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號轉接(Signal Relaying…)破日誌25.8.07

nettime 上面讀到 Armin 的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祭主題研討會 ARS Electronica Theme Conference: Goodbye Privacy 隱私再見策展人說明:「隱私從此不再!公開(一切)的時代已經來臨?」(Goodbye Privacy! Welcome Publicity?)。前後翻翻,看到 Saskia Sassen 教授對 fc 文章的回應,眼尖發現她跟另外 3 位教授新加入了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系的新聞;這是我為什麼會讀到 Shamus Khan 教授在 Wisconsin 博士論文 The Production of Privilege 寫寄宿學校的研究的緣故。

策展人到底在作什麼?對社會有什麼撞擊與影響?週五與獨立策展人王品驊有機會深聊了我從 Geert Lovink 多年來的研討會公共領域媒體理論展演實踐中受到的啟發與思考。即將往林茲出發的她和團隊夥伴,也將在他們的創作中回應這樣的自我探尋。我彷彿一只共振的甕,仍裝滿著新媒體的水與遠方的朋友們對話;這只甕仍尋找著再轉接到腳下土壤的可能。

彷彿是在試圖轉換訊號… Signal relaying…

我希望將我所收到的資訊:Labforculture.org (由 Marieke van der Velden 所撰寫簡單扼要的介紹文章)所舉辦,由柏林/哥本哈根策展人 Simon Sheikh〈在公共場域那裡?或者,碎裂片片的世界〉) 為 Documenta 12 所製作的一週工作坊:「講者的定位」(Position of the Speaker),(就像任何其他活動一樣,)可以作為認識這群歐洲朋友的一個起點。

Emily 帶來了有意思的公視國際部製作人王瓊文(也是公視《李登輝傳》的製作人),一起討論了網路的紀錄片的前製想法。Emily 在先前的訪談中,已經拜訪過吳齊殷教授、李明璁教授等其他預訪對象;她自己這個月也要追尋 Preetam Rai 的腳步,到柬埔寨去了解部落客的想法。這次很不巧在要出國前安排碰面,所以只能先淺嘗輒止,先交換一些對網路革命、或者這些到底有什麼不同(what kind of difference does it make)很初步的印象。這也是我很感謝 Emily 帶來這個拍片的訊息的原因。

我提到春節期間虎兒介紹 Nic 他們來拍攝 wikipedia 紀錄片 Truth in Numbers,以及後來在 wikimania party 中看到影片片段的經驗。讓我覺得最印象深刻的幾幕是 Jimmy Wales 在印度的恆河上、埃及、訪問 Larry Sanger。我覺得我們的年輕人應該要看看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他們不是「優秀」的紀錄片,而是一個從「他們自己的角度」,試圖要跟每一個關心 wikipedia 的我們對話的旅程。

Emily 也跟我分享了 Nic 介紹給她的一本書 The Cult of the Amateur — How today’s Internet is killing our culture。一翻就感覺這本書實在有趣得很,提供了很多對這些 Web 2.0 「成功典範」的批判火力。讓我想到那時候 Nick 他們來訪問時,我說我不是社群裡面的人:我關心這個計畫、以及這個團體未來會往什麼方向演化。所以我沒有辦法確定,我所表達的一定會是他們期待的想法。 他們很輕鬆地說,沒關係 🙂 這實在是我在 Nic 他們團隊、以及 Emily 身上都有發現地、讓我很欣賞的一種開放的態度。

這也是我覺得關心樂生付諸行動的樂青與台灣部落格朋友們,以及參與 GVO 翻譯計畫的年輕朋友們,格外令人想提起他們的事蹟的地方。我另外想到的是 schee,他找到機會、就去努力嘗試機車與文化的種種可能。喬敬連續幾年舉辦 TWBloggerBoF 青年網誌運動會。中時電子報以開放心胸找一群人舉辦的部落格大獎。Knight 柏鋒跟 Ping 等人撐起一個自由軟體社群交流聚會 COSCUP 2006。還有人籟的生命永續獎的十個團隊、十個故事(凱文、柏中、雅青…還有打電話來的 Mhike)。

發願很容易,實踐的旅程很漫長。

接著我提到了讓我很感動的 Sunlight Foundation 所贊助的許多計畫:國會家族企業 Congress Family Business?照見法案回饋金 Exposing EarmarkMaplightMetavid 計畫。尤其是這次在台北 Wikimania 中,Michael Dale 對 Metavidwiki 作了很精彩的報告(Open Office 格式的 .odp 檔)。如果要提到網路對社會的影響,這些網路上的政治行動與計畫重新改變了公共參與的定義,不能不提到這些計畫對全球網路使用者的啟發與實際影響。

因為提到 metavid 計畫,我重新提了一次我對於公視與網路媒體的想法:公視不應該只透過新媒體部,才重視網路、重視 web 2.0。公視應該要把可能開放的公共領域資訊,例如網路新聞或新聞影片,變成人民可以自由運用的集體記憶資產,如此將會創造出無限的可能,以及更多朝向未來的商業潛能。就像 BBC Backstage 計畫一樣。

在忙碌流汗當中,這是跟你分享的一個上午半天的故事。

廣告

One thought on “訊號轉接(Signal Relaying…)破日誌25.8.07

  1. 我剛從林茲回來呢。不巧,我到的前一天,電子藝術節結束。匆匆數天,竟沒時間去OK看看電子藝術節的某些還在展的作品。據我片面的一些片斷資訊,林茲電子藝術節近年也被批評得很多。但說來,也是新媒體/科技媒體某一類型的發展的結果,在論述、技術和觀念三者之間的平衡與拉扯與辯論…。原本以為林茲一天就足夠,還去看了二戰時期留下來的地下隧道、集中營等地,完全一趟震憾驚悚之旅。意外的收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