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與繞路:整體不爽的理論化實踐

貓小姐 Le Salon de Princesse Alexandra,其中分類 「修道院筆記」裡的〈本國教育之失敗〉有蠻讚的長篇獨白,值得(勉強斷章取義)一記:

「…因為這緣故,害我油然而生對中華民國跟國民黨(因為白爛)的不滿。
說起來,孫文的著作其實算頗有創意的,再者,他至少不是蛋頭學者,
知道革命之後,就是要進行建設,蓋鐵路開港口搞土地之類的務實政策,
雖然這些其實都需要專業,他的實業計畫只能參考,
可是,他至少知道要朝「落實建設」的方向前進,
而不是繼續講瞎米深化民主,持續改革這種空洞蠢話。
我就說吧,我因為完全看不懂三民主義課本,只好去讀孫文原著,
那我是讀建國方略而不是美麗島耶,居然還可以長成台獨份子,
本國教育的失敗啊,實在不是普通的啊~
所以,老台獨每次都要強調,掌握教育權的重要,並且推崇杜部長,
他們以為要掌握教育的內容,才能落實台灣意識,我對這點非常存疑,
會被政府洗腦的人呢,本來就是腦筋不清的人,
所以自然的會西瓜靠大邊,那只要繼續執政,政績不要太爛,
其實人民就會自然的有台灣意識也會愛國,
要是政績很爛,一個國家亂七八糟的,
就會像短腳貓說的,這樣的人民跟國家,要愛也蠻困難的。」

我平常寫的大多是複雜思緒的反映,有機會和朋友聊聊,就會有衝動想要反省自己的書寫習慣與限制。如今有機會多以口語的方式檢視文章,覺得閱讀到如此文字實在很暢快。

也回想到前幾天在跟朋友討論影片時,談論到統治者對國際新聞視野常識的闕如。對於韓國首爾的更名、越南文字的發展以及蒙特尼格羅新建國的資訊竟然漠然一如與自己無關。對於歷史記憶機構的建制與編織,更是以近乎無知的方式在應對。

國內處理弊案的方式,也讓我深深地感到不以為然。執政黨自身是以揭弊起家的,不可能不了解這些所謂弊案與正義(復返?)的操作模式。目前一味以弊案為主題來炒作討論的重點,這當中有任何真正找出向上動力的契機嗎?弊案的操作型定義就是,前面一批人所花費時間精神執行的工作,通通都是問題,必須要重新調查,砍掉重練。簡言之,就是 reset。我討厭「reset 砍掉重練大法」。讀到《廢業青年日記》〈[推廣]有線電視系統台無視運動〉,赫然發現一段能夠充分表達這種精神的描述:

當浪費別人的生命,已成為一種產業的時候,我們必須理解到我們的時間是最寶貴的,這包括把手指頭耗費在遙控器上,每每必須在優質頻道的廣告時間重複「轉台、靜音」動作的時間成本。』

就像爆料、揭弊已經變成新聞的代名詞,reset 砍掉重練大法上升成為一種道德,浪費所有人的生命變成統治的指導原則。

我們都不是統治者的一員。我們唯一擁有的是民間社會的親身參與,在自己專業的崗位上盡力爭取更好的表現、更多的國際友人的支持與合作,以自己的實力與態度、虛心與誠懇來爭取舞台與機會。信任的基礎建設不是一蹴可及的。今日的統治者遇到這些質疑與挑戰不當一回事,拒絕以更廣闊的視野來理解、對話與消弭所有人民對這些議題的歧見。當國家真正遇到危機的時候,該如何凝聚眾人的共識呢?

「…如果不能期待它的改善,那我們就繞過它吧。所謂的無視並不是裝做它並不存在,而是自日常生活的每個面向上將其完全移除。」

誠哉斯言。(雖然我把無視運動與政治不爽混在一起來當作理論烹調實作,但是還是請大家多讀廢業青年的文章,思考拔掉 cable 的無線可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