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 email 對話變成地圖

the rhythms of salience
MIT 媒體實驗室社會媒體研究群(Sociable Media Group)教授 Judith Donath 在她的文章:《重要性的節奏:一個對話的地圖》(The Rhythms of Salience: A Conversation Map)當中,介紹了一張圖:2 個作者、邀請 6 個研究者、在 22 天中交換了 30 封 email 的對話訊息,以 Photoshop 徒手繪製而成,名稱就叫做「重要性的節奏」(The Rhythms of Salience)。

The Rhythm of Salience was commissioned by Janet Abrams and Peter Hall, as part of their book project Else/where Mapping (Abrams and Hall 2006). They invited six researchers to participate in online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on the topic of networks and mapping and then to visualize the resulting archive. The email conversation took place among the eight participants over a period of 22 days, during which a total of 30 messages were exchanged. The Rhythm of Salience is my depiction of this discussion.

我是路過 O’Reilly 的雷達時,讀到一篇 Wikipedia and Genomics Visualization: Separated At Birth?,介紹 Fernanda Bertini Viegas 這位 Judith Donath 的學生在作的有趣計畫:wikipedia.org 的版本控制資訊的視覺化。上次在新加坡與 Isaac 談的正是這個 wikipedia.org 的關鍵頁面。不過從 diff 的骨幹、視覺化的加持,距離真正能夠對一般人說故事,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每次只要聽到 visualization 的新聞,我現在都會想到 Edward Tufte,這個對資訊、數據、訊息堅持到連書都自己出版的大師,在 wikipedia 上面有一則專門文章詳細介紹。他最近的一本新書,《美麗的證據》(Beautiful Evidence),其中的範例章節 PowerPoint Does Rocket Science 探討微軟的 PowerPoint 這套軟體以及不好的工程師表達習慣,如何讓性命攸關的太空梭零件重要資訊被埋藏在層層疊疊的官僚系統底下、不見天日。每次我想到要說故事給別人聽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這個特異功能的「堅持」老先生。

廣告

2 thoughts on “當 email 對話變成地圖

  1. 我的Beautiful Evidence還在船上(或飛機上?),希望早一點能夠拿到。

    不知道以後台灣提到Visualization會不會也有人會想到我啊?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