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的蝙蝠

同意 pc 的話,推誠懇文〈外省第三代的〈蝙蝠〉自述〉。不過我是第二代的刺蝟狐狸 🙂

我突然想起一位外省籍朋友在部落格上同樣寫給外省子弟的文章。簡單來說意思是這樣:「在國民黨政府結束長久以來黨國專政,就必須意識到我們曾真心擁護的那個中華民國到此逝去,而那個外省人幾乎掌控所有公部門的時代也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從現在開始,在一個趨於正常的國家中,外省人要學著做一個少數族群,必須意識到自己就是人群中較少的那一群。」裡面也說到,為什麼選舉時會有政客想討好福佬人、客家人、甚至原住民的票源,卻沒有政黨去特別談論外省人的政策牛肉?這是因為:「不但你們反對的政黨知道你不會把票投給他,就連你支持的政黨都知道,即使什麼都不做,你還是會把票投給它」。就這樣,心甘情願的綁在這種歷史情結中,也使得眷村至今仍然成為具有死忠政黨傾向的選民區,造就了即使到二十一世紀還存在的奇怪光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