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C2006 太平洋鄰里協會年會:出國報告

底下是我這次參與 PNC 2006 太平洋鄰里協會年會的出國報告。倉促寫就,希望能夠拋磚引玉,從跟更多人分享中獲得收穫,敬請指教。

PNC 的空間譬喻與想像

根據 PNC 網站(http://pnclink.org)的資訊,「太平洋鄰里協會」(Pacific Neighborhood Consortium,以下簡稱PNC)乃是源起於太平洋周邊國家公立大學校長聯合會、以及在聯合會的構想下所產生的太平洋鄰近國家協助計畫。協會由已故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田長霖校長,以及該校哈迪克教授(Professor Curtis Hardyck)所共同發起,並正式命名之。其宗旨為推廣網際網路、透過先進的網路技術,促進太平洋沿岸地區國家資訊的交換及流通,使太平洋沿岸地區的各國成為生活密切相關的近鄰,將太平洋沿岸地區轉變為太平洋週邊的鄰里區域。

這樣的空間概念與想像非常有意思。發起這個組織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本身所在的位置位於美國北加州舊金山灣區(San Francisco Bay Area);而數個鄰近的衛星城市都分佈在舊金山灣周圍,共同形成一個包含都市、城鎮、機場、州郡等人口約八百萬人的大都會。這些衛星都市包括 San Jose、San Francisco、Oakland 等都是大型的都市中心,有著文化、金融等不同的發展特色,彼此之間透過公路、鐵路與通勤電車相互緊密連結。目前舊金山灣區(舊金山、奧克蘭加上聖荷西)是美國第五大的大都會地區。

這樣的鄰里意象,讓我把太平洋盆地周圍,聯想到舊金山灣區。在實體的交通網路串接每個節點之外,數位位元的光纖網路以及無線網路的訊號涵蓋區域,讓這個空間變成了一個互聯交流的生活空間。太平洋周圍鄰里也能夠互相通聯,宛如灣區這樣的虛實交織、深切影響嗎?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遠大的視野與抱負啊。

PNC 透過網際網路基礎建設、匯集本地區電子研究資源,成為進入此區域電子資源的人際網路、計畫與組織資訊的入口。其重點工作包括促成機構間資訊交換標準及資訊相互共用的協定、拓廣電子資訊技術的應用面,如財經資訊、醫療網路、網路教學、圖書館際交換、檔案收藏、及博物館館藏數位化等;以便能協助學者及研究人員,能夠更加便捷地使用數位圖書館、數位典藏、及數位博物館的資源支援其教學及研究。透過相互的溝通與交流,更形成區域性的研究社群。

在一個無遠弗屆、網路連通的數位時代,透過任何一個合作,地球兩端的區域與團隊就可能被銜接在一起。五年前乃至於十年前,一定很難以想像當下我們所身處的這個時代科技的可能性。讓我們自己反問:當年在缺乏資源、合作門檻不低、溝通不易的情形下,所構想出來的高瞻遠矚宏大願景,在十二年後 2006 年網路高度發展的現在,還有甚麼意義?回歸到實體的空間關係、從鄰里周圍的角度經營這樣的一個組織,還有甚麼樣的意義?在未來的繼續發展之下,又有甚麼樣的可能?

中央研究院從 1994 年起參與 PNC,而 1997 年開始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手中接棒負責 PNC 的秘書處工作。每年投入許多同仁的心力,讓太平洋灣區周圍國家的公立大學機構同仁,有機會在此討論交流電子資源合作共用的種種議題。我在感謝與享用這些同仁的辛勤努力成果之餘,希望能夠從自身做起,以自己作為中研院的同仁一員,試著野人獻曝、拋磚引玉,回答 PNC 大問題我自己的一些參與與反思。

出國緣起與目的

由於去年在台北舉行的 2005 APAN「亞太先進網路會議」(Asia Pacific Advance Network)中,獲主辦單位邀請,就計畫辦公室在推動的文化相關計畫、報告台灣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在 e-Culture 議題上的觀點與進展;我於是在去年夏威夷的 PNC 年會的議程中,參與協助大會安排並報告 e-Culture 議程、擔任與會的講者。我報告的主題為 Communication in e-Culture,從溝通的角度來檢視全球 e-Culture 的發展。

