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波濤衝擊下的問題成型

Jerry 從「發問」這個研究的關鍵隘口開始,自己反省研究的態度與偏好,描述著他自己研究/探險的心得《提問力是知識探險的關卡》。我喜歡他對於走進田野當中,感覺到自己的渺小,然後讓問題逐漸成型的過程。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很像一種…視覺敘事(visual narrative)。

雖然一直提到「提問/開口」,但是卻是一個無聲的自我對話過程。在一個人面對研究挑戰的那種渺小感受上,自己默默地在心中經歷著思想的改變、內在風景的改變。

『…我盡量想辦法讓自己潛入到可以站在多接近些那個視線的位置上跟他們對談,然後從那裡慢慢累積自己的發問。對我而言,培養自己從場域中「發問」的能力、讓自己被排山倒海的龐大現實不斷衝擊,感覺自己的渺小與無助,然後開始慢慢學會開口提問,然後從許多提問中慢慢汰篩出一兩個比較成形的問題,這反而正是研究本身最核心的工作。』

最近的我,在外部經歷著巨大的狂風暴雨,在內裡卻點點滴滴反倒聽見了這種聲響。常常十分鐘之內得理解狀況、做出建議;二十分鐘必須要做出結論。速度的快速旋轉反倒讓我體驗著這種寧靜;聽到 Jerry 的反省,覺得很受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