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越之聲

某天晚上 t 跟我說,ilyagram 被封了。我心裡彷彿一個美麗的瓷碗從桌上緩緩地落了下來,清脆地破了。t 說,早就封了呢。我說,早該問問朋友是否看得到這個小小的網誌、小小的媒體了。

對我最有價值的一件事,就是那清越無比的破裂之聲。

這個聲音教導我如何不在網內,但是卻心中長出一張自我監控、自我審查的網子的歷程。直到那個心中對於「不特定的隨意瀏覽群眾信念」被這張網打下,我遂重新得以破網而出。

《民間》雜誌的主編翟明磊(壹報)的文章〈仁者之怒:督请北京公安释放胡佳!〉這樣寫著:

「对我最大的触动是,虽然我对胡佳的工作不问不支持不知晓的三不政策,一旦《民间》被非法查封,胡佳夫妇最早发出呼吁的声音,并称“我们都是民间”。在困难时期,我与爱人才体会到有时一个电话,一个笑声对于我都是那么重要,人啊人,只有经历过苦难,才知明哲保身是多么可笑。」

翟明磊透過閱讀胡佳的部落格/博客,在他被捕後第一次試圖去理解到底他寫些什麼。他讀到這些維權者(actvist)被國家政府對待的方式。

「胡佳与我自己的故事,让我明白,是恐惧让我们隔绝,让人们不得互相援助。这些年来在普通大众与维权者之间仿佛有一道透明的玻璃墙。一种奴隶道德使公众在玻璃墙外视苦难而不见,现代的公民应有主人的道德,国家是我的家,家中的事务,我可以评论,可以生气,可以说出来。」

最近半年都在跟國民黨打交道(讀書啦 :P)。上課在從甲午戰爭割讓日本佔領台灣,一直到美麗島事件與現在被媒體否定的轉型正義。閱讀的資料核心問題包括:日本統治時期,台灣人民有沒有抵抗?國民黨踏上台灣土地時,台灣人民是什麼樣的人民?台灣社會是什麼樣的社會?二二八事件到底是什麼?保釣運動、台大哲學系事件,台灣民族主義從什麼時候開始興起?為什麼一個不被認可的外來政權,會能夠統治台灣幾十年?最近幾次的討論,更是著重在威權侍從主義如何創造出地方派系,然後影響今天的台灣政治與社會。

我也才了解到,一切都還沒有結束,一切才剛開始。離開威權,無論是心理歷程、社會歷程或者政治歷程,都還是漫長的旅途的、卑微的小小起點而已。那聲音,就是另一段路程起跑的槍響而已。

廣告

2 thoughts on “清越之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