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連續劇,我只感到悲傷

在報紙與電視瞄到第一連續劇的繼續上演。看著面對著權勢在鎂光燈下張皇閃躲,人們迴避責任的說詞與外部的責難不斷湧出,我只覺得對這些參與演出、以及不得不看這些連續劇的人們,感到無比的悲傷。這些都是優秀的長輩、優秀的政治參與者、民主與社會運動人士、優秀的商業經理人、優秀的專業者,如今都在第一連續劇的播映期間,不斷地被迫作出難堪的演出,就像上綜藝節目打片的實力派歌手一樣。

在專業倫理面前,再怎麼擁有實力與資源如果沒有操守,都得倉皇中箭落馬。

底下新聞的學界聲明,以及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的反省,我覺得是找回自己的開始。

而對台灣的公民,我們呼籲:讓我們以民主的價值和理想,來豐富我們對台灣的認同。當我們因為認同立場,而放棄對提升民主的追求,我們其實也殘害了我們的台灣認同。

台灣認同目前正遭遇著艱難的挑戰。外部,我們面對中國崛起的強大軍事威脅和經濟影響力;內部,台灣民眾的認同仍處於分裂的狀態。民主品質的提升,是台灣認同目前唯一可恃的基礎。如果沒有高品質的民主生活,我們如何說服自己及他人,為台灣奉獻心和力?義大利民族主義運動領袖馬志尼在建國運動中,告訴他的義大利同胞:「如果有一天義大利人不再追求自由和民主,我將以身為義大利人為恥。」我們則要如何對自己、對我們的後代解釋,我們今天的努力和作為呢?

民主不只是一套安排政治權力的制度,它同時也是一個要求其公民不斷反省、有意識地更新,不斷充實其內涵、提升其理想的道德社區。認同不應是一個區辨敵我的口號,它更需要充實的文化價值做為其內涵。

「民主政治和台灣認同的道德危機——我們對總統、執政黨和台灣公民的呼籲」,由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吳乃德發起,參與的學者包括清大教授李丁讚、吳介民、婦女新知董事長黃長玲等多位學者教授。

「一百年來,台大醫院不曾因多看了一個日本總督而增加它的榮耀,也不曾因少看了一個日本總督而減少它的光環;同樣的,台大醫院也不因為多看了一個台灣總統而增加它的榮耀,也不會因為少看了一個台灣總統而減少它的光環。台大醫院只要注意自己是不是台灣最好的醫院?那裏需要在意一個病人的去留。」

我一直覺得自尊、自信、不畏世俗名利,是我們台大醫院屹立百年來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尤其在SARS一役,當時台大急診部十位同仁感染而被迫停診。面對危局,院方下令急診部所有同仁全部隔離觀察,十天期滿結束,確定沒有被感染者,院方又下令全員恢復上班。對抗SARS,在那風聲鶴唳的時刻,台大上下沒有人逃避、辭職、請假、舉牌抗議,連出聲抱怨都沒有。台大急診部從醫師到工友的高度紀律,在最危急的時刻,保住了台大百年的榮譽。

如果我們回過頭來檢視趙建銘一案,我們對得起一百年堆積起來的榮譽嗎?台開案、藥商回扣案、署桃院長案、虛設人頭戶斂財幾千萬,還有月刷幾百萬的奢華,這些都是突然發生的嗎?試想:台大醫院一個外科系的新進主治醫師是怎麼過日子的?早上七點半晨會,白天帶學生上課、幫老師開刀、看門診,傍晚找機會開自己病人的刀,晚上博士班上課、做實驗、深夜寫論文,運氣不好的,凌晨還要來開急診刀。如果一個新進主治醫師是這樣過日子,趙建銘怎麼有時間去三井宴、內線炒股、到處看豪宅、介入各種人事案?

〈在權勢之前 我們竟矮了身子〉,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柯文哲。

廣告

3 thoughts on “看著連續劇,我只感到悲傷

  1. b6s: 那位柯長輩還真的效率蠻高的,而且他的發言修養很夠,一點都不帶火氣;對於上第一線反省批判的人來說,這點很讓人敬佩。

  2. ilya: 是啊,我想他確實很注重這些。不過我仍然很小人,為什麼那麼巧會有第三者跑上去捍衛他?其實我還是很願意相信他是努力成為好醫生的人,不過我不喜歡需要英雄的時代。orz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