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危險想法」

哈佛大學心理系教授 Steven Pinker 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討論我們應該捍衛「危險想法」(dangerous ideas)。這篇文章引起了無數的討論,讓很多人引述並且特別轉述,引起了很大的迴響。何謂「危險想法」?

By “dangerous ideas" I don’t have in mind harmful technologies, like those behind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or evil ideologies, like those of racist, fascist or other fanatical cults. I have in mind statements of fact or policy that are defended with evidence and argument by serious scientists and thinkers but which are felt to challenge the collective decency of an age.
我所謂的「危險想法」,並不是指會造成傷害的科技,例如大量毀滅性武器;或者邪惡意識形態,例如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或其他的狂熱教派。我想到的是事實或政策的陳述,有嚴肅的科學家透過證據與論證支持,但是感覺上挑戰了我們這個時代的集體的行為準則。

第一個在腦海中跳出來的想法,是「根本就沒有氣候變遷,只是環保分子捏造證據」的(那本著名的小說),洪蘭女士翻譯的《恐懼之邦》State of Fear)。這本寫的很好的小說,但是卻是對科學的一種濫用,獲得了很大的迴響、成為暢銷書。相較於此,美國布希政府當年的偉大政績,除了「智慧設計」(intelligent design)之外,另外就是「二氧化碳就是生命」行動:“The called it pollution, we call it life."(Thanks Shashwati for her 2006 May post :P)我曾經寫過我自己對這個議題的初步感想

我覺得前者是 1/2 的「危險想法」,態度是正確的、但是並不是正確的行動,沒有獲得一群嚴肅科學家認真的檢證與支持;後者是糟糕的「公關行動」(PR campaign),曝露出背後帶著利益考量的人如何想順勢獲利。

作業要求我們要寫下我們自己的危險想法。我想到的一個例子,是「我們目前教育體制與系統在對學生的養成貢獻上非常少;以類似監獄的形式,主要是把學生關在教室裡,阻止他們接觸社會,讓他們學會管教與治理。」其實要想出危險想法還不太容易呢;因為這些想法必須要是嚴肅的科學問題,並且還要跟我們目前的道德相撞擊,連鎖的反應會影響到很多人;反而去批評壓制危險想法的權力當局,彷彿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事情。我也很好奇出題目的 Erik 跟大家會想出什麼樣的危險想法。

(舉例來說,Tsungyi 的 Dangerous Idea「單腳拉屎」想法在 :P)

廣告

4 thoughts on “「捍衛危險想法」

  1. “In defense of dangerous ideas" 看起來與悖論的結構如此相似,加上 Steven Pinker 那些實在也挺危險又不見得夠嚴肅科學的例子,讓我覺得它本身可能就是一場公關行動。

  2. augustinus: 我在閱讀中也覺得,這裡的危險其實有兩種不相干的意思:一個是「基於嚴肅科學研究成果,但是與既有時代倫理相衝突」,另外一個就是「純粹結果論觀點,造成危險結果」。文末最後論及學院近年的不捍衛、打壓行止,就是屬於後者。這篇文章本身其實很好傳播,所以我覺得應該蠻像你說的 PR 行動的。

    XXC: 哈哈哈,請貼去問吧 🙂

  3. ilya,

    一開始我覺得這像是某種舊酒新瓶,因而懷疑它有公關目的;當然這是以惡意來解讀的後果。由於 Pinker 相當有名,文中也特別提及學院倫理、科學研究上的現象,不禁讓我想像這或許是一篇牢騷,因為他某個國科會計畫沒過(當然這是開玩笑的)。那句「我不同意如此如此,但我誓死捍衛這般這般」的名言,以及這篇文章,都像是在說,言論自由不只在於消極的「不禁止」,還得要積極地「保護」?

    一般來說這有著道德上的制高點。

    但我很害怕它其實承認了對大政府與權力鬥爭的需要──政府不夠好、教育主管機關不夠好、法律不夠好、別人(對我)都不夠好──而不是真有那麼危險的想法值得捍衛。與此相對,我偏好讓它成為市場經濟的一部分:有人需要、喜歡、想要實踐某個危險的想法,那麼它就會存續下去。這不單指有預算流動的地方,如果我真心相信某個超級危險的點子,別說是殺頭的生意了,賠本也要去做。同儕審查時被打壓,就發到 arXiv.org 去。再不然,寫在自己 blog 也行。要是我一窮二白甚至身陷囹圄,更強化了捍衛的本質;然而,不要,不要捍衛別人的事,雖然也有名言說「當他們開始焚燒三級片,我沒有出來為三級片說話,因為我不看三級片;當他們開始掃蕩成人漫畫,我沒有出來為成人漫畫說話,因為我不看成人漫畫;但是當他們開始取締A片光碟,卻再也沒有人來為我說話,因為人都被抓光了!」(引自遊戲噗・南宮博士)。可我們怎麼能確定,這回捍衛的是有馬賽克的還是無馬賽克的?

    以上胡言亂語恐怕出自某種反作用力,因為這一季日劇都是好人,無敵的好人,於是我中了當壞人的毒(當然是藉口)。現在我所能分清的,只有,若說是爭取自身權益,管它想法危不危險,都是應當捍衛;若提到別人的想法,先勉力辨認是否稱得上公共事務,再量力進行公民參與,最後看 A 片光碟的自己也開始看三級片,別人變成朋友,危險的想法就轉化為自身權益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