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藝術:捷運上的草稿

坐在捷運上,我思索著要陳述些什麼故事、或者某些還不成熟的片段甚麼的。

我拿起筆記本與 E Hotel 的原子筆,塗寫著簡介、經歷、應該要知道的 net.art 計畫,以及對我來說,工作坊(workshop)代表著甚麼意義。這四個線頭(threads)引出著許多的節點,或許地點或許事件或許人物,節點之間還有相連結的示意線段。當然這些結構不是自然而然就乖乖坐在那裡的(它們又不是守護靈)。而是在條列出許多交織的他人的我的故事之後,對年輕的聽眾們來說或許是比較可以接受、喘口氣的休憩駐波節點。是個理由,讓更大框架的故事可以繼續(述說)下去。宛如下課的鐘聲銜接知識、橋樑與河岸凝結人類的活動與駐留、鎔鑄成靜與動的聚落。

「也許下次可以更替這些停駐的節點,」我邊寫邊這麼想著。也許依照他們所造訪過的城市,來一趟 google 漫遊,wikipedia 旅行。大部份時候,我們只需要圖片就夠了。看著圖想像真相替代自己的慾望。

我說,ilyagram、flickr photos、vox。從貨真價實的臨床心理人文社會科學訓練、網管、藝立協、派樂希王國、生物資訊這些都是在練習探索自己、掌握語言與溝通,探索新領域的實踐。重要的一塌糊塗的 nettime.orgn5m.org next 5 minutes 「下一個五分鐘」,或者我會說「一點點未來」 tactical media 戰術媒體研討會。我介紹了 n5m1 的 Rodney King 洛杉磯大暴動、n5m2 的全球五個城市同步發表 McSpotlight.org、n5m3 的 HelpB92 運動,n5m4 對於 911 之後的世界反思。以及後面匆匆帶過的自由軟體與數位典藏。

然後是重要的歷史戰役 net.art 計畫。你得知道 911 之前的網路世界跟現在是很不同的。toywar.com 與他們的勝利大遊行、yesmen.org (對,他們惡搞 gatt.org 以及當年的 gwbush.com)、rtmark.com 的創新網路社會運動、小額參與式創投,theyrule.net 這個複雜的、整合了 opensecrets.org 與 opendemocracy.com 等多重資料來源的「看見赤裸裸的權力」民眾畫圖計畫。可惜你們不了解 Luther Blissett 這個藝術理論超級市場、神話 DIY 運動(我的網站 slogan 曾經一度叫做 The Invisible College、University of Openness、Ministry of Supermarket)。

在介紹 theyrule.net 赤裸裸底呈現權力結構時,我想要藉著分析他們軟體的過程,討論網路藝術計畫當中的一個重要元素:資料(data)。在 theyrule.net 「他們統治我們」這個計畫裡面,我們可以了解到大公司大企業董監事會座位上有那些人、他們捐了多少錢給政黨,了解到這些部份如何地影響著我們的生活。OpenSecrets.org 裡面有很重要的政治獻金與其他申報資料。Google 上有網頁與新聞查詢。透過搜尋這些後端的資料來源,我們對於這些權力不再一無所知,而是彷彿微軟的 Photosynths 軟體讓人重組地景一樣,這些政治人的形象與金錢運作也立體清晰了起來。讓這個可以成功的基礎不只是資料,還是讓資料來源得以體制化的法律:陽光法案、資訊公開法案。

我曾經聽過台灣朋友說,我們沒有這些資訊。我們沒有辦法作的像他們那樣好。我們缺了甚麼環節。然而 theyrule.net 以及其他的「逃出集中營」計畫、we are all boatpeople、no one is illegal 計畫等等等等,通通不是甚麼偉大的計畫。都只是一個小作品開始,尋找資源逐步整理編織藝術想像,結合政治社會文化命題,做出關心自己關心社區關心族群社會人們的案子。我們不缺資訊。到處都是滿溢的資訊。我們缺乏想像,缺乏理論/論述。理論/論述可以協助你建立視野、確立觀點,想像則真的幫助你開始走一條自己的路。開展自己的創作。

一位檢察官朋友告訴我台灣的立法委員與記者們共同創造了一個說話寫字製造新聞製造動亂不用負責的時空;「我忘記了」成為站在司法女神面前的唯一證詞。五年過後,新聞內容只會讓人回想起腎上腺素淋雨激昂躺在地上站在五六千五六萬群眾前面的感覺,但是錯亂的話語只會讓人尷尬而自憐。但是當司法耗費龐大社會成本資源去釐清來龍去脈,判決成立確定該有人付出代價時,厚厚的審判結果竟然沒有記者願意報導。這些資料就靜靜地躺在那裡。這些就是你自己、你的社區、你的社會跟你的國家。你如果不了解你的土地、無論光明或黑暗、歡喜或絕望,這些就是你創作的素材來源,那麼你只能終身作個藝術文化社會科學的買辦,遲遲無法走到屬於自己的那條獨一無二的路上。每個人的軌跡都是獨特的,只有你自己能夠聆聽、並且訴說你自己的故事。

如果有歡樂的結尾的話,我希望 blinkenlights.de 能夠替聽課的學生們帶來趣味。站在路邊打電話去用整棟大樓打電動,這個景象對所有世代的人們都還是新鮮的要命。誰有機會買大樓當電視遊樂器?德國 Chaos Computer Club 20 週年慶 2001 年在柏林的網路藝術計畫是一個超級成功的奇觀軟體(行動)。透過這個網站的詳盡解析,我們能夠去理解市場行銷動員與網路運動的差異。有趣跟工作餬口的差異。blinkenlights 讓我可以帶出探討 aalib 與 matrix,比較深入 code 碼程式與 representation 藝術呈現的世界;討論遠傳廣告與網路藝術的差別。看 text / ascii movie 的樂趣。

於是在這些一定要知道的 net.art 計畫之後,我們可以來檢視甚麼是工作坊了。認識自己、認識工具、認識理論跟認識社會/context/reality。承認自己並不理解自己、工具、理論與社會,讓這樣的藝術行動與計畫總是一種探索性的,多元多樣角度而非單一目的線性政治動員。別人不會對大樓上的窗戶如此專注(blinkenlights / backstage),只有你會。但是十年後你還會記得這個窗戶。就像我們記住自己成長的軌跡一樣。

這是在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新媒體課上的 talk。林宏璋副教授邀請,介紹網路藝術計畫。因為車子臨時配電盤爛掉,我遂在捷運上完成 Just-In-Time Presentation 的準備。

廣告

2 thoughts on “網路藝術:捷運上的草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