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Media 媒體航空公司:WIRED 跟 TST

我順利的走到了我的座位旁邊,坐了下來。我的座位在公共空間旁,通常是長途旅行很多人伸展雙腿的空間。人們在這附近逗留,排隊等待空出來的私密空間。這次我雖然沒有透過 Internet 定位(因為不知道新加坡航空公司是否不歡迎 Apple 的使用者….我始終無法順利登入網站),但是電話事先 check-in 的確是一個良好的美德。並沒有甚麼新鮮資訊的我,還是忍不住推薦。一個安靜、寬敞的座位讓注意力得以集中起來。

飛機起飛前的時間通常很浮躁。在這個時候很難愉悅地享受閱讀報紙的樂趣。我打開了在機場最後一分鐘選擇放進行囊的 WIRED 雜誌,它徹底讓周圍的聲響瞬間消失。這一「集」(我覺得 WIRED 真的很像綜藝節目)的封面人物是:Stephen Colbert 史蒂芬.怕熊(對,t 不發音,而且他真的很怕熊) 的超級詭異笑容加上被線鋸切到一半的 iPod。44 頁的 HOWTO 特別報導,以「怕熊」先生作為範例,介紹 DIY 時代的超級專家們(老先生們都會說那是「萬事通」….,好啦,我知道很冷啦)。

就像在機場你會看到的 Adidas 愛迪達的廣告「Impossible is nothing」(「不可能」…不算甚麼啦!)一樣,這個時代的新知識每天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不斷湧出來(你甚至還關不掉它)。上個世紀電視時代每個人可以分到 15 分鐘的出名時間,這個世紀 Wikipedia 時代,每個人可以分到 Gmail 帳號 2GB 的信箱、跟 Wikipedia 維基百科的條目;愛寫幾條就寫幾條(只是會被移送管訓而已)。

長期 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節目中的資深專家新聞特派員(Senior Expert New Correspondent)的角色,讓「怕熊」先生變成了專家的代名詞;而在他自己的節目 The Colbert Report 中,他的下一個挑戰是向專家挑戰:反專家(anti-expert)。

“My show is an exercise in will-fully ignorant, emotionally based, nonintellectual, incurious passion about things. For instance, what gives Britannica the right to tell me that the Panama Canal was built in 1914? If I want to say 1941, that’s my right. 我的節目是練習當一個意志張揚、無知、情緒化、反智、對一切事物充滿揚棄好奇心的熱情的傢伙。舉例來說,誰讓大英百科全書有權利告訴我說,巴拿馬運河建造於 1914 年?如果我想說它是 1941 年造的,有甚麼不可以?這是我的權利!"

所以這集 WIRED 雜誌的 HOWTO 專輯,就是向「專輯」宣戰:如何製作一個讓人興趣盎然、樂趣十足的「反專輯」:HOWTO…Be an Expert at Everything! 如果說所有的類似專輯(對,毫無疑問地,他們已經都遜掉了)都想要解答你的疑惑的話,這個專輯更感興趣的是那些問題:我們還能夠問出那些有意思的問題?找答案,誰不會啊…想出一些不會了無新意的問題,那才算是挑戰吧。「電腦爛掉的時候,你有那些自我治療的方法呢?」你可以試試下列的作法:打開一個紙袋然後對正中央吸氣跟呼氣。持續三到五分鐘;或者泡花草茶、或者攤開你的瑜珈墊作瑜珈。更重要的是有圖解,簡單、清楚、明瞭:我們閱讀只是為了確認我們已經了解的事情。重新學習那些明顯到被忽略的事實。

起飛之後,繫上安全帶的指示燈號熄滅。周圍的聲音逐漸(真的)安靜下來,人們也找到各自有興趣的媒體安歇了進去。我換上了涼鞋,喝著 Caspire 啤酒(其實是因為擔心飛機起飛壓力增加會爆炸所以才趕快喝掉的),正想找著新鮮事情來作。這個時候,The Straits Time 就是一個很棒的選擇了。上飛機選擇的報紙,就像網站依照不同使用者特別設計的專屬入口一樣,決定了在閱讀旅程中世界呈現的方式;而沒有 Foutune、Herald Tribune 或 The Wallstreet Journal 在手的旅客,除非你有自備 LoTR-RoTK 或《達文西密碼》,接下來的幾百分鐘人生就只能乖乖地變成彩色的(對,就是盯著螢幕看)。

