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讓學生得到什麼?」

一位高中歷史老師單兆榮在人本札記上寫的文章:〈哪一本該聽誰的?教科書與歷史詮釋權的解放〉,出自《為什麼我們反對一綱一本?「逃避自由」不能「減輕負擔」!「言論多元」強於「開明獨裁」!》

改革制度一直是我們面對問題最直接的思考,就像清末面對西潮一般,船堅砲利的君主專制不足以應對,就改成虛君立憲政體,結果連民主共和都出現了,人們還是不瞭解民主為何物?於是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的論調讓民初數度出現帝制復活。

類似的論調如今在二十一世紀重現,一綱多本在執行上出現了偏差,於是下一個簡單結論:國情不同的我們,不適合一綱多本,因為那是外國土壤下開的花。

建構式數學就是最好的例子,少數老師因為誤解而執行過當,學習面積時,剪五個方格已經達到練習目的,卻要求學生剪五百個方塊,家長當然痛惜孩子為了作業弄到半夜的辛苦,於是建構式數學成了學生數學程度低落的禍首,其實建構式的精神,是重解題的過程,而不是得出結果。老師應常自問:我能讓學生得到什麼?

改人心比改制度花時間

關心教育是每個人的責任,決策的確可以付諸公共辯論,坐下來對話,瞭解彼此堅持的部分是否有協調的可能?但不能靠投票。投票或問卷只能統計出「數量」,不能呈現「質量」。改人心,比改制度更花時間,我們需要仔細思量與琢磨的時間,方能稱為百年大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