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ying signal 接線生




Welcome to the machine

Originally uploaded by Guy-Marc Dumais.

Seb 跟我在古巴的大會會場找插座。除了插座之外,一個有線的網路節點,是所有(有帶 laptop)與會者的希望。我們重接了網路連線的方式,用一台 PowerBook 跟一台 MacBookPro 在作一台 hub 在做的事情。

我說服了英語不通的古巴工作人員,讓我們拔掉他大會投影電腦的牆壁網路連線,接到我們的電腦上。一個廣播訊號,另外一個再接收訊號後,傳回他的桌上型電腦。

大家都是來參加傳統的研討會。很少人帶筆記型電腦。人們都用一隻手摀著耳朵,聽著西班牙文翻譯、理解著另外一個世界的英文故事。

Jane、Seb 跟我的議程結束時,大家表情都很複雜。Jane 讓大家聽到,天啊,竟然可以談論網路廣告!對於(大部份是國家支持的)文化工作者來說,在文化資訊裡面參雜著廣告,這是多麼自甘墮落的事情啊?天啊,竟然透過操弄技術,可以讓搜尋引擎比較喜歡你!Seb 讓他們看到 TED 的微軟帥哥「海龍」(Sea Dragon)跟「照片融合」(Photosynth)演講、全球大家統統都愛線上聊天跟搜尋,澳洲博物館服用了 Web 2.0 大力丸之後一切變得幸福在望。天啊,這些聽都沒有聽過的技術,與我們距離實在天差地遠?我則帶進來在地的開放源碼團隊的工作成果(我們竟然要跟這些不認識的、不是從事文化工作的年輕小伙子合作?),大家的下巴掉了一地。

古巴因為美國禁運(embargo)的緣故,對外的網際網路連線頻寬很低;再加上擋掉部份的 port,我甚至連 https 的網頁都無法連上線!我覺得這很不可思議,第一次感覺到沒有辦法溝通、講話的感覺。2004 年在美國碰到 Cryptorights Foundation 的 Dr. Ornella Bonamassa 與 Dave Del Torto,我體會到「加密應該是普世人權」的精神。每想到這次終於有了深刻的體驗。

接上了網路之後,一切的故事才開始。

廣告

One thought on “Relaying signal 接線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