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攻擊聯合國觀察站

目前「至少」兩死,兩名重傷。聯合國安理會秘書長安南要求以色列完整調查整起事件(是否為蓄意攻擊)。路透社新聞與其他多篇新聞來源報導。震驚。

部落格評論文體大賞

昨天開會的當下,tm 傳來紙條「部落格可以不只是…」,讓我覺得精神一振;這是一個好的起手式,可以打出一套好拳來。就像當年 deadhead 說過,「沒有 blog 這回事!」這句話也可以翻譯成「部落格只不過是…」;一樣是一個很棒故事的開頭(說到開頭,也許你會記得《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開頭說故事法」)。

有沒有好的例子呢?有(不過是英文的,感謝 Kerim 的引介)。

住在美國馬里蘭州的自由作家、會計分析師跟詩人 Jim Henley 2001 年開始上線的部落格,Unqualified Offering,今年 4 月 7 日 9 點 09 分貼出一篇文章:blog。裡面只有一個字,blog。一分鐘後,讀者 Reader 先生貼出了第 1 篇的評論(Comment):Comment。到 5 月 17 日為止,讀者 Kevin Baker 貼出第 1104 篇評論。你可以把它看作是集體即興創作,真人演出的 comment 百科全書。

海的顏色:APAN 的地球觀測

台灣歌手張惠妹的〈聽海〉,一開始的歌詞是這樣寫的:

寫信告訴我今天 海是什麼顏色
夜夜陪著你的海 心情又如何
灰色是不想說 藍色是憂鬱
而漂泊的你 狂浪的心 停在哪裡

台灣是個環海的島嶼。颱風天人們忍不住去在風雨中觀浪,讚嘆大自然的奇觀;海也是諸多浪漫情愫寄託之所在。但是我們長大的經驗裡,卻很少關於海洋的知識與經歷。我讀到陳章波教授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監事、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在環境資訊中心的社論〈海嶼行腳參訪學〉裡這樣描繪著一個「參訪學」的整體面貌:

「…國人已經逐漸意識到:唯有建構海洋文化,才是台灣永續海島願景的基石。海洋文化的建構首重體驗,全身上下的感覺器官之外,心更要參與;透過學生DIY的體驗,最容易發揮實際的成效。

以大專院校的海洋通識課程為例,可以安排一個學期二到三學分,先介紹觀念,再讓學生分組規劃、執行,再報告及心得分享。課程的設計必須先有課堂討論,例如帶領學生欣賞海邊落日的景色:淡水河口、澎湖的觀音亭、墾丁的柴口…除了藉景詠志或觸景生情的感性外,也要融入像是解析美學原理等的理性部分。此外,更要教導學生人類學田野調查的要領,讓他們到現場後有即景啟悟的能力,開發及累積美學經驗,再把這些感受清楚地表達出來,就進入了文化美學的層面;甚至能夠創造詩歌、藝術品,或是因而設計生活用品,就進入經濟美學;完整看來就是充滿海洋氣息的人生美學。

學生有了這些感性、知性的基本認知後,就可以開始分組實習;各組中最好有各類不同習性、專長的人,才可以激盪出不同的想法。分組後首先要建構的是「這個學期組員想體驗什麼?」可以是一地全方位的參訪,或是以主題的方式進行。在取得初步共識後,透過上網查詢、讀書、訪談等等,分別去蒐集資料,接著討論遊程規劃,一起快樂、勇敢地去執行田野調查、欣賞景物及廟宇等等,再把感受與想法消化吸收,彙整出小組報告。報告的形式可以用攝影、繪圖、舞蹈、詩歌、文學等方式呈現,題材也可以包括人文、自然、歷史、地理等等。海嶼的總總可以激發許多的創意,重點是要藉著課堂報告,完成創作跟大家分享。…」

陳章波教授談的是跟海洋基礎性的、全方面接觸;這也許是一門大學部的通識,也可以是高中、國中就可以開始的初步吸收與接觸。感性與知性的平衡與調節,可以點燃一個長期生命的關注之火,能夠燃燒一輩子的火苗與照亮的光芒。

這次去新加坡參加 APAN(Asia-Pacific Advance Network,亞太先進網路會議),在主要參與的 e-Culture 議程之外,我另外參加了三天的三個主要議程:地球觀測(Earth Monitor Working Group)農業(Agriculture Working Group)以及知識本體(Ontology Working Group)。其中在地球觀測的一整天的議程中,我同樣地感受到那注視著地球與海洋的感性與知性之美。

地球觀測議程中首先有衛星相關的報告,由美國海洋與大氣總署(NOAA)Chris Elvidge 博士主持。在 Chris 介紹了地球觀測工作小組之後,由日本 NIAST 産業技術総合研究所網格技術研究中心的 Yamamoto, Hirokazu 山本浩万先生,講題是:ASTER and MODIS Data Processing Based on GEO Grid system(PPT 檔案),其中介紹架構在地理格網系統上的多國地球觀測衛星(EOS, Earth Observation System) Terra(EOS-AM1) 所裝載的 MODIS(MODerate-resolution Imaging Spectroradiometer)「中分辨率成像光譜儀」ASTER(Advanced Spaceborne Thermal Emission and Reflection Radiometer,高級多光譜-熱紅外成像儀系統) 影像資料的處理。影像資料的跨國共享是透過 ,SIDaB(Satellite Image DataBase in AFF) 來分享。

