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萊爾富工讀生的故事

跟著博洲的介紹,我拜訪了「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的網頁,讀了在後龍鄉間的勞資邂逅 ─ 記五位萊爾富工讀生的爭取權益行動,這篇很精彩的報導。文中一個他們的願望倏地讓我眼睛一亮:提供「給青少年的批判社會短期課程」。有沒有可能協助他們來作這樣的事情呢?我問我自己。

…回想到阿岑那一剎那好像「犯錯了」的表情,我知道他不是真心的,只是無言罷了,我想起從在「學權會」以來就有的夢想:能有哪一天,在全國的各個縣市、鄉鎮,都有種「給青少年的批判社會短期課程」,裡面有教「如何與老闆談判」、「團結爭取權益、影響政策的方法」、「怎麼改革學校教育」、「身為學生或勞工的基本權利」…,在家庭、學校、媒體之外,重新告訴他們:「學習爭取自己的權益,一點錯都沒有。」,然後有哪一天,這些課程的講師,就讓有行動經驗的青少年來擔任。像威傑在幾位工讀生面前一樣,自信地說:「面對老闆,第一次總會緊張,大不了照稿唸,以後就不會怕了。」

常常隨耳可以聽到,對「這種活動」,某種語帶質疑的提醒:「別只懂得享受權利,也要學習義務」。一回在某個場合,九五聯盟提出了要到高中職去宣講「打工族不可侵犯的十個權利」,也遇到了這樣的回應,擔心「現在的年輕人工作只知道權利,而不盡義務」。在場的全國教師會祕書長劉欽旭老師,幫我們回得很妙:「學生真的很混的話,等到被開除了幾次,不就自然會學到『義務』了嗎?這不用我們擔心吧。」,嗯,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下,不就是這樣嗎?

廣告

One thought on “五位萊爾富工讀生的故事

  1. 95這活動也很有意思
    就地工會化by 孫窮理
    在烏來的「工會組織者工作坊」,我聽到95聯盟柏儀、伯謙報告,當他們跟麥當勞的工讀生聯絡,工讀生問到,有沒有工會可以參加的時候,95聯盟回應說,可以組成「麥當勞工會」,工讀生就感到疑惑,可是我不會一直待在麥當勞啊,那麼辦?難道不能組成更多人可以參加的工會?伯謙說,「麥當勞工會」是參與過工運的人聯想,是(合法的)「廠場工會」的直接思維,可是對工會不了解的人,對於工會的想像,卻可能更符合實際的需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