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與反訊息

也許網路資訊時代最顯著的特色,就是資訊過剩、過量資訊(overinformation),訊噪比(signal/noise ratio)高、無從判斷資訊真偽。Web 2.0 所號稱的使用者為重心,也只是圍繞著這個薛西佛斯式的抗噪命題(noise resistant argument)的一種流行時尚變體罷了。

以前所謂的 Slashdot 效應( /. slashdotted),就是在後電子報/郵遞論壇時代,透過 moderation/meta-moderation 「讀者回應隨機雙重評鑑系統」,提高讀者評論意見品質的「信譽系統」(reputation)實作,讓大量英語世界的網民瞬間擺脫噪音雜訊糾纏不休的泥沼,發現有趣新鮮網事的抗噪史詩戰役。後來的 boingboing.net 乃至於讀者自選的 digg.com 與 newsvine,更系統化地延伸資訊商品的生產線,更創意地將讀者混編進產品中,這些超級網路服務展現了銳不可當的明星架式。Amazon 的 wishlist、讀者推薦除了讓自己荷包滿滿,客戶滿意之外,眼見為憑、有「網站」有真相的 Wikipedia 讓讀者產製內容(UGC, User Generated Content)一夕之間跳上文化商品的一線舞台。彷彿沒有使用者參與,世界就將頃頹衰敝、摧枯拉朽地化為一堆資訊廢墟。Web 2.0 情境下的使用者,充其量就是你自己。你要什麼,訊噪比就是 1;你不要什麼,那就是 0。把訊噪決戰的火線直接拉回當事人自身,就像把戰場拉回美國本土一樣,是個聰明的戰略,但是卻未必是真實的戰局實況。

有訊息,就有反訊息。如果沒有看到反訊息,我們往往就會說,這是趨勢。這是社群界裡面所關心的重要議題。這是大家最近談論的話題。話題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所以才有話題的延續性,紛紛擾擾動態相生。然而正反訊息相參照,有時候未必有這麼多的意義。

舉個例子來說,Google 最近作了一個決定,不再繼續支援 SOAP search API。

根據 O’Reilly 的 Radar,Google 表示,從 2006 年 12 月 5 日起,停止繼續維護對 SOAP Search API 的支援,讓它消逝而退出舞台。Google 希望大家改用 Ajax search API(我的測試)。有人覺得這是一個邪惡事情終於發生的事例,並且馬上作出了處理與加上論述言說的命名(EvilAPI.com)。令人反省的是,Google 並不是一個世界警察,也不是網路服務的聯合國慈善組織,它的服務本來就會生會死。我們期待它是甚麼?我們是否既希望它拯救萬民,又希望它能夠保持中立,玩公平遊戲(讓別人有機會來幹掉它)?這篇關於搜尋重要關鍵字,Google 插圖來參一腳的文章,檢視了 Google 畢竟還是一家商業公司如何在運用他們的主場優勢。我並不想要替 G 公司說話,但是我覺得我自己的角色決定了我能否傳遞這個訊息:我除了很多年前用 blosxom 之外,我沒有在自己的系統上面直接使用 SOAP search API。我並沒有直接因為 Google 的這項行動,變成了受災戶。不僅我沒有受到影響,我對於 API 與網路服務的體會,並沒有深刻到足以了解這項決定對於周圍網路社群的衝擊。我沒有辦法體會,並不代表這個衝擊有或者沒有存在。因為這兩個緣故,所以我沒有辦法撰寫一篇「Google 開始邪惡了嗎?」這樣的文章,加入蓬勃興盛的討論戰局。

但是所有的讀者,所閱讀到的資訊,卻每一篇都有可能在邀請你加入一個脫口秀、或者政論節目式的 call-in 表態行動。「Google 開始邪惡了嗎?我們的 callin 號碼是 000-123-4567,歡迎你打電話進來表達你的意見。」或者你也可以寫篇 blog,Google 還是可以找得到您。

另外一個例子,同事傳來 L 兄寫的一篇批判經濟日報社論的文章,〈Re: [情報] 無名小站告訴我們甚麼?〉。我還沒有取得 L 兄同意,所以不方便在此轉述 L 兄的評論。我相信有身處鄉民群眾當中的網友們(我指的是有玩 BBS 的朋友),或者透過各式各樣的 blog 管道,各位都有機會讀到各種新鮮有活力的言論論述,遠比我這個懶惰的讀者來得多。我想說的是,無名小站售出成功達陣的事件,批評他們經營社群糟蹋不離不棄白金卡會員的詳盡論述,援引法律相關知識者比比皆是,裡面的討論有些是延續著無名客服文字的怒火。有人出牌,大家被迫棄盔卸甲、罵聲連連。也有經濟日報這樣的社論,遠距地得出很多「有意思的論點」。

然而我想問的是:其中訊息有幾多?到底這裡面有多少事實,多少可以反思各自努力的知識?

另外一個讓我鬱悶很久的是弊案政治學。每次只要聽到新聞在談抓弊案,我就覺得這也是訊息與反訊息的一個例證。有案在先,然後被宣稱是弊案,然後所有相關人等被打成被告,等待司法結果宣判這個人是清白與否。最重要的是,時間過去了。台灣的機會、當事人的政治生命、工作與職務,過去了。如果像高雄高捷弊案,勞工局長最後宣判無罪,但是在選舉過程中這些公正與否的判決結果不重要,而是過程眾人已經在訊息的當下,把這個人的政治生命判了死刑。我不了解這個案子,只是想就這個訊息與反訊息傳播的過程來看這樣的事例。

在訊息傳播出來的當下,行動已經完成。一般民眾接受訊息,並不會有機會接受到反訊息;反訊息必須要自己思考,自己付出昂貴的不合群、不從眾的代價才有辦法生出。反訊息與反反訊息(及其他類比)都需要獨立思考方能達成。部落格作為一個加速表達與溝通的工具,促進了社會新公共場域論述言說的快速演化,但是沒有獨立思考,沒有邏輯思辨與對話,就只會看到急速成長的集體龐然大物,不會有機會讓社會長出多元與多樣性的民主花朵。

後記:這篇是好幾個想法悶好久好久好久之後,今天受不了所以批哩啪啦的寫出來。思慮不周與表達不清是必然的,請各位看官見諒,多多批評指正。希望說出來人會比較舒暢。

廣告

One thought on “訊息與反訊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