;一個策略性地強力支持、位處於解放數位文化潛能關鍵瓶頸點、培養各種層次說故事的人,讓他們把數位文化藝術創作貼近大眾生活,無論是貼近捷運局公共藝術審查或者貼近學生的日常生活藝術實踐。

這樣的想法與聚會,就郝明義先生與許多參與朋友而言,是「希望地圖」的延伸實踐。在今天的會議中,我學到了很多,例如從實踐大學曲家瑞教授處聽到了關於動畫影展的故事,知道英國交流協會 British Council法國在台協會可能都比台灣的官方與非官方機構支持數位藝術的基礎教/學交流工作;從黃心健「學長」處得知原來戶外公共藝術標案,所有的官方代表與評審委員多麼害怕藝術作品會動(我想到的是古根漢博物館策展人 Jon Ippolitovariable media 計畫,後來變成了 variable media network)。

(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快速翻閱《我們的希望地圖》時,總讓我想到公共電視易智言導演導的《危險心靈》
;當最後大家在校門口寫下自己對教育的意見,然後由小男生在深夜唸給/呈給教育部長聽、而後又被丟棄時的那種感覺。也許這不會是最終的「解決方案」,但是這會是一個特別的、具有神奇力量的出發點,對於願意一起在校門口喊口號、坐下來寫對教育的意見的人們而言。)

因為我們站在這個時間點、這個空間點,所以我們需要面對自己無可避免的那個處境與挑戰。在我的腦海裡,遂跳出了「NOW 想個方式描述現在。」這幾個字。四川大地震之後的中國,網路上的思考者們(我不願意說精英)開始了一個巨大的共同旅程,一起經歷著各式各樣的巨大創傷與全面性的衝撞。從一個外邊旁觀者的我,感受到人們在這個巨大衝擊中所經歷的、集體性的成長。哲學進來了、政治進來了、社會也進來了。

而我們,有屬於我們要面對的當下。我很高興 2006 年的部落格大獎評審會議,我們一起推舉阿孝續任部落格大獎評審的召集人。雖然不知道 2007 年最後故事如何(今年顯然也會像是去年一樣,度過了加班的夜晚),但是在 2006 年的那個當下,我們用一種行動方式,描述了、回應了那個現在。

你的推特宅窟,或者老老實實回到這個什麼都沒有太特別的傳統媒體、部落格的所在:ilyagram,也是如此。有人機構、研討會與批判性的 source book 來實踐、十多年來日復一日; 有人用開放硬體(Open Hardware Initiative)的方式來實踐,甚至用自由啤酒(free beer)來表達自己的意念。

這才是「你」。這才是在時代雜誌中倒映、映照出來的「你」 You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