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窮理的開放源碼思考

週五跟 K 交流了許多想法。他基本上並不想要去作一個無止境的主動 RD,希望基於「清晰明確的需求界定」來作開發。這基本上跟 open source 軟體開發的作法實在有所不同。我們期待的是一群積極介入的技術工程師,還是保持客觀中立的技術工程師?我們又是誰?大家的看法的確有許多的差異。

孫窮理在〈Open Source、Drupal、苦勞2.0〉中表達了他對於技術開發部份的思索與想法,我覺得很實際地寫下了(任何一個)計畫主持人的誠懇思考。

面對「無以為繼」與「找不到支援」的焦慮,我的回應是,我們應該把更多的過程,不僅僅是只有技術人員看得懂的source code,也包括需求的想像、溝通的過程、如何從想法,變成專案的過程,以及最後解決的方式,作一個有效的呈現,只有讓它更開放、有更多的人知道,這個系統才更安全、更穩定,也就是說,應該被開放的,不僅僅是技術,也包括了技術需求背後的社會性與組織因素。

我覺得我們該更主動作的,是去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周圍會有不同型態的技術團隊、技術參與者、設計者、執行者。這些朋友如何選擇他們最覺得適合的方式,不是我想要去強加於其上的;我關心的是如何讓選擇不同作法的人們,彼此銜接起來、連結成為一個有意義的生態圈與聚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