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傳統的文化變遷」

在 “Teachable Moments and Networking" (可教的時刻與網路)這個段落中, Sheryl 的文章 Culture Change – Break Down Tradition (「打破傳統的文化變遷」)介紹了她的家庭如何認識了一對騎腳踏車橫跨美國的年輕新婚夫婦。

Let me help you understand the different mind set. Because the culture in our family was learning as a life style and not just when school was in- we were always on “game" in terms of teachable moments.

I remember going to WalMart and seeing two young adults (my age at the time) on bikes who were traveling long distance. I thought, what a cool experience this would be for my kids. I struck up a conversation with these strangers and invited them to stay at my house for a few days. Turns out, Jenny and Dan were from Seattle and had just gotten married. As part of their honeymoon, they decided to take a cross country bike trip for a year and Jenny, a writer was documenting it all on a laptop!!! (Remember 15 years ago laptops were not as common). Boy did I score. Here we had young, interesting adults who used higher order thinking to plan a year long trip, one was a writer, they were traveling and could share their experiences with my kids.

這個例子讓我思考了很久。什麼叫做「可教的時刻」?對孩子的教育,的確可以隨時隨地都在發生。我們是否已經習慣於在教室的框框裡才能有教育的行為?教室的框框,限制了老師、學生與家長,甚至外部社會的人們的參與可能。現有的魔獸、ptt、書籤、twitter、MSN、Skype、MySpace、Facebook 等等一長串早就已經溢出了傳統教育的框架,也有很多教育單位想要把他們 ban 掉(1,2,& 3)。如果沒有一種自覺,把這些時刻轉變成為「可教的時刻」,那麼這些遊戲的片段都將變成沒有焦點的分心事物;影響老師原本要塞到學童腦袋中的勞動進度。我們就得為了安全等等的理由,「強迫」孩子把這些事物辨識為「雜訊」加以排除掉。

看到孩子在牆壁的地圖上,標示他們認識的大人朋友,騎腳踏車旅行的地點…那張地圖作為一個意義的橋樑,銜接了家庭、學習、朋友與世界。

也許我們需要像 XXC 〈設計與研究(HCI)〉所介紹的設計領域的方法 Ideo Method Cards一樣,讓自己從框住自己的箱子中走出來。("Out of the Box“)

廣告

6 thoughts on “「打破傳統的文化變遷」

  1. 你的用語「雜訊」讓我想到一個有趣的比喻。
    在過去人工智慧的研究中,「分類」這個動作通常都是去找一個共同的pattern,用更數學的term來說就是eigenvalue。然而,當我們要做更細緻的分類時,比如說人臉辨識時,之前被認為是noise的high frequency的資訊才是最重要的分辨依據。
    學校的教育目的往往是教學生最基本最通用的知識,然而,在現今的世界,在某一個自己非常感興趣的領域成為專才往往比通才還要吃香的多。所以,傳統教育認定的「雜訊」,其實才是每個人找到自己niche的方法。
    這種導向,有好有壞啦。

  2. 教育本身不就是一種分工/分類?

    老師負責老師的,家長負責家長的,學生負責學生的,魔獸當然也負責魔獸的。先有框框,才有內外之分,也才有走進走出的選擇。

  3. xxc,
    如果箱子可以有許多種,那麼教育會不會看起來比較沒那麼僵化呢?《愛迪生之母》這部日劇裡,教師女主角有這麼一句抱怨:家長只要照顧自己的子女,教師卻得考慮一班三十個孩子。也許「正確」的箱子,在妥協之後只是「安全」的箱子,讓 “normal" 的孩子順利成長。我總是很喜歡引用《Dead Poets Society》的結尾,撕掉教科書可能會嚇到許多人,但是改到戶外上課卻可以是溫和的進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