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

宛如章回小說的題詩一樣,萬生先生八個字便描繪出風雪故事的歷史梗概:「白雪電塔,一塌糊塗」。三凶:油老虎、路老虎、電老虎栩栩如生,躍然紙上。

相似的感覺浮現:國族打造(nation-building)不能掩蓋政府打造(state-building)的空無;當國族的興奮退去、治理無章法可循,我們就面對著說不出的悲哀。今天當我那面容風霜刻蝕的表哥反覆地告訴我、取得一塊垃圾資源回收的證照有多困難時,悲哀感如同胃液逆流般具體地湧現,喑啞無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