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部落格大獎評審與頒獎雜記(上)

0.

上週五的中時部落格大獎頒獎典禮結束後,我心裡面的一個石頭總算放了下來。從幾個月前獲邀擔任評審以來,經過了痛苦的評審工作煎熬以及令人高興的評審會議討論,這一切的美好、批判、疲憊、愉悅 — 這種種感受,終於在週五晚上畫下句點。

「第二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有作網路轉播,由於只限 IE 才能夠觀賞,我遂不曉得是否有線上的 archive 可以瀏覽;不過你至少還可以從初審入圍名單決選入圍名單,與得獎名單中,直接看到這些精彩的部落格所呈現的令人讚嘆的多樣風貌。

1.
為什麼是我當評審?評審的資格是甚麼?朋友問我。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經過被推薦以及討論的程序,主辦單位遂送出了邀請的訊息。被中時電子報邀請參加這項工作的時候,我其實是很惶恐的。因為我對於第一屆部落格大獎並沒有太多的背景理解,雖然沒有批評,也完全沒有參加比賽、初決選評審等相關的活動,唯一寫下的評論是回應 inertia 去年的獨立評審行動《那一天,我丟了飯碗》對中晚停刊的參與與反思。廖導在他中南編裁撤失業四年後,看著中晚停刊事件中的當事人,說:

…隔天我看著電視上那個戴著抗議口罩的女編輯說「該是跟你說再見了」,然後潸然淚下、泣不成聲。我深切體會她的痛,她的痛才剛開始,等到那個痛化為氣的時候,她才會發覺當初沒有為這股氣做點什麼、說點什麼,那才是永遠無法癒合的痛。

我自己的紀錄是〈中晚停刊的拼圖〉

沒有看新聞的我,看到了廖導的部落格,遂反過來把 inertia 處讀到的訊息,像拼圖一樣地拼回自己可以理解的方式。這是部落格與傳統媒體不同的地方。你可以拼圖。你可以真正地不懂,而在你每次的閱讀當中,拼貼起一塊你所感動、你所感興趣、真正對你自己有意義的地方。而且你可以分享給別人知道。理解的路徑透過這種分散的方式得以傳播、分享。

而拼完圖之後,理解的力量就有機會浮現出來,宛如水手從船艙奔向甲板迎向陽光。

除了我所想像的拼湊拼圖、理解的力量之外,時間也有著莫名讓我們可以洗滌一切,重新檢視這些種種的力量。一年過後,我還是覺得 inertia 的評論鏗鏘有力、廖導的感受超越了言說所能表達的… something。我信仰著部落格可以做到的可能性。

也許是因為我屬於骨灰級的過氣部落客。早期 2001 年前後,因為藝立協社群與傲爾網的實驗、 audrey 與 hc 等朋友一起的幫忙下,我有機會可以嘗試運用部落格這個工具創造出種種可能性。也許是在 OSSF 計畫時,從自由軟體的觀點,在 SLAT 軟體自由協會的年度研討會 ICOS 中安排部落格的時段,支持部落格社群聚會凝聚對話與共識?也許。

在驚訝與懷疑中,我接下了第一屆評審與主辦單位就評審工作的邀請。我想知道如果我用心作的話,會不會碰到甚麼問題?能否對部落格圈有一些很些微的貢獻?這樣的工作挑戰與困難之處,究竟在於何處?如何辦好一場部落格大獎?對評審工作的無知,與部落格變化的日新月異,甚至是自己思考的盲點,都讓我相信這件事情有著頗為具體的挑戰。

2.
我先引述主辦者中時電子報的黃哲斌的心中疑問,這個疑問,我頗為認同:

……這些部落格,幾乎都一樣厲害,或者,都各有強猛之處,硬要從這一百多個部落格裡,再挑出最後的十幾位得獎者,究竟有什麼意義?(除了折騰評審一整日,外加謀殺三個大披薩之外…)會不會竟是一場徒勞?

