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秒公民提問

公共電視 Peopo 跟各大媒體共同舉辦的「公民提問 30 秒」活動,看起來很熱鬧進行中;如果統計數字正確、大家也都乖乖只錄 30 秒的話,目前累計總篇數是 424 篇,212分鐘,參加活動的公民總共問了兩位總統候選人 3 個多小時的問題。

這個活動很有意義。讓每個選民都有 video call-in 的機會,讓民眾的臉直接注視著未來台灣的總統,問出他們想要的問題,等待著總統候選人回答;等待答案。這個活動前面有 CNN + Youtube 至少已經玩過一次;對於台灣社會的 lag 來說,只要朝著在地的使用者,latecomer 怎麼作都算是創新。只是,為什麼是 30 秒?

http://media.peopo.org/Player_PTV.swf?v=a4df0270

30 秒可以說多少話?在鏡頭前,說完自己是「哪裡的某先生/某小姐」大約 5 秒到 7 秒。接下來的 20 秒左右,把問題問完。沒有說明與解釋,這些問題彷彿就像是大家都已經充分理解一樣的明白與清楚。球已經被拋出,直接就等待兩位總統候選人回應。這些問題的明白與清楚,無論是談論榮民福利或身心障礙者的歧視,彷彿就像野百合學運時、在廣場中央替李總統留的座位一樣:彷彿只要總統候選人緩緩地把棒球拋回來,丟到籮筐裡,就會響起框郎嘩啦作響的人民的掌聲。「謝/馬總統好棒啊!多麼體恤我們人民的苦痛!」

針對台北劉小姐「榮民老人福利措施的具體想法」的提問,我很好奇的是,主辦單位、訪問劉小姐的攝影記者、甚至劉小姐本人,你真的期待總統候選人會具體回應你的問題嗎?具體到什麼樣的程度呢?這 17 秒的提問,你期待兩位候選人花多少時間(與幕僚一起)準備以及回答你的問題呢?甚至有沒有可能是拿這些問題,來繼續加深他本人的刻板印象?

其實,這樣的活動最重要的意義,是面對鏡頭的你,站在其他公民的面前,表達出他所關切的公民議題。站出來意味著,在這些問題上,你會堅持到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當選總統的明星。而我們,這些活動的企劃者、關心公民新聞的公民、網路服務的提供者,你的合作夥伴、助你一臂之力的人,會跟你站在一起。一起監督未來的國會、未來的政府。

由於我看過 Michael Moore 所拍攝的 Sicko(這部應該要推薦給所有想要認識美國的人),檢討美國政府的自由經濟市場醫療保險政策,我關心這次大選是否有民眾詢問醫療保險改革的問題;更具體地說,我很好奇他們怎麼表達這切身的苦痛,化為總統大選政見的提問。例如,這位 makezmuzic 女士就氧氣給付的問題,花了 2 分 47 秒在鏡頭前詢問:誰能夠把民眾的錢從這套系統中拿回來?

所以,我不想拍只有 30 秒的「公民廣告」,而選擇在這裡寫下我的「超秒」公民提問(也歡迎任何人引用與參加活動去提問):

「兩位候選人,我有一些問題想要請教未來的台灣總統當選人。首先,我是一個 Mac 使用者,在使用國家的資訊服務時,我感覺到在報稅與其他的服務上,政府有系統地歧視並非使用微軟視窗作業系統的用戶。這種挫折,夾雜了在民間銀行金融服務上的挫折經驗,讓我想要自力去地方法院控告政府違憲,歧視非微軟視窗作業系統用戶,並未提供平等對待的服務環境,亦未以政府力量介入、影響形塑公平競爭的資訊環境。請問你們會如何致力於運用政府力量,制定規範,建置一個平等對待、一視同仁的公平、公開資訊環境?」

「此外,我想請問對於這些公民提問的問題,您與您的幕僚團隊是如何地在應對處理這些各式各樣大量的資訊挑戰?您們如何深入淺出地回應提問?團隊有多少人、工作流程如何擬定?您如何讓民眾感受到你重視眾人提出的問題?」

「第三個想問的問題,是請問您是否知道中國的人權與環境問題?您的看法如何?台灣的人權與環境問題呢?您如何看待台灣在亞太地區乃至於全世界中不卑不亢、可以扮演的角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