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治療

研討會結束後就是那既熱且冷的2008大選。在忙碌沈重的國際事務、民主的義務與家庭活動之間,我著實地昏睡了許久。

醒來,有時候都不太能夠分辨是真實還是夢境。國族/經濟大纛對決民主、獨立與自主,恐懼是對決的武器。最後民主的旗竿被折斷了。剩下一個彷彿什麼都有,但是又什麼都說不清楚的新國家。

貪腐下台了嗎?透過電視廣告反覆播送的貪污訊息,一次又一次地透過視覺符號對人們加強放送、催眠、洗腦。但是困惑並沒有變得清晰,反而越催越多、迷霧重重;真的是如此嗎?為什麼執政黨沒有因為他們的貪腐(顏萬進、禿鷹案等政務官)道歉?那些該負責,哪些又能夠找到還它清白的理由?以前沒有被起訴的官們,就真的比較廉潔嗎?以前的司法獨立嗎?國民黨的黨產污漬,透過廣告就可以漂白、洗淨嗎?綠卡的故事有結局嗎?無論是總統、第一家庭、政務官或者立委,我想知道這是一個個人隱私問題,還是一個國家層級的問題?

民進黨已經無法吸引年輕人了。逆轉勝訴諸的是有「逆」意識的年輕人;無論是對於執政八年卻沒有辦法清楚說出政績的執政黨,處於逆境的認識,或者具有道德清操,搖滾反叛精神,抑或嚮往九局下半神奇逆轉勝負的英雄想像。然而對於在逆之前,心中一片空白、年輕人們手中反叛的道德箭鏃,選擇射向的很明顯地是貪腐的政權。打選戰的秀逸菁英們,你們所訴諸的仍是感動、感動、感動。擁有全面性的資源,卻選擇在野的訴求、在野的語言、在野的意識形態。

我的確看到那跟孩子談談政治的影片時感動得想哭。但是只有那令我們自己感動的短短幾個命題,能夠弭平那世代間巨大無知的溝通鴻溝嗎?接下來已經是一個「後美麗島時代」的來臨。沒有被鎮暴警察噴水、驅趕的世代,或者就算被驅趕,也不是因為政治的理由與行動、而是因為族群、弱勢團體、空間、性別等種種因素。那沒有認同的人們,彷彿身處於「政治真空」(political emptiness)當中。選擇英語流暢、具有國際觀的相貌堂堂總統一如選擇多媒體精美包裝商品一般。再怎麼修邊、打光,只要是人、總是會有陰影有遺憾。對於那對過往無感(senseless)的新時代,我們還有什麼機會說些什麼?

Jerry 提到,這是 Polanyi 與 Braudel 的時代。在自由市場徹底襲來之際,社會的自我保護即將啟動。我們的時代將是一切監督機制撤除、全然保守與(新)自由的時代。過去 8 年彷彿夢一場,而現實即將迎面而來。我將張大眼睛,尋找著讓我自己可以甦醒過來的任何線索。

書寫治療 有 “ 4 則留言 ”

  1. 士傑,我查了一下「顏萬進」相關的北投纜車案,似乎是內政部(顏萬進)和北市府都涉及在其中的案子,本想查司法院的審判書,但不知如何連不進去了。只好先看這篇里長投書:
    黑金纜車話從頭

    [自由時報]

    [2006-07-20 16:21:56]

    黑金纜車話從頭

    ■ 張聿文

    北投纜車「終於」爆出第一起弊案,對於一路反對北投纜車的社區文史工作者來說,是早晚會發生的事。

    早在六年前由文史團體、社區組織、北投里長組成的「反對北投纜車聯盟」就已指出,單純的纜車營運毫無商機、必將失敗,其中恐另藏計畫。果然在馬英九市長指示以BOT方式進行後,陸續現形的規劃資料中,我們發現了市府的纜車計畫不但要求解編國家公園保安林、放寬建築高度限制,更將在山上站興建大面積的商場,而這正是北市府明知纜車難以營運,為了履行選舉政見而設下的金雞蛋,藉以招攬民間投資。

    為了避免拖延,纜車路線長度精巧地計算控制在四點九公里,開發面積也剛剛好只有九.八七二公頃,分別低空閃避應進行環境影響評估的5公里長度及10公頃面積。而即使社區文史團體將計畫的各種行政缺失送入監察院,並成功地對北市府提出糾正,北投纜車仍在市府列管並強力推動下,成為全台灣第一個BOT的纜車案例。北市府得意洋洋之餘,BOT招商卻是無人問津,涉嫌行賄的纜車營運商,還是市府特別邀請參與投標的,這也是北投纜車眾所周知的笑話之一。

    這六年來,市府為了擺平社區反對勢力,除了利用各種管道拉攏社區及里長,還極為謀略地引導北投溫泉業者籌組社團,聲援市府的既定計畫,以製造民間對抗民間的形勢,也連續數年委託該業者團體,與陽明山國家公園共同辦理年度盛大的花季溫泉活動。而因與纜車相關的利益開始運轉,不僅造成溫泉業者的內訌,也發生同為鮮明支持興建纜車的黑底議員,在競選期間遭對方槍殺的驚悚染血事件,北投文史工作者即曾投書警告市府,北投纜車將是一條「黑色的纜車」,成為北投黑暗時代的開端。

    如今北投纜車再傳不法利益輸送,讓黑色纜車又鍍了層金,徹底成為一條「黑金纜車」。北投社區、生態文史團體好不容易以文化資產、環境保育、鄉土教育等工作,洗刷北投長久以來的情色污名,在市府擺明非建不可的黑金纜車撲天蓋地席捲之下,無論這項世紀工程能否完成,都已經讓北投再度「重度污名」,歷史上永遠會記錄這段難堪的事件。而是誰的強力意志主導造成北投歷史災難呢?套一句馬英九市長近日的名言:「孰令致之」啊!

    (作者為北投區林泉里里長、世新大學社發所研究生)

  2. shusen: 多謝你更補充了一些血肉。我更希望多看多整理這些具體的細節,即便這個社會的人們甘願於飄盪在「貪腐」、「廉能」等巨大政治詞彙術語的高空。

    benla: thanks for appreciation,情感流淌不能自己、不值一哂…

    tsungyi: 已經更正,謝。

  3. 多日來對台灣政治空氣的一點無奈被你道盡!
    我的感受幾乎都從你的每一句話再被咀嚼。
    當思考到這場選舉的結果,
    正在教育我們什麼?心中會滲透著不安。

    人民或許不知道選擇了什麼,
    但政治卻悄悄地上了一堂課!
    不管願不願意,
    無形間都被植入一場經驗學習,
    希望那是正面的,
    而不是帶來更多的跌倒與扭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