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公民的提問:〈公不公?〉

hujia-jinyeh雖然我很想全文轉錄,但是在還可以連結的時候,請各位有機會「親自去拜訪」胡佳太太、曾金燕小姐的 blog:〈了了園〉http://www.zengjinyan.org/。對於 4/3 中國政府對胡佳的宣判,任何關心中國社會、政府法治、政治、乃至於奧運的朋友,各位都應該去看看曾金燕所寫的這篇〈公不公?〉

我想问天下人:如果是你的家人,在被长期软禁在家的情况下,因为写了五篇文章、接受了两个采访,就被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公不公?

我想问胡锦涛主席和主持司法工作的各位领导:在宪法首先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条款下,一个长期被非法拘禁的公民,因为写了五篇文章、接受了两个采访,就被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体现了“法治精神”吗?体现了“司法公正”吗?

法院认定的“罪行”、“人证”和“物证”

我反复仔细阅读法院的判决书。(里面有几个错别字,如“其间”应该为“期间”,“无限”应该为“无线”等。)法院认为“被告人胡嘉以推翻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采用书写文章在互联网上和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发表煽动性言论的方式进行造谣、诽谤,煽动他人推翻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法应予惩处”。胡佳被指控犯罪的文章是:

  • 《赶上民主列车时 东亚睡狮猛醒日》,内容是2001年胡佳发给朋友的私人信件,标题不知是谁加上去的,法院没有采用这篇文章。警方质问胡佳及收信人王力雄时,他们都由于所隔时间太长,记不清楚了。
  • 其他被法院认定并用于定罪的五篇文章是:《林牧老先生于今日下午14:00前后过世》、《郭飞雄和江伟与〈沈阳政坛地震〉》、《一国无需两制》、《中共十七大之前 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 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
  • 被法院认定并用于定罪的两篇采访是《胡佳谈高智晟律师被绑架前后的情况》及《向专制的体制发起和平的挑战》,据称胡佳接受了录音采访,内容为对方所编辑,题目为对方所加。

另外一個轉錄文章的網址,中國的網路讀者們對曾金燕的這篇文章有許多的批評。這些批評者的意見,我思考了一下,大約表達著下述整理的看法。

為了國家,任何說不一樣的話的、逆耳的、找麻煩的、不支持國家榮景美貌的,這些人們都願意把他們送進監獄,讓他們喪失說話的權利。任何尋求國際聲援的,都是串連著外面的敵人、攻擊著自己的政府。獲得歐洲議會的人權獎,更是代表著這個人是賣主求榮,為著個人的利益聲譽,犧牲國家的「形象」。他們對外人說話的樣子,被「看穿」出一個「醜惡的嘴臉」:對政府的批評既不扎實,也沒有民族大義,引外國勢力對中國施壓,宛如嫌母醜的惡女兒,要求外人來制裁自己的母親。

我對著這些說法,想起台灣在推動家庭暴力防治的種種經歷。家庭暴力是一種很難被處理的暴力行為:家庭被視為一個堡壘,家中的父母親是這個堡壘的主人,「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家醜不外揚」。子女與受暴的配偶(無論男女),如何可以對著外人訴說家人的虐待?怎麼可以對著不相干的他人,來控訴自己親人的不是?你所說的真的是事實嗎?證據在哪裡?如何區辨是事實還是你的惡意中傷?你是否會為了自己的利益,陷害無辜的父母?當公領域侵入到私領域,發出禁制令決定施暴者不能靠近被施暴的配偶子女時,往往施暴者瞬間湧現的憤怒,創造了許多重度傷害案例。書中往往建議,當事人訴求法律禁制令時需要特別小心注意高頻率出現的暴力報復行為。

在一個極度藉由訴求民族情感,試圖凝結社會多重複合矛盾的大型國家,沒有成熟的民主制度讓人民相互相信、信任的建構社會基礎,是否會運用這種「家天下」的修辭策略,來把政權領導者「父母化」、把國家治理與人民的政治付託「家庭事務化」,把政黨與政治利益「家人化」?人們認同這個家庭的方式,就是站出來譴責「丟臉」、「找麻煩」與「沒有證據」,區分反對國家的反動份子與「支持國家與民族根本利益的善意批評」。如果胡佳的案子是家庭中的「好的批評」,人們就會支持他;如果胡佳代表著「壞的批評」,眾人就應該反對他,支持把他關進大牢裡面。

可是,你如何分辨好的批評與壞的批評?你如何指責別人「否定國家與民族的根本利益」?如果還是回到家庭的譬喻來說,揭露家庭的陰暗面本來就註定了會被認為是背叛;但是那些指責受害者的人,何曾站出來做出任何「好的批判」?倘若這些批判者通通親自支持愛滋病患者的人權問題、環境問題,那麼他們的所作所為將能夠保護這些「受害者」,減輕他們所遭受的壓力與傷痛。這些家暴問題就能夠在第一時間被處理、被解決;而背叛者不需要背叛,家庭仍然可以維繫完整無缺,只是失去的功能被替換、置換。

如果你沒有說什麼、做什麼,那麼你只是一個施暴者的沉默同路人。你並沒有資格去區別這種「好的批評」或「壞的批評」。對於你所嚮往的、想像的那個美麗的家庭,你只是用別人那裡借來的畫筆、對著想像的美妝塗抹傷口、掩飾爛瘡。

我會用我所學會的民主經驗與言論自由概念,來體會曾金燕的這個質問。也許不僅僅是胡錦濤主席,而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問自己,這個審判「公不公?」

廣告

3 thoughts on “一個中國公民的提問:〈公不公?〉

  1. 為了國家,任何說不一樣的話的、逆耳的、找麻煩的、不支持國家榮景美貌的,這些人們都願意把他們送進監獄,讓他們喪失說話的權利。任何尋求國際聲援的,都是串連著外面的敵人、攻擊著自己的政府。

    –這種說詞我最近已經聽厭了,真正是被洗腦洗得徹底,即使是到國外留學的也不見得能夠轉的回來。
    其實就我們外人而言,只能提出援助的聲音,象徵性的杯葛、提供政治庇護、幫忙做調查、幫忙打官司,相信有一天他們會在沒有鑄成大錯前改變,相信正義也有得以伸張的一天。至於要不要改變,還是看他們國家裡的人民。
    俗話說的好,清官難斷家務事,美國當初很果斷地跑去阿富汗打敗塔里班政權,現在也還很努力收拾善後。
    國有國法,家有家法,公不公?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答案。覺得不公,那就把這國法給改變,別無他法。

  2. 不知道是這麼多年的奴化教育已經有很多愛國憤青接受了『家醜不可外揚』的觀點,還是中國傳統文化里的『君臣父子』的思想影響他們,還是民族主義情緒影響他們產生這樣的觀點?

    我今天用中國共產黨的高層幹部如周恩來曾留學法國的事情來反駁他們的觀點,還用國際友人支持國內革命的事情來反駁。

    我是大陸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