Chris 另外一個講題,是用衛星觀測來估算世界貧窮問題:Can poverty rates be estimated from satellite data? (PPT 檔案)。他先討論原本統計資料指標的可能問題,以及某些地方資訊回收不易,進而討論到利用衛星影像對各個地區光的不同使用類型做運算,拿這個結果與實際統計資料再做比對與校正。以衛星影像作為指標,涉及到光「文明」與「文化」在各地差異是否具有共同的意義;我在會議中提出了不丹的「快樂指數」遙遙領先的狀況,試圖為光的現象與貧窮之間仍需要其他的中介變數的想法。在這個議程中,以前用力讀過的《地圖權力學》就真的派上用場,讓我不致於在多層的轉化與運算中失去方向。不過由這個演講的方向來看,透過這種全面性的科學工具來論述社會生活,實在是一股強大的力量與不能忽視
的趨勢啊。

北海道大學水產科學研究院的海洋資源教授斉藤誠一(Sei-ichi Saitoh),接著介紹 Operational Fisheries Application of RS/GIS in Japan(PPT 檔案),日本目前遙測與地理資訊系統的漁業實際應用現況。把漁業、海洋放牧、水產養殖、後勤運輸、漁市場、零售、消費者飲食文化結合在一起,資訊系統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所謂的漁業地理資訊系統(Fisheries GIS),它是一個包括三度空間加上時間的 4D 座標系統,內含海洋與氣候互動資訊、氣候變遷資訊、生物的資訊、船隻的資訊、船隻本身所蒐集的魚群資訊等;而一個漁業地理資訊系統應該要能夠提供對於漁業有用的加值資訊、以及無所不在、包括衛星影像在內的資訊提供架構。斉藤教授以烏賊(squid)、金槍魚(albacore)等四種魚類為例,以各種不同的圖的合併計算,來顯示與預估他們的潛在漁場位置。漁民可以透過安裝這套 TOREDAS(トレダ ス,Start to fish/開始捕魚)系統,便能夠在大海中得到資訊的輔助。

這套系統中的各種指標,是讓我覺得最驚奇的地方。例如在投影片中介紹,如何透過三種不同的預測方法,疊合不同衛星與測量儀器的圖像,計算出不同的 CPUes 漁獲豐富度的指標。其他的聽眾在這場很棒的演講中,忍不住詢問其他種類的漁獲如何預測出漁場的問題,斉藤誠一教授表示他目前只針對這四種做估算。至於他怎麼知道衛星影像上的這個區域是烏賊或是金槍魚?齊藤誠一教授就是利用提著燈找烏賊的漁民,在衛星影像上面找出大群烏賊的蹤跡。這是一種混合的解決方案(hybrid solution),我覺得完全解答了對於這些衛星影像資訊利用上的根本問題:透過建立社群與社群互動,交叉比對出影像中的可能資訊區塊與範圍。我的老友楊振賢有一句名言:「不要提著燈籠找螢火蟲。」我是不太懂楊大師這句話背後的哲學氣氛啦,不過北海道的漁業教授就是利用提著燈找烏賊的漁民,註記衛星影像並定位出大群烏賊的蹤跡。

由於台灣的漁業發展以及前一陣子有被國際間制裁的新聞,我問斉藤教授,如何在 RS/GIS 應用中,規劃永續經營(捕漁)的指標?如何處理 over fishing 的問題?他們說目前就是正在研究這個問題,例如如何跟法令規章結合等等,這些都會是這套系統順利運作後,接下來浮現的長期課題。他們成立了一家 SpaceFish 公司,同時也將目前的研究成果推動到北海道的漁業當中。

Chris 最後上台講了另外一個聯合國目前關注的重要議題:如何透過衛星偵測檢視亞洲 gas flaring 氣體燃燒情形(Satellite data estimates of gas flaring volumes in Asia)。我在台下跟他閒聊時,忍不住跟他開玩笑說,「好恐怖喲,你沒事就一直在監控各個國家!」;結果他回答「也還好啦,一天頂多看個一兩次啦…」實在讓我笑到噴飯。

另外的幾個報告分別討論日本今年(2006)初所發射的 ALOS(Advanced Land Observation Satellite,陸域観測技術衛星) 上的三種觀測儀器:PRISM(パンクロマチック立体視センサー,Panchromatic Remote-sensing Instrument for Stereo Mapping,全色遙感立體測繪儀)AVNIR-2(高性能可視近赤外放射計2型,Advanced Visible and Near Infrared Radiometer type-2,高性能可見光和近紅外輻射計2型)PALSAR(フェーズドアレイ方式Lバンド合成開口レーダ,Phased Array type L-band Synthetic Aperture Radar,相控陣型L波段合成孔徑雷達)。這些新設備是報告的主角,也有更豐富的資訊可以後續取得。