今年 APAN e-Culture 議程規劃的負責人是三重大學 Takaharu Kameoka 教授;他與今年度規劃 PNC 議程的 Saitoh 教授,一同希望數位典藏計畫能夠繼續參與 e-Culture 議題,遂正式邀請計畫辦公室同仁能夠共襄盛舉。今年恰好正碰到計畫辦公室專案經理交接的時候,陳淑君專案經理在向辦公室主任李德財所長報告之後,決定由我與淑君共同根據計畫在 Web 2.0 積極規劃轉型的方向,以計畫辦公室所思考的內容與面對的新挑戰,來參與這兩場會議作口頭報告。

計畫辦公室的 Web 2.0 的使用者導向規劃工作,我從本人所擅長的社會性網路軟體(social software)部份切入,與淑君密集的溝通總計畫可行的整合性規劃。根據 5 月 23 日在行政院研考會演講「Wiki、社會性網路軟體與知識管理」內容,我在 7 月 6 日數位典藏技術分項例會中,就七八月出國演講內容做初步報告。接著在 7 月 17-19 日新加坡舉行的 APAN 2006 第 22 次會議,我報告 Bottomed-up e-Culture: NDAP’s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Meta-Project Framework;在 8 月 15-18 日於韓國首爾舉行的 PNC 年會中,我報告的題目仍維持相同,但是重點集中在探討 User Generated Social Content 的規劃。

我的任務是將研討的心得與初步規劃想法,與亞洲的各個國家朋友做交流;除了要讓別的國家了解到,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的持續深化與成長轉型之外,還要了解他們所關心的視野、學習其他國家地區的作法與探討跨國合作交流的可能。總的目的是替數位典藏拓展國際資源、帶來正面的交流契機。這也是我衡量自己是否有達成使命的最重要的目的。

現場的其他內容

這次 PNC 年會中的 e-Science 相關議程,讓我真正的大開眼界。透過台灣、美國與日本三地網格運算(grid computing)的發展介紹,我遂對透過無所不在的電腦資源,對科學工作的影響,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自己於 2002 年曾經接觸過網格運算的知識,也了解到它對於未來的重要性,但是當時只是粗淺地了解一些概念,以及日本生物格網(bioGrid)等主題型計畫,與早期的網格運算中介軟體發展工作。這些表面的理解,在參與數位典藏計畫之後,遭逢到整體計畫異地備份的需求,遂又在尋找解決方案時連結回網格運算的可能。中研院計算中心與物理所的研究團隊,對於以網格來解決科學發展的網路連結、合作與其他型態應用等不同層次的問題時,長期投入相當多的資源,並且藉由一次次的合作機會,將網格的服務紮根到中研院的環境當中。這次在嚴漢偉先生的報告當中,我看到這些多年一塊一塊的片段資源,所匯集成的整體面貌。

美國柏克萊大學的 Ray Larson 教授,介紹他們以持續發展中的 Cheshire3 系統提供人文社會科學應用的模式,講題是 Grid-based Digital Libraries and Cheshire3。他很嚴謹地從最早的網格參考書籍中的定義與架構,檢視 grid fabric、grid middleware 與 grid application 之間的發展情形。人文社會科學對於網格運算的不了解,可以反映在這結構中的模組發展進程上。因此藉由開發數位圖書館所需要的模組,他認為一些重要的應用例如資訊存取(information retrieval)、搜尋與效能之間的平衡是網格運算發展的重要挑戰。透過幾個主要使用案例的分析,例如英國 National Text Mining Centre、美國 NARA 針對哥倫比亞太空梭爆炸事件的檔案,來建立銜接 DSpace 等前端應用的可擴大規模的 Cheshire3 系統。