我想補充的是,折騰的不只是評審們的一整日而已,而是整個前後的過程中的抉擇、焦慮、決定、與最後如何論述。哲斌兄有著這樣的感想:

…我想起小說家賀景濱寫過一段屌話,他的短篇《速度的故事》獲得時報文學獎首獎後,他以劉易士與班強生的故事為例,暗喻文學獎就像某種田徑比賽,每個人都想讓別人「看見他的屁股」,但他在文學路上爬行許久,終於發現「原來文學不是競技場,而是一座沒有疆界的花園」。(後面還有一段「鬱金香的碎色病毒才能培育綺麗新品種」的轉喻,請找原書來瞧。)

碰巧,賀景濱也是我當年心儀到不行的文學偶像。也透過這個譬喻,我也更了解到中時電子報主辦單位的思考邏輯/參考基點。以文學來作為想像的基礎,這個部落格大獎運作乃是基本上以文學獎評審工作的作法當作藍圖,修改而成。就像網友們有的並不欣賞中時電子報「編輯部落格」、「優格」、「嚴選」這樣的作法,因為他們沒有我們想要尋找的開放個性,「它不是部落格!」(蠻像肯德基著名廣告的 :D)我覺得:中時電子報是依循著文學譬喻與想像,來推動著部落格相關的計畫。

然而文學與部落格的差別是:文學作品沒有版面、沒有 trackback、社群集體對話、沒有點閱率指標、沒有貼貼紙活動;文學當然也有社群、也有大事件,然而卻是一場沉默的角力。但是部落格一點也不沉默;歡樂激情,眾聲喧嘩。而在這樣的理解之下,所謂的華文部落格大獎,我的感想,是主辦單位、所有的評審與報名參賽者三者之間共同角力、拉扯、合作、妥協、平衡而共同完成的一場演出。這場後台大戲,演出過程處處煎熬,決選討論中令人驚喜,最終順利的畫上句點。

哲斌的問題還是繼續安靜地坐在那裡。

「…這一切,有什麼意義?到最後是否竟是一場徒勞呢?」

我不打算停留在文學的譬喻與想像、這座沒有疆界的花園裡。部落格是文學,但是不只是文學;它不僅是個沒有疆界的花園,更是有朋友一起居住、玩耍於其間的公共園地(commons)。文學太過於訴諸創作表達,與公共園地中的社會批判、平凡網友們的點滴幸福距離有時太過遙遠(我想到《『愛戀古典』寶哥的~鄉村風戀家誌》的感言:〈2006最佳社群經營獎~得獎人是….〉)。

回應著這個多元的時代,部落格大獎讓人們看見了更多的優秀格主、作者躍上舞台;最後曲終得獎結果出爐之前,其他的入圍者註定一一會消失。目前這種一個得獎者獲得所有的光芒的這種模式,是否有不同的機會被檢討、打破?呈現眾人智慧?

3.
評審工作煎熬,是因為閱讀太多優秀的部落格而導致的「部落格恐慌症」(blogphobia,一位初審頒獎人道出眾人的心聲),苦心掙扎判斷優劣的標準,熬夜到沒力;令人高興的評審會議討論,是在這些討論過程中,所有參與的評審對於標準都很開放、各自的獨特觀點讓我有很多學習的機會,也去除掉我原本對於無法溝通情況的擔憂。Dearjohn 在〈一段充滿幸福與感動的歴程~〉中這樣說:

沒有當過評審的人,大概永遠也無法體會什麼是「部落格恐慌症」,看部落格看到想吐又是什麼感覺?沒有參與過決審會議的人,大概也無法想像連續開六、七個小時馬拉松式的會議是什麼樣身心俱疲的感覺?

