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判決書

半個月前一位檢察官朋友告訴我,九月初一個纏訟六年多的案子宣判。大立法委員擔任大總統競選總部發言人,「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以他法傳播不實之事,足以生損害於公眾及他人」判決結果出來,「處有期徒刑肆月…褫奪公權貳年」

我不認識這位大立委,無論當年或者現在,也不支持或反對這位大總統候選人。只是從這樣的法律文件閱讀來理解發生的事情。例如:甚麼叫做「公開發表言論意圖讓另一候選人不當選」

則被告先質疑總統候選人陳水扁之財產不合理增加、其妻吳淑珍持有大量高價股票、再稱陳水扁與涉嫌違法炒股之「阿丁」有「特殊關係」,據以造成一般民眾將陳水扁之財產與涉嫌犯罪之「阿丁」產生負面聯想,降低對於陳水扁個人人格形象及執政清廉與否之評價,除貶抑陳水扁個人名譽外,亦足生損害於陳水扁參與第10屆總統選舉之支持度及該次選舉之公平性、純淨性。被告既為總統候選人宋楚瑜競選總部發言人,其於競選期間、在競選總部召開記者會,公開發表上開言論,無非基於使另一總統候選人陳水扁不當選之意圖而為,益臻明確。

甚麼叫做「競選總部發言人的非基於善意,針對對手候選人發表不適當評論」

況以被告身為高知名度之政治人物,當時又擔任總統候選人競選總部發言人,其言論為一般選民所關注,對於選民投票意向影響甚大,本應較一般人發表言論時,更為慎重調查其言論內容之真實可能性,而不得輕率對外以記者會方式傳播於眾,被告竟僅憑「股市傳言」,即召開記者會公開對外發表,是被告顯未依其能力踐行合理之查證。又被告於89年間並非擔任立法院立法委員公職,乃候選人宋楚瑜競選總部發言人之身分,於各候選人競選活動白熱化之際,亦難認被告係基於善意針對對手候選人發表適當之評論。

這位被告到底最後犯的是甚麼罪,以及該重判還是輕判的理由。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92年10月29日修正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81條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以他法傳播不實之事罪及刑法第310 條第1 項誹謗罪。被告以一召開記者會公開發表言論之行為,同時侵害陳水扁個人名譽法益及公共選舉事務法益,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論以修正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81條之罪。

爰審酌被告曾任大學教授,為人師表當知身教、言教之重要,且屬知名之政治人物,受倚重擔任第10屆總統候選人宋楚瑜競選總部發言人,是於該次選舉期間,其發言內容動見觀瞻,為影響一般選民投票意向之重要指標,被告竟疏未踐行合理查證之義務即輕率在記者會中發表另一總統候選人陳水扁之財產狀況與股市炒手「阿丁」有「特殊關係」等言論,透過媒體大肆報導,足以貶抑陳水扁之名譽及該次總統大選之公正性、純淨性,其犯罪情節及所生損害非輕,且犯罪後矢口否認犯行,亦未與被害人陳水扁達成和解或表示歉意,態度不佳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4月,並依94年2 月2 日修正前刑法第41條第1 項前段規定,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再依92年10月29日修正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89條第3 項規定,併予宣告褫奪公權2 年,以示懲儆。

我不認識被他損害的另外一位候選人。纏訟六年,這場當年的一個官司,就要付出整個國家司法體系沈重舉證、調察、審判等等的代價。最後能否影響現在的言論自由與社會公義的情境?能否讓今日的檯面上的言論名嘴,謹慎發揮自己的影響力?我不知道。也許對於這些大立法委員、大名嘴,大媒體負責人們來說,這種小小胡亂說嘴被查證屬非的小小社會正義來說,頂不過國家的大是大非吧。司法體系認真的查案,做出的艱辛判決,如此量刑是否足夠?這不是我想要表達的重點。法律是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因為他可能來得很晚,過了很多年以後,而且不是在光鮮亮麗的鎂光燈下。只是一種救援與追認。

I 傳來另外一個連結,另外一個等待宣判、等待遲來的公平正義的例子。我不知道那會是有公道還是沒有公道、正義是夠還是不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