日本筑波 NIAIST 資深的 Satoshi Sekiguchi 教授,則是從日本組織的複雜說起,介紹日本網格運算支援 geo* 地理相關領域、跨學科應用的整體架構,講題是 GEO Grid – an e-Infrastructure for e-Science and e-Culture。日本因為發射了一顆地球觀測衛星、以及參與美國發射的衛星計畫,網格運算遂在 e-Science 的合作上有了不錯的舞台;投入的研發能力並關注在對於區域性的環境災難預警能力,也創造出來許多跨國合作與其他人文社會科學應用的可能。我因此而重新認識到,網格運算作為一種科技的起動器(technology enabler)的意義。

這三位講者的內容,我覺得都獲得了相當豐富的收穫。根據他們的精彩展示,我認為 e-Science 的發展很重要的一環是尋找 best practice 成功案例。無論是太空梭爆炸調查檔案、MEDLINE、NARA preservation prototype 或者是衛星影像跨國共享,已經逐漸茁壯的網格運算在自身更為結構化的同時,需要跟重要的社會發展脈動相結合,一方面藉由多樣大量資料來做「深度」面向的壓力測試,另一方面則是透過解決這些應用面的問題,發展適切的中介軟體與使用者介面,讓更多人能夠了解到網格運算與 e-Science 的未來可能性。

另外這次參與 ECAI 安排的 GIS 議程中,佛教高僧傳的地理資訊系統讓人印象深刻。我認為由釋惠敏教授、杜正明教授所領導的計畫,他們很踏實地呈現了數位典藏從數位化資料當中所孕生的知識之可能。以往中研院計算中心曾經協助過的蘇軾一生的地理資訊呈現(應該是元智大學多年前的典藏計畫)是根據數位化資料之外的內容專家,將地理資訊註記在圖層上。然而這次高僧傳所呈現的資訊,乃是從佛教經典古籍中整理出來,對應到實體的地理空間。精彩的是,這樣的作法開創出許多新的問題與可能:如何對應古地名,與其相關的實體涵括距離/範圍?跨國界的高僧行旅,在宗教傳播與影響上,是否帶來了文化研究的新課題?如何反應到新媒體的工具當中?與佛教經典的銜接方式,更是有各種新的可能,如何兼顧視覺化呈現的資訊傳播溝通需求?我很感謝有機會在國際場合聽到佛教界運用數位典藏計畫內容所創造出來的新局面。

莊庭瑞教授與他的開放地理資訊系統團隊,這次在 PNC 的演講也很成功。黃葦菁小姐文獻爬梳的功力實在驚人,在一開始就對 ECAI 丟出了關鍵的問題:引導與會學者們思考群眾參與延伸地理資訊的可能。這和 Berkeley 地理資訊系統中心副主任所呈現的東南亞地圖相比,透過我們自己的攝影、註記來對有意義的地理空間編織意義,我覺得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進路。我看到了從自己 lay person 的角度出發,重新思考工具意義的可能。

數位典藏與國際會議的參與

這次 PNC 2006 對我而言,我覺得是一個「進階的國際交流會議」。有四點原因:第一,因為這是繼技術分項報告(中文)、新加坡 APAN 第 22 次會議(英文)之外,我的第三場系列演講;我已經比較能夠熟稔地掌握演講主題了。我比較有餘力來吸收與會學者的豐富學養,思考整體會議進行的內容。第二,這次出國沒有其他特別指派的任務,也不需要支援大會的工作,相較於其他院方同事來說已經輕鬆許多。第三,我的議程是在大會的最後一天才報告,有充裕的時間比較分析其他講者的報告內容。第四,累積數次相處機會,我對於其他的 panelist 已經相當熟悉,並且充分了解主持人的議程規劃與安排。因為這四點原因,所以我有機會磨練自己的國際交流經驗,我得要謝謝其他院方同仁與大會會務的辛勞。

在出國前,我有與聯合目錄小組的同仁再做行前的討論;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再怎麼酷炫的理論模型,如果不能夠付諸實踐,第一線的工作同仁們沒有辦法領略到理論與模型對他們的幫助,那麼這樣的討論最終仍舊只能束諸高閣。我希望在我的國際演講機會中,呈現他們已經做到的成果,並且也將他們所面對到的困難,需要整體配套上的規劃,做完整的陳述。我很高興就是在我的相關資訊公佈之後,已經有國內的讀者朋友下載投影片,將聯合目錄標示在 Google Map 上的「魚類典藏成果」,收錄在他們的部落格與書籤中讓更多人能夠欣賞。這個藉由參與國際會議,最終在國內專業社群中獲得肯定的模式,也是一種透過 e-Culture 的互動推廣數位典藏成果的方式。