而句點是,由於這個比賽的評審除了一名評審團主席有慣例繼續參與(今年是阿孝,陳順孝老師擔任這個辛苦的角色)與協助之外,其他的評審都會下台一鞠躬,所以我很高興的畫下了這個句點,正式闔上了這個計畫檔案夾。典禮結束時,無論是功是過,活了下來,或者是慷慨捐軀,我感覺到的是:這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

你可以參考阿孝的這篇〈今天不看 明天就會後悔〉,傳達著為甚麼要參與的心聲。

4.
當天在週五的頒獎典禮上,我被指定頒的獎項類別是「科技/科普類」;我在路上準備的頒獎致詞草稿是:

「網際網路的基礎是 IP 網際網路通訊協定,以及圍繞著共享這個協定的軟體、硬體設備、使用者與社群。部落格的基礎是軟體,網路服務,以及眾人的熱情創作、心血結晶。倘若沒有各式各樣技術成果,與嘗試著將這些資訊傳播技術(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與相關技術背後的故事變得/解說的更為清楚、更貼近日常生活的努力,今天我們不會在短短幾年內,擁有這樣嶄新的時代;倘若不是如此,impossible 不會變成 nothing。

分享我們對於世界所有的熱愛與感動,背後需要更多的資訊科技素養,以及這些可以追溯至網際網路源頭、交流、共享與不斷批判進步的科學態度。要走的越遠,所需要的科學態度、思考與科技想像就越多。

我今天還記得當年在閱讀舊金山灣區歐萊禮公司編輯/作家,用心討論我使用的第一套部落格軟體 blosxom 與 RSS 規格時的感動。科技,討論科技,分享科技,讓我們看見更遠、更多。

這是我們希望把科技/科普的獎項,獨立出來,凝視與給予鼓勵、肯定的原因。我們希望大家永遠不要忘記這些科技與普及化的努力,有了他們的一點一滴的貢獻,我們有機會可以瞥見未來、想像那些新媒體與新服務。

前後頒獎人都在努力理解自己為甚麼獲邀來頒獎時,這個企圖要將科技/科普類獎項意義連結到得獎者的努力,實在有點太冷。更可惜的是,得獎的 blog:Weather Freaks 作者並未出席(作者本人有留下得獎感言)。當時現場透過評審/主持人工頭的口中才知道作者不克出席,我跟另外一位頒獎者李全興先生(日舞公園),只能夠尷尬地互相取暖,抱著獎牌合影留念。

5.
所有參賽者的豐富內容,與主持人、頒獎者的努力,讓接下來的頒獎典禮真的很豐富。我自己拿出得獎名單,一邊聆聽典禮的進行、一邊一個又一個重溫這些精彩作品的獨特內容魅力。誠品《好讀》的蔣慧仙總編輯說,部落格是世界上最大的實驗室;PChome 詹宏志先生則面對這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共同創造活動,苦尋一個過往的譬喻,他認為部落格是面對這人世間巨大的寂寞,漂浮在大海中、為海浪沖到岸邊的瓶中稿。如果有幸你在這千萬個玻璃瓶中,拾起其中一個瓶子,裡面寫著 “Whoever find this, I love you.",你可要珍惜這傳遞瓶中稿的緣份。

6.
DearJohn 處有最完整的 連結 ,連到其它相關作者的部落格與網站。

(待續…)

廣告

3 thoughts on “中時部落格大獎評審與頒獎雜記(上)

  1. 感謝流水帳…

    其實我一開始在寫的時候,真的沒有想這麼多,我很單純地藉著書寫,藉著互動學習,慢慢地才變成今天這個模樣。文中所謂與我對話的部落格格主們,其實每一位都是我在學習「媒體識讀」…

  2. 補充說明一下,按照慣例,會有一位評審留到下一屆繼續參加評審工作,但並不一定是評審團主席喔!
    否則阿孝老師不就要從第一屆參加到第N屆了?
    也就是說,你還是有可能繼續擔任下一屆的評審啦!
    (這個人選大概是要請你們互推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