最後一個議程是新加坡的地球觀測活動報告。除了如何從衛星影像推測地表火災的統計模式之外,CRISP(Center for Remote Imaging, Sensing and Processing) 的科學家 Alice Heng 報告題目:Retrieval of coastal sea water parameters from high resolution satellite images,很有趣地帶學生實際取水進行光譜實驗、比對衛星影像結果。跟追蹤漁民的捕烏賊燈光一樣,這些現場取水的光譜實驗,可以視為是人工校正、註記衛星影像資訊的成果,對於後續如何解釋影像具有很大的幫助。而這個議程也順利地讓新加坡遙測科學團隊與國際地球觀測社群,在亞洲為名的研討會中相互交流,我覺得這是另外一個讓我感觸很深的地方。

總的來說,我覺得架構在網格與網路技術的不斷進展上,大規模資料與研究成果的跨界分享其實是讓人很興奮的事,而這些令人感動的興奮感背後是交織著感性與知性的努力。如果說純粹是科學,技術與工具的交流能夠帶來的動力有限;而面對同一個地球,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能夠貢獻、連結到更大的整體,這種感覺其實更為纖細,彷彿涓涓細流地在背後支持著國際交流的相遇、邂逅與合作。我覺得,這是一種幸福的充電感受。

相關參考連結

  • 日本 JAXA 的 ALOS 計畫官方正式英文網站
  • 中國新華網:日本重金砸向間諜衛星 為恢復軍事大國地位鋪路?“三隻眼”的 日本“大地”號陸地觀測技術衛星日本“大地”號陸地觀測衛星順利升空日本三年太空計劃
  • 香港政府天文台所製作的資訊介紹網頁
  • 逢甲釣魚社網頁中有台灣衛星圖
  • 積丹尼的Taiwan 衛星定位系統 GPS and 座標轉換 TWD67, TWD97, WGS84 coordinate transformations
  • Working with Coordinates and Units
  • GPSInformation.net
  • 李彥旻所寫的 Geography-NationalGrid-TW 的Perl 模組
  • 台灣軍方衛星影像計畫秘辛
  • 基本地形圖資料庫網站
  • Air Media 媒體航空公司:WIRED 跟 TST

    我順利的走到了我的座位旁邊,坐了下來。我的座位在公共空間旁,通常是長途旅行很多人伸展雙腿的空間。人們在這附近逗留,排隊等待空出來的私密空間。這次我雖然沒有透過 Internet 定位(因為不知道新加坡航空公司是否不歡迎 Apple 的使用者….我始終無法順利登入網站),但是電話事先 check-in 的確是一個良好的美德。並沒有甚麼新鮮資訊的我,還是忍不住推薦。一個安靜、寬敞的座位讓注意力得以集中起來。

    飛機起飛前的時間通常很浮躁。在這個時候很難愉悅地享受閱讀報紙的樂趣。我打開了在機場最後一分鐘選擇放進行囊的 WIRED 雜誌,它徹底讓周圍的聲響瞬間消失。這一「集」(我覺得 WIRED 真的很像綜藝節目)的封面人物是:Stephen Colbert 史蒂芬.怕熊(對,t 不發音,而且他真的很怕熊) 的超級詭異笑容加上被線鋸切到一半的 iPod。44 頁的 HOWTO 特別報導,以「怕熊」先生作為範例,介紹 DIY 時代的超級專家們(老先生們都會說那是「萬事通」….,好啦,我知道很冷啦)。

    就像在機場你會看到的 Adidas 愛迪達的廣告「Impossible is nothing」(「不可能」…不算甚麼啦!)一樣,這個時代的新知識每天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不斷湧出來(你甚至還關不掉它)。上個世紀電視時代每個人可以分到 15 分鐘的出名時間,這個世紀 Wikipedia 時代,每個人可以分到 Gmail 帳號 2GB 的信箱、跟 Wikipedia 維基百科的條目;愛寫幾條就寫幾條(只是會被移送管訓而已)。

    長期 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節目中的資深專家新聞特派員(Senior Expert New Correspondent)的角色,讓「怕熊」先生變成了專家的代名詞;而在他自己的節目 The Colbert Report 中,他的下一個挑戰是向專家挑戰:反專家(anti-expert)。

    “My show is an exercise in will-fully ignorant, emotionally based, nonintellectual, incurious passion about things. For instance, what gives Britannica the right to tell me that the Panama Canal was built in 1914? If I want to say 1941, that’s my right. 我的節目是練習當一個意志張揚、無知、情緒化、反智、對一切事物充滿揚棄好奇心的熱情的傢伙。舉例來說,誰讓大英百科全書有權利告訴我說,巴拿馬運河建造於 1914 年?如果我想說它是 1941 年造的,有甚麼不可以?這是我的權利!"

