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學習的村落」 Village that Learns

我們到底為甚麼要做數位典藏?閱讀 22th APAN 新加坡會議Common Area 議程中泰國 HAII(Hydro and Agro Informatics Institute)的 Pisuth Paiboonrat 教授的投影片 〈Digital Pubsa Initiative〉,讓我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會學習的村落」(Village that Learns)是泰國推動農村資訊基礎建設的一個主要主題。根據 Hugh Thaweesak Koanantakool 在 APEC Tele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Working Group 新加坡會議中的準備資料,“A Village that Learns – Bridging a Rural Digital Divide in Thailand"(DOC 檔),「會學習的村落」目的在於在社區中建立以知識為基礎的社會,並且讓它們能夠獨立運作、永續經營。在農村區域的社群中,鼓勵人們表達自己的意見、作業與工作歷程、決定與實踐的資訊,並且強調學習的重要性。資訊科技因此而被用來當作是支援社區與社群管理發展更為有效率的工具。

Digital Pubsa 計畫的內容包括:在地傳統民俗藥用植物的整理、多語翻譯(古老手卷轉換成為正式語言)、資料與影像整合中心(Data/Image clearinghouse),藥用植物的生態學研究、毒理學研究,以及 Internet GIS 資料視覺化。其中重要的技術應用之一,就是將 wiki 應用在非同步翻譯古籍、交叉比對資訊、記載醫療使用的紀錄,以及組織具有相同興趣的研究社群等面向上。在地理資訊系統的整合上面,植物學校計畫(Botanical School Project)與 Digital Pubsa 一起將整合的泰文植物資訊提供網路服務。

我覺得這樣的計畫最後的成熟果實,茁壯在不同的資料與資訊相遇的時候。年輕的研究者可以透過地理資訊系統,查找傳統典籍中知識與今日地名的對應,同時發現今日的植物的分佈與詳盡相關資訊。這些研究者可以是生命科學的研究者,或者醫療專業領域的專家;也有可能是文化研究者,或者是自然資源管理與生態旅遊的專業經理人。收割成熟的果實,促成更進一步的發展與應用,也讓學校中的教師能夠重新點燃年輕學子對於知識的熱情與喜悅。HAII 期待未來能夠應用這些整合資訊,進行生物科技的實驗室研究,推展融合傳統與現代科技的民俗醫療。

我們的中醫藥系統目前推動了許多的資訊化工作(例如:中醫藥資訊網)。是否這樣的視野早就已經在優秀的台灣科學計畫中順利推展開來?是否我們的國家科學單位統合了這些技術與發現,早就已經讓台灣的人們過著融合著傳統的數位幸福生活了?我搜尋了一些資訊,但仍然是相當的困惑。從每一個單獨的專業與業務切入,走進的卻是一整片知識的樹林。我們是否該評估國家資源的挹注,落在單獨領域中所形成的態度以及資源壁壘,對於知識整合的整體效應?

政府的 e 化,社會的資訊化與知識化,以及最底層的村落能夠學習;這是三種截然不同的想像。彼此之間相互概念與實作上的重疊和差異,站在第一線的人們對於玩真的、玩假的,一定感受最為深刻。在政府中的 e 化是和體制、資源共同成長,社會的資訊化與知識化仰賴大規模開放規格與標準的相互結合與對話。學習村落,則是關注那些尚未變成體制的砂礫,尋找其中的傳統智慧,並將其有系統地轉化成為黃金。工具不缺、技術遍地,只是看我們能否從全世界的經驗與自己的跌倒過程,找到方向。

總結我從 Digital Pubsa 計畫中所學到的:透過典藏與資料庫建構的計畫,累積多媒體的資訊、以及灌注深入解析的後設資料,再透過社會軟體工具,例如 wiki 與 Internet GIS 軟體,將撰寫後設資料過程中的知識處理過程(例如校對與多語言轉譯),開放讓更多的參與者能夠一同分享。最後延伸計畫成果,以傳統智慧、多樣性保存為名,甚至更走進日常生活領域(例如民俗醫療或算命),讓社區的人們可以親身體驗與感受資訊化的果。這是相當好的一個資訊生態學的循環。

[Updated] 台灣農業資訊科技發展協會(資料最近更新時間為 2004 年…)在 2004 年曾經舉辦過「國際農業資訊科技發展與無線感測網路研習會」;中興大學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的萬一怒教授與國網中心的王耀聰先生,曾經在「2004 觀測格網技術論壇 – 環境觀測的研究與發展」會議中共同發表過「田間伺服器、嵌入式系統與迷你作業系統」 (Field Server, Embedded systems & Tiny OS)。這些議題都是泰國、馬來西亞與日本與會學者共同長期關心的主題。王耀聰先生也參加了 2005 年的 APAN會議,與泰國的 Pisuth Paiboonrat 教授有所交流。底下引述自王耀聰先生的〈泰國曼谷行(二)2005.01.24 〉

「…我利用休息時間跟深津時廣(FUKATSU Tokihiro)問了一些目前我們在實作上遇到的問題,並且展示了目前斗南地區的網站展示。也跟 Narongsak Pimpunchat 及 Pisuth Paiboonrat 問了一些技術細節與營運上的模式,因此 Pisuth Paiboonrat 邀請我上台跟大家分享一下台灣的田間伺服器發展現況,雖然我有投影片,不過這次竟然緊張到講得零零落落,跟去年去匹茲堡 SC 2004 會議那種傻勁不同。也許是突然要講,所以連稿子都沒準備,又覺得只講農業沒有太多東西可以講。

