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近代史書評的札記

J 最近都在讀西方觀點的中國研究,我今天經過書櫃時,就也順手拎了一兩本近史所集刊來讀,想要找到一些處理 30、40年代與民國初年關於中西交會時際的人物與故事,借古喻今一番。還沒有看到我所想讀的黃賢強先生的〈海外華人與近代中國:1905年抗美運動研究 的新視角〉 ,就先翻到了書評的部份:孫觀漢先生〈論中國史之傅柯化—評馮客(Frank Dikotter)〉、汪榮祖先生〈未完成的系譜〉評論王汎森先生《中國近代思想與學術的系譜》,以及底下我想要引述的這篇書評。

這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 44 期(民國 93 年 6 月),一篇由南開大學歷史學院博士後研究人員李里峰所撰寫的書評:〈國民黨黨史新論〉,介紹了王奇生先生所撰寫的《黨員、黨權與黨爭 — 1924~1949 年中國國民黨的組織型態》,由上海的上海書店出版社於 2003 年出版。李先生介紹作者「早年從事中國留學史研究…自 1994 年轉向國民黨史研究…本書即由作者的博士後研究報告增補修訂而成」,並且評論為「深感其視角獨特,觀點新穎,資料詳實,堪稱近年來大陸國民黨史研究中罕見的力作,因撰此文略作評介」。

這篇兩年多前出版的文章,其實讓我思考的是:我們日常周遭對於政治、政黨的論述,是否是太過於單純、簡化過的想像?如果這僅僅是一般社會大眾的日常生活、巷語街談也就罷了。倘若這些簡化過的政治話語,不僅僅在平民老百姓的生活中發揮作用,還主導了輿論媒介的論點與觀察方向,更進而讓「重視民意」的諸位政治人物所揣摩、模擬、跟隨、放大,希冀藉由吸引眾人的目光,而攫取短暫的政治利益;那麼我們的政治生活,是否本質是一種恐怖的永恆回聲、自我重複與擴大的回饋音爆?

我引述了一段關於早年國民黨史的「階級屬性分析」於下,並試著揣摩作者所發現的獨特視角與新穎觀點。

本書另一引人注目之處,是對國民黨政權階級屬性的出色分析。作者指出,國民黨既然反對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就須迎合舊秩序中既得利益階級的需求;既然聲稱代表全民,就須同時兼顧被壓迫階級的利益。這使得國民黨時常限於理論和行動之間互相矛盾的尷尬境地。在農村,國民黨不敢觸動地主階級的既得利益,極力維護舊的土地私有制;這種作法固然失去了廣大農民的擁護,卻「未必贏得了地主階級的歡心」。因為在地主看來,其土地是祖上遺留或自己購置,並非國民黨無償賜予的,故對其並不感激;國民黨執政後大量增加田賦,更使地主階級深懷不滿。在城市,國民黨雖力圖在勞資之間維持平衡,抑制和消弭勞資衝突,但是工人與資本家之間終究是一種對抗關係,國民黨的調和努力常常導致「兩不討好」(頁 116-120)。作者並以 1930 年代初期的一起大規模勞資糾紛(「三友案」)為個案,細緻而生動地展示了工人、資本家和國民黨政權三者之間複雜而微妙的互動關係。這一個案充分表明,國民黨執政後雖一再聲稱代表全民利益,事實上卻沒有那一個階級「真正認同或感覺到國民黨代表了他們的利益」。這種似乎左右逢迎、實則模稜兩可的政策,反使國民黨為各方所厭棄,動搖了堅實的社會階級基礎(頁 145-149)。

是否有可能這樣的歷史詮釋,能夠與國民政府/國民黨遷台後的土地政策、白色恐怖時期前後(也就是《悲情城市》、《幌馬車之歌》所描述時代的)社會情境相結合?對於理解今日國民黨的演變與發展,有方法論上的助益?有沒有可能這樣的資訊可以被系統化,讓閱讀的一般大眾、年輕學生、要投票的政治公民,能夠有一種簡便的檢證方式檢視今日的政治論述、政黨行事作法?對於學者而言,這種難登大雅之堂,總想著如何應用的思考應該會被一笑帶過吧。

無論是發生了甚麼事情,讓我們能夠說出一個把過去的碎片銜接起來的完整故事。「那些不了解過去的人們,終將重蹈歷史的覆轍。」 我記得桑塔亞納曾經這麼說過。

廣告

4 thoughts on “閱讀近代史書評的札記

  1.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blackjack&f_ART_ID=277870

    56 年前,國民黨政府初到台灣,由於當時掌權者都沒有土地,才有條件展開「三七五減租」如此獨步中外的土地改革。當時政府為了照顧佃農,將每年原需五、六成的地租大幅降為37.5%,因而得名。儘管地主的利益大受損害,但政府當時硬性規定,佃農幾乎可享有永久租約,也因此到去年底為止,屬於三七五耕地租約的筆數仍多達近9萬筆,提供近5萬名佃農承租。大法官的釋憲,讓三七五減租條例不得不隨時代變遷而修正。當年的時空背景,政府以法、公權力改善農地分配結構的作為,時至今日,地主或想將土地改作他用、或想變賣一次獲利了結,卻都礙於三七五減租租約而無法達成,顯示法令確有不適當之處。…

  2. 最近了看费孝通先生的文集,在他30年代的博士论文《江村经济》一文中,用实证主义来描述了30年代的村庄(江村)的日常生活与习俗,从农民生活的各个侧面观察,做了详尽而客观的阐述,从一个侧面展现了上个世纪30年代,各个政党在该时期的影响,对于农村农民日常生活的权重。

  3. 〈論中國史之傅柯化—評馮客(Frank Dikotter)〉是中正大學歷史系教授孫隆基寫的
    不是孫觀漢
    孫觀漢是柏楊的好朋友 是有名的原子科學家
    已在2005年過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