    所以這集 WIRED 雜誌的 HOWTO 專輯,就是向「專輯」宣戰:如何製作一個讓人興趣盎然、樂趣十足的「反專輯」:HOWTO…Be an Expert at Everything! 如果說所有的類似專輯(對,毫無疑問地,他們已經都遜掉了)都想要解答你的疑惑的話,這個專輯更感興趣的是那些問題:我們還能夠問出那些有意思的問題?找答案,誰不會啊…想出一些不會了無新意的問題,那才算是挑戰吧。「電腦爛掉的時候,你有那些自我治療的方法呢?」你可以試試下列的作法:打開一個紙袋然後對正中央吸氣跟呼氣。持續三到五分鐘;或者泡花草茶、或者攤開你的瑜珈墊作瑜珈。更重要的是有圖解,簡單、清楚、明瞭:我們閱讀只是為了確認我們已經了解的事情。重新學習那些明顯到被忽略的事實。

    起飛之後,繫上安全帶的指示燈號熄滅。周圍的聲音逐漸(真的)安靜下來,人們也找到各自有興趣的媒體安歇了進去。我換上了涼鞋,喝著 Caspire 啤酒(其實是因為擔心飛機起飛壓力增加會爆炸所以才趕快喝掉的),正想找著新鮮事情來作。這個時候,The Straits Time 就是一個很棒的選擇了。上飛機選擇的報紙,就像網站依照不同使用者特別設計的專屬入口一樣,決定了在閱讀旅程中世界呈現的方式;而沒有 Foutune、Herald Tribune 或 The Wallstreet Journal 在手的旅客,除非你有自備 LoTR-RoTK 或《達文西密碼》,接下來的幾百分鐘人生就只能乖乖地變成彩色的(對,就是盯著螢幕看)。

    我真的蠻喜歡 The Straits Time 的(喜歡到不只一度,是兩三度很想把報紙 A 回家)。用我自己的術語來說,就是我覺得它呈現世界的方式,很符合(也是我 :P)想像中的面貌。封面頭條是新加坡航空公司添購了 29 部法國空中巴士的客機(然後還有幾十台波音客機陸續要交貨),我就想,哇,這份報紙知道我今天會坐新加坡航空公司的飛機耶。真讚,亂互動一把的。多少人夢想在 Second Life 裡面搞一個自己的分身、複製真實的生活工作環境啊;而我只需要伸手拿一份報紙,就讓真實與虛擬交融無間。

    The Straits Time 北京的特派員撰寫了一篇令人沉吟再三的文章,關於中國大陸工作競爭激烈的程度,深土川的人力資源公司已經跟廣西撞族自治區的某大學簽訂建教合作事宜,將大學英語系的畢業生直接派往當地的外商公司擔任家庭清潔與褓姆的工作。由於薪水月薪可達 1800 元人民幣,而且是廣西教師薪水的 10 倍,所以還是相當好的經濟誘因。為了這議題,他們還拍了一張年輕女性戴著學士帽擰拖把的剪影照片。

    這個問題其實是所有知識分子都會關心的問題;我在新加坡坐在計程車上,跟每個司機聊的都是孩子(大學畢業)的就業情形。有工作的年輕人,才有機會消費;有好工作的年輕人,才有更進一步思考深入問題的觀眾,才有好的節目、好的雜誌與書籍的需求,才有對於專業知識分子、而非大量愚蠢失智官僚的需求。我就開始回想,最近我印象中上一次閱讀台灣媒體處理這個議題是甚麼時候?切入的重點又是甚麼?在這個世界中,亞洲這些國家各自的情形,所佔的比重又有多少?台灣跟這些國家之間的知識鍊關係,是否有更細緻的對話?

    另外一個專題(當然)是以色列攻打黎巴嫩。戰爭已經進行第十天了,The Straits Time 認為這場戰爭不是以色列跟黎巴嫩兩造的私事而已,它介紹這場戰爭背後的各股勢力,並且各以一個重要人物來代表,讓讀者借著這些個人的介紹,更認識這場戰爭背後的複雜問題。我於是重新複習了伊朗總統、真主黨領袖、敘利亞總統、以色列的新任總理、埃及總統的簡單介紹;更重要的是,我還複習了他們的全名。如果下一次我再閱讀其他國際期刊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是誰、如果我想要更深入的資訊,我還可以搜尋比較更多的資訊來源。

    反過來揣想一下國內的媒體。國際的訊息我只有在幾個人名主導的節目當中會有機會深入了解,例如東吳大學的劉必榮教授,他或者之前自己主持公視或者年代的節目,或者被 News 98 陳鳳馨的節目專訪。但是我總覺得猛虎難敵猴群,平常沒有國際資訊環繞,僅僅在這一兩個節目當中吸收資訊,總覺得好像是隔靴搔癢一樣,甚至有種幻覺(「我常常看劉必榮,我很有國際觀、世界觀」)讓人取代了各行各業、各種專業者自己本身對於國際資訊的需求。

    也許這跟果汁一樣。如果只是想要喝「果汁」,那我們只需要 7-11 或者「費太太」或者其他任何替代物就夠了。但是如果我們需要的是新鮮的水果、用不錯的設備保留原本的養分纖維脂肪(我開玩笑的),那麼我們可能需要貴夫人、新力康或者陳月卿推薦的高檔果汁機。替代物的幻覺讓我們喝進去的可能是糖、可能是像是果汁的東西。甚至沒錯,你的確喝到果汁了;但是你也只得到果汁這兩個字而已,健康、生活的滿足感、跟周圍人們分享的樂趣則放在便利商店門口,忘了帶走。

