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工作空間的思考者

今天跟 tm 提到了前一陣子 Isaac 來時,我跟 Ken 與 Carol 討論到對於聚會對話活動等開放性社會空間的需求。我跟 June 和 tm 先前曾經聊過獨立書店與都市中的空間想法,這也是 lukhnos 曾經作過的空間實驗主題。Tm 描述了網路上活躍的對話經驗,但是在實體空間中的困境:估算了 30 人左右的活動空間,並且有網路、頻寬、可以自己放音樂、影像作交流,友善的店家支持空間的各種可能,覺得這樣的空間在台北實在很不容易找到。這讓我重新想起了 2004 年在舊金山 Gate-3 Workclub 參加 Planetworking 每個月一次聚會的經驗。因為那時候我還沒有用 flickr 帳號,遂到硬碟中翻了一下當時的 iPhoto 目錄,找出了那個空間裡面聚會的照片影像。

我很好奇這個團隊在 Gate-3 結束之後,去那裡了。我當時沒有見到 workclub 的負責人 Neil Goldberg,只有遇到他們的工作人員。搜尋了一下,除了在加州達賴喇嘛基金會技術長 Jim Schuyler 的部落格中,看到 2006 年他曾經聽過 Neil 的演講(「我是一隻烏龜」)之外;其他遍尋不著他的痕跡。突然想起可以試試 linkedin;就在 linkedin 裡面找到了他的網絡,也寫了封請教的信給他。

我很好奇的是,Gate-3 的經驗是否有帶給他什麼教訓呢?遊牧上班族對於空間的需求,真的能夠凝聚成為一個空間行動的商業計畫嗎?未來的工作需求,是否能夠即時反映在社會空間的改變上?還是只是時機不夠成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