我真的蠻喜歡 The Straits Time 的(喜歡到不只一度,是兩三度很想把報紙 A 回家)。用我自己的術語來說,就是我覺得它呈現世界的方式,很符合(也是我 :P)想像中的面貌。封面頭條是新加坡航空公司添購了 29 部法國空中巴士的客機(然後還有幾十台波音客機陸續要交貨),我就想,哇,這份報紙知道我今天會坐新加坡航空公司的飛機耶。真讚,亂互動一把的。多少人夢想在 Second Life 裡面搞一個自己的分身、複製真實的生活工作環境啊;而我只需要伸手拿一份報紙,就讓真實與虛擬交融無間。

The Straits Time 北京的特派員撰寫了一篇令人沉吟再三的文章,關於中國大陸工作競爭激烈的程度,深土川的人力資源公司已經跟廣西撞族自治區的某大學簽訂建教合作事宜,將大學英語系的畢業生直接派往當地的外商公司擔任家庭清潔與褓姆的工作。由於薪水月薪可達 1800 元人民幣,而且是廣西教師薪水的 10 倍,所以還是相當好的經濟誘因。為了這議題,他們還拍了一張年輕女性戴著學士帽擰拖把的剪影照片。

這個問題其實是所有知識分子都會關心的問題;我在新加坡坐在計程車上,跟每個司機聊的都是孩子(大學畢業)的就業情形。有工作的年輕人,才有機會消費;有好工作的年輕人,才有更進一步思考深入問題的觀眾,才有好的節目、好的雜誌與書籍的需求,才有對於專業知識分子、而非大量愚蠢失智官僚的需求。我就開始回想,最近我印象中上一次閱讀台灣媒體處理這個議題是甚麼時候?切入的重點又是甚麼?在這個世界中,亞洲這些國家各自的情形,所佔的比重又有多少?台灣跟這些國家之間的知識鍊關係,是否有更細緻的對話?

另外一個專題(當然)是以色列攻打黎巴嫩。戰爭已經進行第十天了,The Straits Time 認為這場戰爭不是以色列跟黎巴嫩兩造的私事而已,它介紹這場戰爭背後的各股勢力,並且各以一個重要人物來代表,讓讀者借著這些個人的介紹,更認識這場戰爭背後的複雜問題。我於是重新複習了伊朗總統、真主黨領袖、敘利亞總統、以色列的新任總理、埃及總統的簡單介紹;更重要的是,我還複習了他們的全名。如果下一次我再閱讀其他國際期刊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是誰、如果我想要更深入的資訊,我還可以搜尋比較更多的資訊來源。

反過來揣想一下國內的媒體。國際的訊息我只有在幾個人名主導的節目當中會有機會深入了解,例如東吳大學的劉必榮教授,他或者之前自己主持公視或者年代的節目,或者被 News 98 陳鳳馨的節目專訪。但是我總覺得猛虎難敵猴群,平常沒有國際資訊環繞,僅僅在這一兩個節目當中吸收資訊,總覺得好像是隔靴搔癢一樣,甚至有種幻覺(「我常常看劉必榮,我很有國際觀、世界觀」)讓人取代了各行各業、各種專業者自己本身對於國際資訊的需求。

也許這跟果汁一樣。如果只是想要喝「果汁」,那我們只需要 7-11 或者「費太太」或者其他任何替代物就夠了。但是如果我們需要的是新鮮的水果、用不錯的設備保留原本的養分纖維脂肪(我開玩笑的),那麼我們可能需要貴夫人、新力康或者陳月卿推薦的高檔果汁機。替代物的幻覺讓我們喝進去的可能是糖、可能是像是果汁的東西。甚至沒錯,你的確喝到果汁了;但是你也只得到果汁這兩個字而已,健康、生活的滿足感、跟周圍人們分享的樂趣則放在便利商店門口,忘了帶走。

我在 The Straits Time 上面讀到各國的新聞。台灣它報導了民進黨即將舉行的代表大會、訪問了徐永明、陳唐山,清楚地描述了目前各方對於未來的看法。日本這週二公佈的學者紀錄或者天皇歷史檔案,則是描述了當時日本天皇在靖國神社決定祭祀二次大戰戰犯之後,停止參拜神社的決定。南北韓之間的消息等等。由於我最後還是沒有 A 走報紙,我記得的只剩下上面那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