    我在 The Straits Time 上面讀到各國的新聞。台灣它報導了民進黨即將舉行的代表大會、訪問了徐永明、陳唐山,清楚地描述了目前各方對於未來的看法。日本這週二公佈的學者紀錄或者天皇歷史檔案,則是描述了當時日本天皇在靖國神社決定祭祀二次大戰戰犯之後,停止參拜神社的決定。南北韓之間的消息等等。由於我最後還是沒有 A 走報紙,我記得的只剩下上面那些。

    一個中產階級的誕生:以飛機為例

    在新加坡航空公司的飛機上,我深深地感受到一個中產階級意識的浮現。這樣講真的很聳,因為就像是普魯斯特做夢要正經八百地寫個 14 頁一樣,連我自己都覺得,這種說法真的有點讓人半信半疑。

    首先是座位。有的時候我會想像,人在飛機上坐在那裡,就跟生下來是生在地球的那一個地方、父母是誰一樣,是自己沒有辦法決定的。但是當我到機場航空公司櫃台 check-in 時,前方的 Internet Check-in 櫃台粉碎了我的這種信念。一個男人將行進路線標誌繩拉了起來,很自在地往櫃台移動。航空公司櫃台小姐很親切地詢問他:「您已經在網路上劃好位了嗎?」我於是感受到頭上被大槌子重重的一擊。同樣使用網際網路(而且我還號稱是網路的重度使用者),我竟然沒有在網路上先劃好座位?遜掉了!所以在我自己 check-in 時,我請櫃台小姐幫我查詢看有沒有較舒服的座位(「我需要使用 laptop 比較方便的位置」),她在查詢已經滿了的座位分佈情形之後,給我的建議是:先掛座位調整的 request,然後等所有旅客都 check-in 完畢之後,有些家庭旅遊沒有報到的空位時,可以在登機門的櫃台進行座位的調整。

    這真是神奇啊。一下子座位這件事情,就讓我對飛機的想像完全改觀。原來我是在使用一個服務,這個服務可以依照我的各種需求而做出調整。原本以為飛機是一種生來如此、讓人默默地坐進自己的位置等到飛機落地的「交通工具」,一下子變成了一種現代化的商品與服務,滿足「中產階級」旅行中的種種舒適與逸樂需求;經濟艙再也沒有那麼痛苦了。

    由於我在登機門櫃台處主動地請他們幫我查詢 request 的結果,櫃台小姐很親切地協助我從飛機的正中央、換到了走道的座位。我放心地等候所有人上飛機,也看到一班飛機上各式各樣有趣的乘客從中正國際機場出發,飛往新加坡(例如好像有整班小學生的旅行、外國、台灣等等不同樣貌的客人們)。也由於應該是倒數幾個登機的,我也看到了前方商務艙或頭等艙的稀疏。一班滿的飛機,不同的艙等風景不同,裡面應該有各式各樣的經營方式來讓人們各安其位。每個座位價錢都不相同,提供的服務與舒適程度,扮演著足夠的刺激來讓商務旅行(花公司錢的旅客)的乘客選擇不同的移動方式。

    對中產階級來說,最重要的不就是這些嗎?對未來的希望與想像。只要再多賺一點錢、對公司來說更重要,我就可以從經濟艙移動到商務艙了。因為未來我會到那裡去,所以現在我不會去揭竿起義,宣稱「整架飛機的經濟艙乘客團結起來!」「飛機的空間分配需要公平正義!」未來的想像,讓中產階級乘客甘願用安全帶把自己鎖在座位上。

    報紙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中產階級想像工具。你記得上次在飛機上看的雜誌內容寫些甚麼嗎?我相信沒有人記得(連我自己也記不得)。我今天看的報紙是 The Straits Times,一份新加坡的英文報紙(我很好奇這份報紙是否是今天早班的飛機運來的?在一個寸土寸金的空間中,他們運了多少份?)。我讀了以色列-黎巴嫩的消息,更正了我對最近這個超級嚴重的國際衝突的最初印象:黎巴嫩容許 Hizablah 在以黎邊界綁架 2名、殺了 6 名士兵。星期六特刊:建議新加坡人去八個地方遊覽(便宜的旅程)渡假。前南韓的部長透過聯合國南韓代表團(South Korea mission)低調地表達了要競選安南下位後的聯合國安理會秘書長;其他的競爭對手包括泰國的前首相。另外有一篇相當不錯的分析報導,討論中國大陸針對高科技產業標準的科技政策與策略。也有很多關於亞洲其他地方的新聞。

    今天早上我還在家中跟姊姊和姊夫討論,到底 UDN 內容夾帶 New York Times 是好還是壞。我認為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原本這些內容空間是可以用來培養本地的觀察者、長期經營國際視野的地方;這些經營包括有本地的作者、本地的編輯團隊、本地的行銷規劃構想。如今省掉所有的 overhead,然後用代理的方式將內容直接引進。我認為長期來說是消除這些未來的可能。當個讀者跟當個執行者,這中間是有很巨大的差異的。當然台灣的讀者能夠享受紐約時報的內容,這多好啊。但是徹底地反省的話,我為甚麼還要買國內的報紙呢?我直接看紐約時報,不是更能夠迎合台灣讀者的想像嗎?

