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與體制

昨天 D 來到我們的計畫交流意見。結束之後一起在下著雨的階梯上抽了一管煙,聊了一些想法。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多年前 D 打工(?)的唱片行外的台灣啤酒跟 Velvet Underground。

我們有時候會因為並不瞭解過去歷史跟現在情境的相同與差異,因而不斷地重複製造不同錯誤的過程。只是因為這些錯誤有不一樣的因子捲入,所以偶然地會帶出不同程度的影響與結果,讓錯誤的生產者誤以為是另外的故事,甚至是貌似成功的典範(尤其是還在進行中尚未蓋棺定論的事件)。

搖滾樂與體制到底有什麼關聯呢?開車在黑暗濕冷、濃濃雨絲的路上,我在想著這個問題。如果沒有重新審視什麼是反叛,那麼我們就無法辨識我們自己現在所作所為了吧,一個聲音這樣響著。但是所作所為其實也不太需要被辨識啊。它只是靜靜地存在就好了,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呢。「愛情靈藥」的歌詞這樣地在汽車音響嘶吼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