緊接著紐西蘭 Mattdraw (MetBroker 開發者)依慣例對 MetBroker 作了一番簡介說明。中場休息時,韓國 PUKYONG 大學(所在位置是類似釜山的發音)環境與大氣科學系(Dept. of Env. & Atmos Sci)談到對墾丁海底監測新聞稿)很有興趣,所以跟他討論了不少關於墾丁的發展困境在哪裡。

Narongsak Pimpunchat 接續上午的硬體展示,下午則比較傾向介紹軟體部分。我個人覺得比較值得學習的是 Pisuth Paiboonrat 談到泰國這邊推廣的方式,雖然第一部是軟硬體建置,但是就像目前生態格網與農業格網的窘境都是營運模式與人力資源,泰國以小學生作為資訊技術中介(Information Broker),讓小學生幫忙架設田間伺服器,並協助後續的維護,而這麼作也連帶具有非常好的環境教育效果,讓下一個世代的學生可以透過田間伺服器與世界接軌,讓小朋友更懂得食物栽種的辛勞。 」

很高興能夠搜尋到台灣朋友對於同樣人事物資訊的記載(這時候就會感謝有網路了 :P)我好奇的是泰國的經驗對於台灣的專業者,啟發了之後是否有實際上的影響?是否有付諸行動,連結到台灣的中小學地理實察課程?不曉得 2 年後的台灣農業格網計畫,進展如何?與農村和關心農業的社群朋友之間有甚麼樣的互動發展呢?出國有機會感受到國際場合的知識對話與進展,因此,我們自己土地上的重要網路科技發展機構,其發展與創新成果,更是令人期待啊。

「會學習的村落」 Village that Learns 有 “ 5 則留言 ”

  1. 兩點補充:

    1. 我認為 Digital Pubsa 計畫最終的價值有二,一者在於透過「延伸」(extension) 連結到更多的人與專業團體。他們連結的人與計畫越多,越重要,他們的計畫的價值就越高。原本底層的典藏(數位化資料)、社會軟體(社群經營),產出的價值固定。另一者的價值,在於啟動泰國年輕一代在資訊充足(information-rich)的環境中成長,充分運用連結的資訊來想像世界、作更有創意的運用與規劃。越多的年輕人被啟發,有能力透過 ICT 的詞彙表達與溝通,他們計畫的價值就越高。

    2. 對於經營永續與獨立發展,他們還需要跟經濟模組(microfinance)與政治模組(village council)作搭配:會政治的村落,以及會經濟的村落的加入,才是村落發展的全貌。

    又再加一點:

    3. 社會軟體工具,以及其他的 ICT 工具應該能夠增強部落內的溝通與協調能力。例如 topic maps 與其他知識管理標準與技術。一個長期的資訊工具運用觀點如果能夠被導入,那麼就比較不擔心垃圾資訊沖刷、帶走資訊素養的問題。

  2. 「會學習的村落」來看目前「社區總體營造」的發包式政經文化,應該蠻有趣的。最好奇的是國網中心王耀聰所談的田間伺服器與農業grid(斗南?)。

  3. 其實在臺灣農委會也有許多類似的計畫"默默的"在執行,如農業產銷履歷制度,社區農業推展計畫等.但因國人大多不重視農業發展,只偏重工商業資訊,所以無法全面推廣.有興趣可到農委會相關網站瀏覽.

  4. 沒想到無意間會發現有人引用我胡亂寫的遊記,真糗。

    關於田間伺服器(Field Server)是農業方面的專家所慣用的名詞,對於目前資訊學門比較慣用的辭彙則是感知網路(Sensor Network)。實質上在斗南協助農業生產履歷的經驗,讓我感觸蠻深的,但也因此知道台灣還是有一票人默默地在為台灣的農業努力著。很可惜農委會每年補助不同的單位,以致於在斗南地區的生產履歷系統並沒有延續下去。這部分去年我有做後續的追蹤,並前往霧峰農試所分享日本近幾年在田間伺服器的新發展,日本已經由松下電子(National,台灣講的國際牌)投資打造專用的田間伺服器,很可惜這兩年我雖然四處遊說廠商投入,卻很難說服廠商未來有多大的商機,反倒是 RFID 因為政府政策而欣欣向榮。若對這部分有興趣,歡迎回個信,我把投影片分享給您。

    泰國之行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便是他們運用小學生當作資訊種子教師,如您上文補充,間接將 ICT 內化到每個執行者的心中。我個人認為怎麼讓資訊賦予農業新的生命,政策面的支持真的是影響頗深。您文中提到『泰國的經驗對於台灣的專業者,啟發了之後是否有實際上的影響?是否有付諸行動,連結到台灣的中小學地理實察課程?』這方面,說來慚愧,就國網中心所扮演的角色,後續是沒有進一步的進展,因為當初農業格網的發展也僅能稱為生態格網的分支,而隔年協助水試所在台西文蛤方面的進展就顯著遜色多了。國網中心近兩年的主力仍舊比較專注於生態方面(福山、鴛鴦湖、墾丁、海生館),因為經驗法則說明:唯有內容吸引人,計畫才比較有機會成功。這其中有人的因素、學術政治的因素,縱使在許多人眼中以為很成功的計畫,都有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秘辛。

    往返新竹園區與高雄老家,我個人深深感受到那一份『數位落差』是如此明顯。唯一能做的也只能先從自己接觸得到的人開始『感染』,或許就小小工程師的思維也只能到這個程度,比高談闊論能帶來什麼重大的影響,相較務實些。跨領域的整合原本就是非常不容易的,也只能讓時間慢慢醞釀那一股跨越鴻溝的能量,相信當這股能量累積到足以讓一群人達成共識,跨越知識的藩籬,捨棄利害得失,台灣的農業應該就會風水輪流轉,成為新的主流。(想想屏東不就是在推農業園區嗎??)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