    比較 The Straits Times 跟台灣的報紙,我很關心的是讀者的想像能力。我們像是只能夠理解台灣自己事務、被豢養在看不見的孤立監牢裡。拿著 The Straits Times 的旅客便想像著自己「休假」這件事情在做些甚麼,台灣的旅遊版彷彿也是在生產這樣的想像。然而中間有沒有差異?我覺得 TST 整體的地球觀點是有所整合的,而台灣的世界觀點是被限制住的;旅遊版當中的南韓、跟政治版的南韓是有所連結的。所以台灣廠商與全球人競爭時,唯一擁有的能力僅僅是更低的價格,沒有機會在其他的面向上與別人一較長短。

    食物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部份。當航空公司要向乘客傳達,他們是多麼專業的一個服務提供者的時候,他們會有甚麼樣的要求與堅持呢?使用甚麼樣的器具、推出甚麼樣的餐飲服務,甚至甚麼叫做在飛機上喝紅酒?飛機是一個大型的商店,將免稅商品、飲食、休息(乘坐與睡眠)、娛樂跟人們一起移動。試圖在空間中移動的,就是客戶的生活。我們原本的生活中,有沒有每餐搭配紅酒呢?有的話,在飛行的飲食當中酌飲,其實是生活的延伸啊。我們在飛機中享受別人的生活,這不就是開始想像當一個中產階級嘛。

    我這時候就想要統計家庭的資訊了。我們在甚麼時候曾經被教過該如何喝紅酒?如何坐飛機?平均坐多少次?我最早出國是 1999年,我 26 歲那一年,第一次一個人坐飛機去 Amsterdam。我的爸爸媽媽應該沒有國際旅行的經驗。你呢?現在的小孩呢?

    「一架飛機是一個世界的縮影。」(這是聰明的 Judi Foster 所演出的 Air Plan 《空中計畫》幕後花絮中的導演與演員訪問中的一句警句。我們能否從飛機開始學習想像,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中產階級一員?然後同時把反省與創新的動力保持,我覺得就是這個島嶼開始擁抱世界的起點。

    自由果汁(Free Juice)及其他

    我現在每天早上都會打果汁。

    說起果汁,有很多的小故事。Joy 在 San Jose 的早餐秘方、Jumba Juice 的新奇、《全民公敵》當中黑人律師的最愛是果汁機。我媽媽最喜歡在家庭聚會的時候,幫每個家庭準備一大袋的好幾種水果;我們都笑她是開水果行的。

    今天早上的果汁是:兩顆蘋果、2/3 個檸檬(切片)、一顆金黃色奇異果、冰凍的香蕉兩根、半根 Carrot;然後加上一杯 250cc 的水、兩匙蜂蜜。大約是四人份,用新力康果汁機。這樣出來就是夢幻的果汁。

    在這些成份中,蘋果與香蕉的角色是當作基底,檸檬的角色是提味;有的時候我會用苦瓜來提味。提味的意思是,這樣的果汁喝起來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像是味覺的甦醒。另外通常我會在冷凍庫裡面一起準備鳳梨跟香蕉。除了一些改良過的鳳梨之外,通常鳳梨直接吃它的纖維會比較粗,有時候說鳳梨很「利/厲」(sharp),如果放在冷凍庫然後再用果汁機攪碎,就會很讚。Carrot 很甜,而且顏色很鮮艷,有時候用 Carrot 就不用使用蜂蜜了。Carrot 也有獨特的味道,透過檸檬可以讓這些味道加以調和。

    奇異果如果不是金黃色的 si-king-e 奇異果,綠色的奇異果會比較「利」,在處理上比較不容易調和。所以我通常都用金黃色的奇異果來打果汁。綠色的選擇還有西洋芹菜,很大一把每次一片,會讓你的果汁有清新的蔬菜味。我覺得這樣很好。我有看過果汁食譜,有將奇異果跟芹菜一起打的類型。

    這些算是打了一兩個月的心得:藉由每天跟這些水果打交道,知道用甚麼工具、怎麼處理蔬果類的食材、如何讓垃圾產量最少、以全食物(whole food)的精神吃進完整的食物精華、讓工作環境乾淨等等問題。接下來應該可以看著食譜,想像著為甚麼將不同的成份組合,可以有某些特殊果汁完成。然後再進階是對於食物食材的深入了解。

    Internet Taxi

    要出門搭飛機之前,我用 google 搜尋了一下「計程車 機場接送」,第一眼就看到這個掛在 eBay 上販賣機場長途接送服務的余先生。他所販賣的商品就是他的名片,不,是他的服務。打電話給他,然後說「我現在要去機場。」「我現在在三重,20分鐘後到。」

    開往機場的路途很有趣。我上車之後跟駕駛余先生說,你的名片放在 eBay 上面,實在是一個很聰明的作法。所有搜尋第一個看到的是你的名片。他說,他原來擺在 yahoo 奇摩上面,但是因為要繳 250 元的月「租」費,實在太貴了。所以就把資料分在其他的地方擺置。每天 Yahoo 奇摩會有 15 到 20 個人次的瀏覽,在 eBay 上面只有 5、6 個人次左右的瀏覽。

