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的路,你的路:破週報綠黨市議員參選人專訪

破週報〈真綠愛台灣─專訪台北市綠黨候選人〉這篇文章頗令人深思。一方面透過綠黨參選市議員者的眼睛,跨過市政爭議、看見了淹沒在代理人代言人嚴選好人好市議員訊息當中,很少看到的市政問題與立場差異的表達;另外一方面,破週報記者也對吸收新選民期待的綠黨,有所檢視與一點點剛萌芽的批判報導。

多年前有機會參與綠黨活動迄今,我始終還是無法判斷,有著共同理念的社會運動夥伴、走向政黨運作投入選戰,是否仍是一條在台灣不通的路?當年眼紋那一役距離很近,像眼紋如此認真,以拜票的精神如果走入市議會,對綠黨與對政治是否會帶來不同的結果?我不曉得。只是當年學生時期有機會可以參與努力過,讓我不想投票給不願意努力說服選民,他們的一致立場(如果有的話)、思維邏輯與判斷標準的民意代表。我希望能夠有深入批判能力的媒體報導,不僅僅呈現給讀者看這些有潛力、值得考慮的綠黨候選人(或者其他的獨立候選人),也藉由媒體自身的批判分析能力,指出可行的方向與重要的影響。我同時期待(有誠意、有潛力的)候選人與(有視野、批判言之有物指出未來方向的)媒體。

在兩黨代議根本無法信任的年代,也是環境破壞的年代,民進黨根本不是一個環保政黨,2000年轉而支持核四,而高成炎等人創的綠黨成立至今十年尚未擁有任何行政或立法權,綠黨秘書長溫炳原說:「全世界綠黨有七個綠色思想原則,但是每個國家的綠黨發展很不一樣,我們不是草根組織,是想像如何把綠色思想變成生活,而我們遇上的挑戰是選民思想沒辦法一次反轉,以前是選擇關鍵政策,但反省過程又覺得比政策更重要的是政治。」

早期綠黨屬反對運動一環,亦與本土運動緊密結合施力於反核四與反七輕,作為一個政黨又像個社運團體,溫炳原說:「即使沒有選民,將綠色思想成為政治生活的一部分仍值得去做,我們黨員只有90 多人,在我接秘書長之前甚至只有30人,而且沒有黨證。」

在英國有所謂的紅綠政治,就是社會主義、工運政黨與環保政黨結合,但此種連結聲音在台灣依然稀薄,他說:「社會運動應該要有新的另類發展想像,像天下雜誌前環保記者邱花妹與工運者邱毓彬,他們有試著作策略,勞工、同志環保活動很難,但有沒有另類發展的可能性,所以我們綠黨也出彩虹連線。」雖然,綠黨推出三個候選人,但仍就在戰略上作整合,整體環境想像並不完備,或許我們從參選人摸出環境想像,但張聿文搞社區建設,卻鮮少具公社性質的民眾參與,潘翰聲離開金融業,沒繼續搞綠色投資,張宏林談太多價值與教育問題,而荒野保護協會仍缺乏組織群眾的號召力。

如果後面有同樣長的篇幅,分析這些破週報的評語何以得出,並且解說其重要性與對社會的影響,那該有多好。因為這些分析與認真思考政治的努力,不僅僅是呈現出綠黨的市議員參選人繼續努力前行的一條路,也是你我這類社會小螺絲釘,將我們對社會的思辨與想像付諸實踐時,站出來用理念說服、用行動影響你我周圍的人時,我們得匍匐前進的一條漫漫長路。

有認真的夥伴同行,漫漫長路才不孤單。 🙂

延伸閱讀:hemidemi 討論:好莫名其妙的網路綠黨風?

附帶心得:
1. 從 1996年到民國 95 年,大家還是得在網路上自己胼手胝足找政治商品的政見。真慘。
2. 當年要是有 hemidemi 就好了。
3. 這麼優秀的討論與反省,乾脆成立綠黨網路支黨部算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