參加國際會議,除了表彰自己計畫的辛勞成果之外,最終的目的應該是如何推動跨國、跨區域的後續合作發展。然而這的確是相當困難的事情。甚麼叫做連續性的參與?資源規劃是否有長期的目標與成果效益評估?而這些規劃與設計,又如何地與歷次會議脈絡、動態地與國際專業社群作銜接?這樣想起來,好像兩個空中飛人在空中交換繩梯一樣神奇。我覺得最關鍵的基本工作,必須要在出國前事先完成:人、組織、計畫、地點資訊的整理與討論。如果與會者能夠事先掌握會議的主要目的,與每個個別議程的結合,就會比較容易估算「可以努力、發揮的空間有多少」,也能夠想像自己任務的重點與後續事宜。此外,對於與會組織,必須要有「第一手」的資訊判斷。PNC 歷年來都與 ECAI、PRDLA 聯合舉行會議,對初次與會者來說,不容易理解清楚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安排;並且也不了解這些組織的宗旨與運作。在議程的選擇上,選擇一個入門介紹的議程作為基礎,是非常重要的;大會也可以同時安排這樣的議程,來將一些內容作區隔,例如 update 計畫發展與新計畫的報告就可以作區隔,並且標示為入門的建議。這些在過去參加 Museum Computer Network 等國際會議中,我覺得可以找到很好的例子來作參考。

結語:回歸空間想像

2004 年我曾經拜訪舊金山灣區的開放源碼使用者社群,其中一個曾經拜訪過的團體,是灣區無線網路研究網路(BAWRN, Bay Area Wireless Research Network)。我跟隨著資深的通訊工程師 Tim Pozar 爬上 San Mateo 的山頂,俯瞰著灣區的風景,也藉著地理空間的景緻理解著無線傳輸的實體限制。如果說太平洋鄰里是一個很前瞻性的願景與意象,那麼在這個網路科技發展的今日,回歸空間想像乃是一個充滿刺激的實作挑戰。回歸空間,就是回歸空間的特性、特色與接受空間的限制,發展出獨特的接駁方式來傳遞訊息、編織媒體、覆蓋網路。在這整個太平洋鄰里空間中,甚麼樣的基礎建設銜接著彼此?各個節點的政策通透性、資源分佈情形又是如何?自然地理地勢的高低起伏、海洋資源的深邃如何反應在這個鄰里空間中?又如何地被個別的文化、國別聚落所取用?分享的基礎在於何處?電子資源也許不僅僅是入口,更是與後端的文化內容密切相連,然而沒有嚴密的檢視、分析、對話,就很難面對現實考驗、磨出真實的互助情誼。

我覺得在 2006 年的今日,思考著如何回歸到太平洋盆地,去作個亞洲人、在這塊島嶼上建立通往世界的軌跡,是個有限的、但是很草根(或網根,Netroot)行動的一種作法。在實體空間中編織我們(與世界)的身份認同與歷史記憶。而這些酷炫的資訊工具,或許,可以幫的上一點忙。

延伸閱讀:國際與研討的兩種可能

廣告

2 thoughts on “PNC2006 太平洋鄰里協會年會:出國報告

  1. Many thanks for Ilya’s introduction. About our talk in “Culture Atlas Infrastructure: A Participatory and Collaborative Perspective", the question we raisd is that “Culture Atlas = or not= Historical GIS???" The main purpose of the talk is taken from the emerging web phenomenon, mainly user’s participation and collaboration. The full paper is now online at the PNC website. We weclome people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ese two P & C perspective join our disscussion. (http://library.snu.ac.kr/PRDLA/program_detail%20Cultural%20Atlas%20Infrustructure.jsp)

    By the way, my chinese middle name is 韋小寶’s 韋, not 葦. *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