    除了販賣叫車服務之外,他在 yahoo 奇摩的虛擬商店還有販賣大約 300 種商品。「昨天晚上我才剛跟一個墨西哥的客人討論,想到要寄到墨西哥要 10 幾天就覺得好遠喲,」他這麼說。他因為最近迷 M2N(一個女子樂團?),所以就批了一些貨進來一起跟好朋友分享。

    他之前是在唱片業做事。在出社會之初,因為不知道要作些甚麼,所以就挑了唱片業決定從頭開始做起。包括當時錄音帶母帶的所有部份、殼子、螺絲等等統統都要一樣一樣的學。也因為錄音帶這件事情而跑遍了許多當時的科技公司。然後在整個產業轉變到 CD 的時候,就離開了這個業界。

    投入作計程車也是有五六年的時間。我看著這台 Camry 2.0G 的車況,應該也是新車吧。他已經因為投入開車,跑車的傲人成績讓他換了一台又一台的新車。這已經是他換的第三部車了。第一年還沒有結束,就已經換了第一台、第二台是一年半的時候。而第三台車再第二年的時候達成。

    在一九九八年左右,他已經率先把汽車改裝成可以看電視、打電動的豪華享受。親自跑到日本去採購天線(台語發音)。那時候客人坐上他的車子,都會被環繞的科技奇景與收訊清楚的電視螢幕感到驚奇不已。

    現在,他則回歸到簡單單純的風格。汽車裡面沒有多餘的裝飾、天窗明亮而清爽。他自己則說,人家搭乘你的車就是要享受舒適、平靜的感覺,而太多的裝備讓搭車的體驗變得太過複雜。「但是要有音樂啦,」他笑笑地說。「音樂是搭車經驗中不可或缺的部份。所以我會很注重音樂的選擇。」

    我問他對於能夠賺到第三台車,他覺得最核心的關鍵因素是甚麼?他認為是「搜尋與掌握情報」。因為有掌握別人到底在關心甚麼、如何跟他的客人搭配合作,他的乘客下次有長途旅程想要叫車時,想到的第一個就是他。於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服務重點在甚麼地方:他合作的很多都是國內外採購的廠商,以包車的方式帶著業務去拜訪客戶的客戶。他們可以放心地讓他的車子帶著跑遍台灣各地,而余先生的日語能力也特別照顧著日本的廠商。他們所關心的問題,余先生都事先蒐集好如何解決他們的需求:例如拜訪的重點、購買的禮物,甚至還有國內大理石的廠商,讓他一起來協助參與選購材料。日本廠商來國內拜訪客戶,通常都是在討論該如何談判。

    另外一件事情是他的「敬業」與「全心投入」這份工作。他覺得快樂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讓客戶也因為他覺得搭車的經驗輕鬆與舒適。

    這件事情讓他變得跟別人不一樣。而他自己很清楚。

    我很驚訝,一個計程車駕駛所能夠增加的價值可以到甚麼樣的程度。可以訴說多國語言(能夠充分的溝通)、必要時的殺價助理(協助顧客取得較低的價格)、長時間採購行程中的秘書(行程控管,甚至特殊情境的代理人),這些都已經超過我們所想像計程車司機的刻板印象。而這些努力「跨界」的嘗試,讓這位駕駛,成為客戶想到的時候的第一人選。

    如果說有甚麼疑惑的話,我想會是:在這七、八年來司機生涯中的 downside 故事。他如何找出自己的獨特價值?在還沒有找出那些獨特性之前,他有沒有嘗試錯誤的經歷?他的人際關係如何?如此的投入在工作中,對於他的生活有怎麼樣的影響?感情生活呢?

    另外則想要思考的是,網際網路對他的未來有甚麼樣的幫助。如今他的模式,他想要架設網站、留下有 email 的名片,希望能夠持續地跟他的客戶溝通。這會怎麼樣地改變他的未來?我給他的建議是「取一個特別的名字」Internet Taxi 「網際網路計程車」,一如我建議 Martin 用「人民風」FON PRC,People’s Router of China 紅色 Router 來跟中國人民對話、建議 Schee 用 Domu 太魯閣族人的慣用語「拼了」(Ping 了)來推動一個新的 RSS 運動。我覺得對於一個能夠說出,「搜尋與情報」是他獨特價值的計程車司機來說,Internet Taxi 應該是當之無愧的稱號。裝甚麼 gadget、架什麼網站,都是一個精彩優秀概念之後的後續行動。

    因為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是誰。然後就是把它活出來就是了。

    新加坡部落格

    週日要出發去新加坡參加 APAN 會議,參加關於 e-Culture 的論壇並且主持工作小組會議。出發前終於有時間搜尋一下這個第一次要造訪的亞洲模範生、城市國家,快速地攫取一些初步的印象。世界頂級舒適的 Changi 樟宜機場Portnoy 網站中關於新加坡的文章GVO Singapore 、Hueichih Loy 的 From A Singapore AngleSingaporeAngle.comTomorrow.sgXiaxue,Mr. Brown 的名人部落格。也造訪了胡戈的 Jeremiahfoo.com,知道了新加坡有 IMAX 3D 電影院。Google Calendar 上也有許多(238 筆)新加坡的活動資訊。

