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ming 過後(vox 書寫測試)

ilyax 上,我寫了〈storming 過後〉

Vox 的好處是更針對書寫者核心的命脈:書、音樂、照片來組織、設計書寫工具。所謂命脈,就是這些移不走的寶藏。那套工具越針對這些命脈提供軟體服務與社群環境,就越容易留住未來的使用者。

另外加 tag 也變得很輕鬆自如。真是令我讚賞啊。

反思日記

前天察覺到自己注視著資訊「漫地」情境(information is everywhere and overflowed)時的….扭捏心態。一篇一篇地閱讀 RSS 瀏覽器中所條列的所有文章,彷彿射擊遊戲一樣地、重複射下一次又一次的目標。有限的時間與精力只能做到二、三十分的成果;每次重新開啟瀏覽器時的選讀策略,大約可以多增加個幾個百分比達成率。必然溢出的無緣資訊,就彷彿必死的人類生命一樣地令人感到惋惜。

這是一個兩難的情境:閱讀過多,有害思考(佔據了太多的時間資源,以至於沒有足夠多的心力和時間沈澱);但是只是重複自己的僵硬思考模式,沒有重要外在資訊的挑戰,人就像一個自信滿滿的篩選機器,只能夠歡樂地或忙碌地排除異己。

每次的閱讀,都是一個平衡想像中多方差異的挑戰。

然而閱讀完畢,正常的情形下卻未必能夠總是全數被順利與順暢地表達。以往知識對應著機構、專業伴隨著專家生產體系運作,知道的人就是掌握權力的人。如果有所謂的遺珠之憾,通常其他人知道的時候也已經七老八十,並不會影響到知識資訊的擁有者,繼續複製下一代的專業工作者的既定程序。用白話來說,就是在你自己的本行裡面,有太多足以讓你忙碌的選擇、吞沒你大部份的時間,以至於你只要讀你想要關注的焦點就夠了。

所以,從一個在這個社會當中找到不錯位置、工作環境脈絡正常(也就是大約是 70% 的工作內容是當事人所熟悉的,30% 的新內容對當事人足以具有挑戰性)的一般工作者來說,誰有時間去讀有的沒有的東西啊。更荒謬的是,還有人有時間寫這些有的沒有的(那些人是不是太閒了啊)。更別說 Podcasting了。

然而這些觀點,我覺得都是一種過時的想像。台灣因為它的邊陲性,所以各種領域當中知識、人才與專業並沒有高度的流動現象。這些低度的流動情形,讓專業工作演化朝向知識經濟發展的趨勢減緩,也讓學習與溝通、社會性互動與資訊交流變成是各種專業工作外加、而非內附的成本。這也讓社會性互動與資訊交流工作被邊緣化、從事這些工作的人同樣地被連帶邊緣化,必須採用外部資源自力救濟。我認為這是一種複雜的現象。多層次區域性的反向演化型態。

第二種反思,資訊就是戰爭;而戰爭總是政治的延續。最早擁抱資訊乃是因為感慨資訊的自由流淌;然而有這種感慨的人,恐怕對著電視機甚至是水龍頭任何一種會持續噴出資訊的裝置,也會感動地涕泗縱橫吧。數位落差應該也是當時面對這種高速資訊噴頭時,心裡面的想像與投射:自己面對資訊,想像別人沒有資訊,想要去幫助他們。

事實上,資訊總是跟著各式各樣的人們。資訊早就已經在大家的手中。替別人想像,是一種很尷尬的狀況;尤其在基本表達能力沒有問題、田野工作方法很普遍、各種生活設施資源叢聚的這個島嶼上,完全不需要如此。只要問就好了。回想自己多年前寫的碩士論文,應該就是在不需要當中形成的資訊知識,應該說就構成了當時我的碩士論文吧(笑|淚)。這些消化不良的先進知識,變成了前進的特徵,思考深入、離群疏離、語言拗口、國際風格,彷彿就變成了足以辨識的註冊商標。

在工作中學習到的是,如何找到適當的方式,整理出跟著各式各樣人們的適當資訊,並且加以恰當的延伸。這些跟原初的落差之心沒有衝突,只是不再會用同樣的一把尺來量度所有的人、事、物。在地的時間空間與歷史事件脈絡,讓資訊的肌理浮現。從想要幫助人家解決問題,到聆聽別人想要解決甚麼樣的問題,思緒跨越了厚重的自我圍牆。

第三個反思,不僅僅事物是有多重脈絡的。連自我,都有很多個不同的形貌。當朋友已經習慣我作為一個玩伴,瞬間我的角色可能就轉換成為在前方的鼓勵與鞭策者。前一秒鐘還站在台上奮力演出,下一秒鐘已經切回舞台後台搭台子的勞動者,質疑或討論著國際舞台的策略與實作問題。多重的世界、多重的自我。所以每次 present 自己都是 JIT(Just in time)現場編譯完成的樣子。如何從這些重複的活動當中固定下來自己的形貌?提供給世界一個穩定的型態?

幸好這是日記。如果有人覺得他很硬,哈,那就是我平日的內部語言;當然也歡迎對話:)

[ilyastorming] POJ、OVGeoInfo、DiscussWego

各位好友,咳,大家好。又到了我們突然來個「亂聊天」歡樂聚會的時候。繼上次七月份開放地理資訊系統實驗室 Dongpo 跟我們聊地理資訊系統、軟體、服務與協定的種種之後,謝謝 tm、charlesc、june 以及 szasz,還有東波辛勞地準備資料;我們有很充實的現場互動對話。

我後續思考思考了這種直接溝通活動的意義:「創意育成中心」(喔,好聳…英文比較正常,idea incubation)。我覺得我是在練習擔任主持人的角色:營造一個信任的空間,維持會場秩序,激盪議題以及串連多方的對話可能。我認為一個好的想法需要千錘百鍊,才有機會變成優秀的實作。在這千錘百鍊的過程中,這些想法必需要在放鬆與信任的空間中被刺激與討論。

七月份的亂聊天之後,有了許多新的進展。我在新加坡跟 Isaac 討論到像是亂聊天(CAL, Chatting At Large)這樣的聚會,其實在推動一種比針對特定主題所進行的動腦會議/大腦風暴(brainstorming)來說,更為基礎的對話:可以稱之為心智風暴(mindstorming)。這裡的心智(mind)指的是 Gregory Bateson 的說法:

心智是產生互動的各部份或成份的集合。心智中各個部份的互動,是由差異(difference)所引發的。

參與者在這樣的信任空間中,互相地擷取想法創意而動態地改變。正是因為我們的領域、學科與觀點的差異,我們能夠產生有趣的互動與火花。這樣的聚會名字,我把它叫做 ilyastorming;因為 ilya 同時也是 il y a(there is…)的意思,在這樣的聚會中,有狂風暴雨似的創意流竄。

這次邀請到從對岸返鄉省親,即將(如果簽證能夠順利「頒下」的話)出門遠行參加 WWDC 的 Lukhnos、以及鑽研量子物理的 Pektiong,計算語言學與輸入法的 b6s,分別亂談 OVGeoInfo(開放香草地理資訊輸入模組)、POJ (台語文白話字)最新進展與帶詞簡繁轉換。我會準備引言 SBF 群智基金會的 wego 計畫,並且與大家討論個人/社會媒體工具的最新想像。

時間是本週三(明天)下午七點鐘,地點在 Cafe Bastille(師大泰順街40巷23號,02-23699728)。上次請大家寄 email 給 ilyaericlee {at} gmail.com,效果不錯;所以這次還是請各位不吝發個 email 讓我知道各位有空會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