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審之後

大江健三郎,《萬延元年的足球隊》,最末章:復審。全文結尾。

「越過森林,我和妻和胎兒啟程了,不會重訪窪地吧。如果鷹四的回憶以「御靈」為山谷的人所共有,我們就不必守護他的墓了。離開窪地後,我的工作場,除了努力讓妻從養護中心領回的兒子適應我們的生活之外,是等待另一個嬰兒生產的日子,是戴著頭盔沒日沒夜敲打英文打字機,無暇檢討自己內部發生什麼事情、沾滿汗水與塵埃的非洲生活。我不認為,在我這個待在草原一角的動物採集隊翻譯負責人的眼前,會有一頭用油漆在灰色腹部寫上『期待』兩字的巨象緩緩走出來。可是,一旦接受了這項工作,對我,它將是一個新生活的開始,至少要在那裡建立茅屋,比較容易。」

病中重讀《萬延元年》有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