    有沒有各位覺得關於新加坡不錯的人、事、地、物資訊呢?否則,全宇宙都會告訴我說,天啊,你竟然要去新加坡一個禮拜那麼久?(我連蘭嶼都可以待一兩週了…)

    閱讀〈龜趣來嘻〉與相關討論

    Portnoy 最近有三則重要的消息,我覺得很值得大家關注:ohmynews國際公民記者論壇,他推薦 Ethan Zuckerman 可以一讀;GVO 新聞印度孟買火車遭受炸彈攻擊死傷慘重,他推薦 Waking Up Twice 的 Bombay Blasts/Mumbai Blasts吳皓獲釋

    另外樂生病友抗議事件,也是值得持續關注的議題。昨天開會碰到台權會的劉靜怡,討論到應該利用被偵訊的時間作一些功課,例如在分局附近架設 AP(要不要來 FON 一下啊?)、讓所有的參與學生了解一下警方行動流程、原則與守則,實際討論估算人權律師救援等的運動成本,規劃下一次運動的實際問題與細節。這些現實的問題,例如不要用新鮮的雞蛋去砸,而是用大家家中的過期雞蛋去砸,涉及到太多需要掌握的後勤作業工作流程;如果沒有對運動成本有清楚的估算,對於兩造動員所付出的社會代價就難以清楚了解與從中學習。

    看著連續劇,我只感到悲傷

    在報紙與電視瞄到第一連續劇的繼續上演。看著面對著權勢在鎂光燈下張皇閃躲,人們迴避責任的說詞與外部的責難不斷湧出,我只覺得對這些參與演出、以及不得不看這些連續劇的人們,感到無比的悲傷。這些都是優秀的長輩、優秀的政治參與者、民主與社會運動人士、優秀的商業經理人、優秀的專業者,如今都在第一連續劇的播映期間,不斷地被迫作出難堪的演出,就像上綜藝節目打片的實力派歌手一樣。

    在專業倫理面前,再怎麼擁有實力與資源如果沒有操守,都得倉皇中箭落馬。

    底下新聞的學界聲明,以及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的反省,我覺得是找回自己的開始。

    而對台灣的公民,我們呼籲:讓我們以民主的價值和理想,來豐富我們對台灣的認同。當我們因為認同立場,而放棄對提升民主的追求,我們其實也殘害了我們的台灣認同。

    台灣認同目前正遭遇著艱難的挑戰。外部,我們面對中國崛起的強大軍事威脅和經濟影響力;內部,台灣民眾的認同仍處於分裂的狀態。民主品質的提升,是台灣認同目前唯一可恃的基礎。如果沒有高品質的民主生活,我們如何說服自己及他人,為台灣奉獻心和力?義大利民族主義運動領袖馬志尼在建國運動中,告訴他的義大利同胞:「如果有一天義大利人不再追求自由和民主,我將以身為義大利人為恥。」我們則要如何對自己、對我們的後代解釋,我們今天的努力和作為呢?

    民主不只是一套安排政治權力的制度,它同時也是一個要求其公民不斷反省、有意識地更新,不斷充實其內涵、提升其理想的道德社區。認同不應是一個區辨敵我的口號,它更需要充實的文化價值做為其內涵。

    「民主政治和台灣認同的道德危機——我們對總統、執政黨和台灣公民的呼籲」,由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吳乃德發起,參與的學者包括清大教授李丁讚、吳介民、婦女新知董事長黃長玲等多位學者教授。

    「一百年來,台大醫院不曾因多看了一個日本總督而增加它的榮耀,也不曾因少看了一個日本總督而減少它的光環;同樣的,台大醫院也不因為多看了一個台灣總統而增加它的榮耀,也不會因為少看了一個台灣總統而減少它的光環。台大醫院只要注意自己是不是台灣最好的醫院?那裏需要在意一個病人的去留。」

    我一直覺得自尊、自信、不畏世俗名利,是我們台大醫院屹立百年來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尤其在SARS一役,當時台大急診部十位同仁感染而被迫停診。面對危局,院方下令急診部所有同仁全部隔離觀察,十天期滿結束,確定沒有被感染者,院方又下令全員恢復上班。對抗SARS,在那風聲鶴唳的時刻,台大上下沒有人逃避、辭職、請假、舉牌抗議,連出聲抱怨都沒有。台大急診部從醫師到工友的高度紀律,在最危急的時刻,保住了台大百年的榮譽。

    如果我們回過頭來檢視趙建銘一案,我們對得起一百年堆積起來的榮譽嗎?台開案、藥商回扣案、署桃院長案、虛設人頭戶斂財幾千萬,還有月刷幾百萬的奢華,這些都是突然發生的嗎?試想:台大醫院一個外科系的新進主治醫師是怎麼過日子的?早上七點半晨會,白天帶學生上課、幫老師開刀、看門診,傍晚找機會開自己病人的刀,晚上博士班上課、做實驗、深夜寫論文,運氣不好的,凌晨還要來開急診刀。如果一個新進主治醫師是這樣過日子,趙建銘怎麼有時間去三井宴、內線炒股、到處看豪宅、介入各種人事案?

    〈在權勢之前 我們竟矮了身子〉,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